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5章 棒打鸳鸯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来自云间月的愤怒值+444+444+444……

感受到她的怨念,祖安一阵头大,急忙说道:“我们两情相悦,情到浓时水到渠成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能叫作践呢。https://www.wanantxt.com”

“水到渠成?”云间月冷笑不已,“那你刚刚干嘛死死按住红泪的头。”

祖安老脸一热:“我并没有用力气的,不然红泪不愿意的话,我又怎么可能逼迫她。”

“行了行了,我不想听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解释。”不知为何,云间月烦躁无比,“总之以后不许再和红泪见面了。”

“为什么!”祖安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语气十分地不满。

云间月板着脸说道:“你应该知道红泪修炼的功法特殊,在修为圆满之前是不能破身的。”

祖安咕哝道:“我知道啊,所以我俩都很默契又没真干什么。”

云间月眉毛一扬,一副要发作的样子,不过想到祖安这些时间的帮忙,还是忍了下来:“哼,你们这还叫没干什么?你是爽了,但是红泪呢,要知道不止是男子有情欲,女人同样也有。像你这样每次勾得她情动,一次次积累下去又得不到疏导,她很可能情火焚身走火入魔的。”

祖安:“……”

他忍不住吐槽道:“你们这是什么垃圾功法!”

“垃圾功法?”云间月眼神变得有些危险,“本座就是靠练这样的‘垃圾功法’成就大宗师的,要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你要不要试试?”

“不用试了不用试了。”祖安讪讪着摆手,老处女火气倒是不小。

云间月这才说道:“你既然声称和红泪两情相悦,就应当为她考虑一下,你和她这样下去,她只会饱受情劫折磨,将来修行之路上凭空多了很多心魔阻碍,恐怕永远无望达到圆满境界,甚至还容易中途身死道消。”

祖安吓了一跳:“有这么危险么?”

“当然,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么?”云间月神情严肃,“圣教历史上修炼这门功法的不少,但是很多要么中途把持不住,导致一身修为散尽;要么心魔缠身,导致身死道消,目前为止,就我一人练成此功。”

祖安当时就喷了:“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让红泪练啊!”

云间月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我一直是把她当做接班人培养,不练我的功法练谁的?本来以她的眼光和心性,天下间的男子根本不会被她放在眼里,谁知道会遇到你这个桃花精!”

祖安挺了挺胸膛:“长得又帅又有钱又招女人喜欢,是我的错吗?”

云间月:“……”

她有些想一巴掌呼到这家伙脸上去,再用脚踩在他脸上使劲碾几圈

,这家伙实在太欠揍了。

祖安这时方才说道:“好吧,我也不是那种急色之人……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啊。咳咳……我也不愿意害了红泪,所以以后我保证不让她做这些事了。”

“不行,你们以后不能见面了。”云间月坚决地说道,“最近我观察她面泛桃花,根基已经开始不稳,再和你呆下去,就再也救不回来了。所以我会将她带回教中,让她清心寡欲地闭关修炼。”

祖安急忙问道:“那要闭关到什么时候?”

“闭关到我认为可以的时候。”云间月悠闲地靠在椅子上,心中有些小得意,臭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祖安大怒:“你这不明摆着耍赖么,不干!”

这老处女多半就是心生嫉妒,看不得我们这些谈情说爱,要让她认为可以,恐怕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你要是不服气,可以和本座打一架,你要是打的赢,规矩就由你定。”云间月明亮的眸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祖安呼吸一窒,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女人是大宗师,现在伤势也恢复了不少,要打他就和玩似的。

于是他果断改变策略:“姐姐你这就有些过分了,你受了重伤是我冒险去给你找了温养神魂的药物,为此还被程雄怀疑,数次九死一生;后来又帮你将深陷天牢必死无疑的教众救出来,做了这么多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过河拆桥,实在是有些不厚道啊。”

云间月幽幽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我们欠了你天大的人情,所以我会另外想办法弥补你。”

祖安摇了摇头:“我不要其他弥补,只要红泪。”

云间月眉毛一竖:“臭小子,别太过分了,道理我刚刚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另外换个条件。”

祖安摇了摇头:“我不会拿红泪来当筹码换取其他东西的。”

云间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虽然花心,但对红泪还真不错。

她脸色稍稍柔和了些:“你的恩情圣教上下,永远铭记在心,日后必有厚报。”

祖安摆了摆手,显然没心情说这些:“孙履真他们平安脱身没有?”

云间月点了点头:“他们出宫过后,红泪便安排了人接应,将他们送出了京城,他们一直说着日后要当面向你道谢。”

“成功离开就好,”祖安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孙履真他们出什么事,自己很容易暴露的,“对了,之前暗中跟踪你的那人你抓住了没有?”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云间月神色凝重,“我原本想找机会杀他,可惜那人隐匿逃逸之术实在太出神入化,我没有留住他。”

“连你都留不

住?”祖安吃了一惊。

云间月嗯了一声:“莫说是我现在有伤在身,哪怕是我全盛时期,也未必能百分百留住他,他的隐匿功夫几近于道,我甚至连他的真容都没看见。”

“天底下这样的人物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你有没有想起谁比较符合?”祖安急忙问道,这样一个厉害的家伙潜藏在暗中窥视,实在让人寝食难安。

云间月摇了摇头:“天下何等之大,能人异士繁多,我又怎么可能都知道。既然是精于隐匿之术,那显然也会刻意让自己声名不显,更不可能为外人知道了。”

祖安点了点头,明白是这个道理,看来找个机会去问问皇帝,让他来调查一番,可万一那人是温公公就麻烦了。

他正沉思之际,云间月忽然咦了一声,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胸前:“咦,你身上的元气运转似乎和平日里有所不同,是受了伤么?”

这些日子两人朝夕相处,身为大宗师,对他的气息再熟悉不过。

祖安苦笑道:“这次为了帮你,我可是把命给搭上了。”

紧接着将皇帝给他下禁制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云间月脸色微变,也不待他同意,伸手一探,直接抓住了他的脉门,感受着他体内的元气运转情况。

她的手冰冰凉凉的,摸起来极为舒服,祖安此时却没功夫关心这些,而是紧张地望着她,因为她的眉头越皱越深,仿佛他得了绝症一般。

“没必要这样吧,皇帝说了还可以解的,难道他骗我?”祖安心头忐忑起来。

云间月终于开口了:“把衣服脱掉。”

“啊?”祖安有些愣神。

云间月说道:“我试着替你解开这个禁制,不过过程中你会气血翻腾,热力必须及时散发出去,所以才要脱衣裳。”

“哦。”祖安心中一喜,如果对方能解开他身上这个定时炸-弹,之后就不必每天提心吊胆了。

他脱下衣服过后,云间月冷声说道:“还有裤子。”

祖安:“???”

---

这些日子老婆在医院照顾,我负责带娃,嗯,然后发现一天事情好多,搞得有些筋疲力尽。不过我认识的一个作者朋友更惨,他娃刚生下来,没有老人帮忙,只有两口子自己带,长期睡眠不足,还要码字赚钱……咦,这样一想我似乎念头通达许多,至少等五一过后家中神兽就可以去上学了,哈哈,无比期待开学的日子。

明天更新时间可能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固定了,写出来了就更,各位见谅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