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AV拍摄指南

第二十五章 重新入朝

      大皇女的目光有些无法控制的落在了白朗月身上,白朗月察觉到了,眸色闪了闪,站了起来,走近了两人,先是看着大皇女,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大姐,多年不见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过。”

    大皇女眸色闪了闪,“二妹你也是。”一样的讨人厌,招人恨!

    三皇女听到她的话有些着急的道:“二姐,我呢,我呢,我是不是变了?二姐还认得我吗?”

    白朗月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像小时候那样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道:“你自然是变了的,当年我离开的时候你才五岁呢,现在你的孩子都该长大了,怎么能不变?虽然变了,但是我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你来的,都说我们三姐妹,我和三妹是最像母皇的。”

    大皇女听到她的话嘴角刻意露出来的高兴笑容微微一僵。

    是了,这也是她心里的一根刺。母皇三个女儿,就唯独她长得不像母皇,而是像父君,她也一直认为这是母皇不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二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摄政王难道没有和二妹一起回来吗?”大皇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搞清楚所有的事情。

    白朗月淡淡的笑着,“回来了,在宫外呢。毕竟多年没有回来了,我想着还是先进宫和母皇聚聚,说些贴心话。而且伽南也还没有见过母皇——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吧,伽南就是我后来生的女儿,现在是凤歧国的太子妃了。”

    三皇女愣了一下,然后一脸高兴的道:“那好啊,二姐,你现在也是幸福美满了吧?真替你高兴!”

    毕竟当年很多人都说二姐随着西唐的摄政王私奔,日后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西羌国以外的男子似乎都喜欢三妻四妾,二姐又是皇女,身份高贵,若是将来摄政王有了别的女人,二姐心高气傲,一定不能接受的,最后苦的还是自己。

    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事并没有出现,二姐很幸福呢。

    白朗月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目光也柔了柔,“是啊,我现在很幸福。”

    大皇女呵呵的笑了两声,道:“这样便好,免得母皇再为你担心。为了你的事,这么多年以来母皇始终放不下,你刚走的那几年,每每有人提起你的事,母皇必定要大发雷霆,还连累了身子。幸好后来慢慢的好了,现在二妹也过得很好,又回来了,真是皆大欢喜。”

    大皇女原本想要试探一下她是不是已经和墨镜城相认了的,但是话到嘴边又想起当初墨镜城的事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

    虽然她心里是怀疑白朗月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可是不到最后一刻,她都不能自曝其短,将把柄送到别人手上。

    三人正说着就听到了一阵说话声,还偶尔夹带着一阵笑声,光是听这笑声就让人猜得到声音的主人此时心情是如何的高兴舒畅了。

    大皇女听到这笑声却是眸色微微一变。这笑声她自然不会认错,不就是母皇的笑声吗?那陪着母皇,让母皇发出这么高兴爽朗笑声的人又是谁?莫非是白朗月的女儿?

    她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内殿和外殿的转角处,不大一会儿果然是看到一名年轻的貌美女子扶着自己的母皇慢慢的走了出来。那女子长得倒是不太像白朗月的,可是仔细看的话,脸上又依稀能看到几分白朗月的影子,所以这人肯定就是白朗月那女儿,凤歧国现在的太子妃,将来的guo mu了!

    白朗月的命为什么就这么好呢?这么多年,她无数次想要杀了她,永绝后患,可都失手了。多年前的最后一次,她以为她成功了,她一直以为白朗月死了,所以她放心了,安心待在西羌国发展巩固自己的势力。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白朗月竟然又活了!

    而且她的一双儿女也还活得好好的,女儿现在更是成了凤歧国的太子妃,将来的guo mu,贵不可言。她的女儿在干什么?仗着自己的身份胡作非为,即便有一两个看似不错的,但是似乎还不够优秀,因为她们若是没有了大皇女女儿这层身份,她们其实什么都不是。

    “儿臣叩见母皇。”几个人见到女皇走了出来,同时行礼道。

    女皇看着面前的三个女儿,视线缓缓的在她们身上扫过,眸色微微有些复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声道:“都起来吧。你们两个怎么一大早的就过来了。今日难得休沐,怎的不在府上陪着家人,反而一大早进宫来了。”

    三皇女向来是个没有心机,又惧怕女皇的人,听到她这么问,似乎是担心她怀疑,立刻就解释道:“母皇,是儿臣听闻二姐回来了,一时心急所以就早早进宫来了。若是扰了母皇休息,还请母皇恕罪。”

    大皇女见状不由得咬了咬牙,暗暗瞪了她一眼。蠢货,什么话都往外说,也不看看合不合适。

    “你们消息倒是灵通。”女皇淡淡的道。

    三皇女并没有多想,回道:“母皇,二姐回来一事已经传遍了梁城。”所以她们才知道的,起码她是这样才知道的,她还是听了府上的人说才知道这件事呢。

    “哦?你说梁城的人都知道你二姐回来了?”女皇似乎有些好奇的问。

    “是啊,整个梁城现在都在说这件事呢。”三皇女有问必答。

    大皇女见状却是有些急了,想要出声阻止她继续说,但是又担心这个时候自己贸然开口阻止的话会让母皇不喜和怀疑。只得是希望老三这个蠢货能闭嘴了,说话不过脑子的人!

    “外面的人都说什么了?”女皇问。

    三皇女似乎迟疑了一下,也终于觉得外面的人说的话各有各的,而且有些人说得还非常的难听。这样的话怎么能说给母皇听呢?

