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这个月你已经崩开3颗扣子了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网络小说,讲道理其实很小众的。https://www.0dksw.com读者们因为经常逛书评、看本章说,有的还加读者群,所以觉得这个群体很大。

但那都是虚假同感偏差作祟,但凡去问问平日里那些自己能接触到的人,你会发现除了自己的几个基友闺蜜以外,看小说的人真的很少。

所以,和网络小说有关的热搜也是非常罕见的。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出改编信息了,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而这一次,《极品公子》这本刚刚上推荐不到1天的小说突然蹿到热搜榜上,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讶异。

喜欢这本书的豁出全身的本事死命地吹,搞得好像此书地上没有天上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拳打四名著脚踢《金瓶梅》,总之不看不是人。

那些路人看到了,除了生出一丝反感以外,更多的还是好奇。

这究竟是本什么书要被这样吹?

好奇的人多了,《极品公子》的热度也就飞快上去了。

写《多情杀圣花都纵横》的作者“千让”是个老刷子了,算是最早在月文网发文的一批老作者。

靠着多年摸索出来的刷榜经验,他一直都混得还马马虎虎。

虽然喷他的人很多,但网上赚钱的玩意儿从来不是看骂你的人有多少的,而是要看喜欢的有多少。

每年都会有全新的小孩接触到网络,小白是永远不会消灭的,所以他的书也一直都能活下去。

当然,随着老书虫越来越多,为了让小白看见他必须拥有更多的曝光。

这也就使得他越来越离不开刷榜。

这次他开新书,还是和以往一样,拟一个换汤不换料的大纲再照着经验套路写下去,最后买点票把排名刷到新书榜总榜第一。

他好歹也是个大神,和网站里其他大神都在一个群里。每次开书都会通气,故意和别人错开。

这样他就算刷上去了也不会得罪人。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新人靠着舔狂少鞋底把他给爆了菊。

是的,在千让看来,这个叫“情歌”的作者肯定舔了狂少的鞋底,不然人家凭什么在新书期就砸了一个黄金盟?

听说作者还是个女的?这指不定就是狂少的哪个炮架子呢。

第一第二其实本来差别也不是太多,但是千让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他觉得《极品公子》的排名是靠着打赏冲上来的,只要等到了下星期成绩重置,还是会被他反超。

正好借着这次的事情虐虐粉。

于是他特地发了一章单章,用上了他三十几年的文笔写得那叫一个言辞恳切、催人泪下。

其中有一句“就让我们来比一比谁能站稳这第一”隔空喊话,顿时让火药味浓了起来。

一些情怀老粉、不明真相的新粉顿时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声援他,说是要帮他重夺第一。

有的甚至还跑到西门情这边的书评区来“下战帖”。

然后,他就又靠着刷票重新回到了第一。

趁着这次机会让粉丝真金白银花了一笔钱的千让心满意足地去吃了个宵夜,顺便还去楼下大宝剑问了一下价格。听说包夜要“八呗”他就心疼地回家了。

“镶钻了吗?居然那么贵。”千让骂骂咧咧地打开了电脑,准备再看一下自己的稿费安慰一下自己。

他虽然是个大神,但夏空市这种地方他一套房子就2000万下去了,剩下其他杂七杂八的去掉,他可以自由支配的钱财少之又少,连大宝剑都要省着。

然而才打开网页,他就看到自己的排名又掉到了第2。

“怎么回事?”他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再戴上一看,没错,真是第2。

第1又被《极品公子》给占住了。

怎么回事?难道又有黄金盟?

他点进去看了看,没啊,榜一还是“狂少爱萝莉”,盟主就这一个。

那为啥……

“难道她也刷了?”贼眼里谁都像贼,他这个老刷子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刷票。

很简单的逻辑,我都开挂了你都打得赢我,那你还说你没开挂?

想到这里,他立马再去桃饱网订购了一份套餐。

就对着刷呗,谁怕谁。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排名再度超过《极品公子》之后不到半小时,他的书就被封了。

是的,被封了。

原因是被人举报刷票。

这玩意儿虽然是个默认的潜规则,但既然是潜规则那就代表上不了台面,人家想搞你随时都能。

“你惹谁不好惹那群金主爸爸,”他的责编在微讯里和他说,“狂少在盟主群里发话了,指名道姓说不喜欢你刷榜,结果几百个黄金、白银盟主联名向我们抗议,我们能怎么办?”

“这……”这是千让怎么也没想到的。

盟主群他当然知道,入群起步3个白银盟,群主是狂少。里面那些人可不仅仅是有钱,有钱的人往往都有一些权力,或大或小。

这些人一齐发声要搞你一个刷子还不是掀开裙子这么简单?

这下真就只能认怂了,编辑说得对啊,你惹谁也不能惹那群金主爸爸啊。

……

另一边,雁云松子像个春卷一样卷在被子里,露出半个头对女仆道:“这世上最沙笔的行为就是顺着别人的套路走,跟刷子对刷、跟喷子对喷,不是无能就是蠢,你看我一出手直接釜底抽薪,让他去阴间刷去吧。”

“是的是的,小姐你好厉害。”女仆毫无感情地说道。

“你就不能夸得在真诚一点?”雁云松子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有点紧了,难道我最近又长大了?”

“是的,”女仆道,“这个月你已经崩开3颗扣子了。”

“唉,愁啊,这种烦恼你们这些拥有飞机场的富婆大约是永远体会不到的了,”松子感慨道,“下次我找情歌聊聊,她应该和我很有共同话题。”

“咔嚓。”女仆不想回应她,并拍下了一张照片,重命名为:欠扁小姐第10086号。

“对了,情歌不是说要开直播的吗?你帮我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开。”松子忽然想到奖励什么,对女仆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