    “说吧,寡人什么话没听过。让寡人来看看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的。”说完还看了一眼一旁没有说话的白朗月,像是在责备她惹出来的事。

    白朗月对她的视线视而不见。

    三皇女斟酌了一下才将外面的人说的话大概的说了一下,也不敢将那些说得太难听的话说出来,当然了,也没有尽是挑些好听的。女皇边听边点头,脸上神色淡淡,既没有愤怒,也没有高兴,让在场的人都摸不准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都听到了,心里有什么感觉?”女皇突然问。

    三皇女愣了一下,还以为是问自己,正要回话呢,却看到一旁的二姐站了出来道:“儿臣都听到了,没有什么想法。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怎么说并不是儿臣能控制的,也影响不了儿臣。”

    “二姐,你不必将他们说的话放在心上。”三皇女也说道。

    大皇女也只好跟着道:“二妹说得对,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其实也影响不到二妹,二妹就无须在意了。”

    女皇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明日你便随着你大姐三妹一同上朝议事吧!如果你对西羌国的事情不了解,那就趁着今天好好重新了解一下,免得明日上朝被人刁难,到时候寡人可不会帮你!听到了没有?”

    大皇女浑身一震,眼睛微微瞠大,难以置信的脱口道:“母皇,您,您要让二妹……重新……重新上朝?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女皇的目光这个时候才终于真真切切的落到了她身上,喜怒不明的问:“快?怎么会快,她都离开这么多年了,从未尽过自己的责任,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不想着赶紧为西羌国做点什么,难道还要学那些男子躲在后院闺中持家不成?你觉得太快了,那什么时候才不快?”

    大皇女心头一紧,垂放在身侧的手也不由得紧握成拳,知道母皇这是不高兴了。

    可是、可是白朗月才回来几天啊,她甚至是昨日才进的宫,母后明日就要她重新上朝了?就好像过去那么多年发生的事都不存在了一样,好像白朗月一直都是在西羌国,不过是休息了一段日子一样。

    “儿臣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担心二妹离开太久,很多事都陌生了,需要时间重新熟悉。不过既然母皇觉得这样安排妥当,那自然是妥当的。儿臣斗胆问一句,不知道母皇想要将二妹安排到何位置上?”大皇女强作镇定的问。

    女皇思索了一番才漫不经心的道:“她离开西羌国之前是什么位置的,日后便是什么位置吧。”

    大皇女面色顿时一变,眼里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一丝怨恨和狰狞,但是担心被人发现,她很快就垂下了头,遮住了脸上扭曲的神情。可是紧握起来的手指,指甲却已经深深的扎进了掌心,几乎把掌心扎出血花来。

    以前的位置,以前的位置,白朗月是嫡女,十二岁便入朝,十五岁便已经是占了朝中最重要的一个官职,将管理西羌国经济命脉的部门捏在了手里。她离开之后她费了不知道多少力气才将自己的人安插了进去,现在她一回来,母皇就说要将这个部门重新交给她掌管?

    那她这么多年以来的苦心经营算什么?都百搭了吗?

    她咬了咬牙,在争取与不争取之间纠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舍不得好不容易培植以来的势力,一咬牙跪了下来,低着头道:“母皇,儿臣觉得不妥。”

    “又怎么了?你今日似乎意见特别多。”女皇意有所指。

    “母皇,并非儿臣意见多,而是……而是二妹离开西羌国多年,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了解,甚至是陌生的。她这么多年都不在西羌国,一回来便要重新掌管这么重要的部门,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这叫朝中大臣如何服气?儿臣觉得这样不但不能帮到二妹,反而会让二妹更加举步维艰,母皇何不给二妹一点时间适应,然后再做安排呢?”她一副大义凛然,正直无私的说道。

    女皇不管她,而是望向了三皇女,问道:“你呢?你觉得如何?你认同你大姐的意见吗?”

    三皇女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看这个,然后又看看那个,最后还和大皇女的视线对上了。

    大皇女眸色幽深寒冷,似乎还隐隐有些威胁之意,让她不由得抖了抖,很明白她眼里的意思。

    大姐不喜欢她,更加不喜欢二姐。因为二姐是嫡女,母皇属意的继承人,而大姐野心勃勃……她一定不希望二姐重新回到朝廷上的,而且她们说的那个位置,她记得现在那个官员是大姐的人,所以大姐明明就是担心二姐把属于她的东西抢走了,才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但是她都知道的事情,难道母皇会不知道?那母皇为什么要这样问她呢?难道是想试探她?

    一时间三皇女有些踌躇犹豫了。不过也是一瞬间的事,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她无视了大皇女眼神的威胁,低头恭谨的回道:“母皇,儿臣觉得母皇这样安排自有母皇的道理。虽然大姐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儿臣觉得二姐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西羌国的皇女,曾经又在朝廷上多年,即便离开了这么多年,儿臣相信对二姐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大皇女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一怒,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就知道不能指望这个胆小怕事的东西!她什么时候反对过母皇的话,母皇说东,她绝对不敢往西,加上又是白朗月的跟屁虫,她明知道怎么还将希望寄托到她身上呢,白白气了自己!

    女皇点了点头,“你们说得都很有道理。不如就这样吧,还是先让朗月回到以前的位置上,若是不能习惯,到时候再退出来便是了。若是不习惯,到时候寡人再给你安排。不过你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也只能证明你是越发的没用,连十几岁的自己都比不上了。当真这样的话,你就该羞愤的去撞墙了,省得丢了寡人的脸!”

    这话自然是对白朗月说的。

    白朗月听了她的话真是哭笑不得。母皇这到底是在鼓励她,看好她还是瞧不起她啊?

    “母皇放心,儿臣定当尽心尽力,全力以赴。”

    宇文伽南一直沉默的站在一旁听着,看着,看到大皇女低垂着头一言不发,视线一落,定在了她垂放着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掌心低落,很快就消失在了她华贵的皇女服上。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