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无法修正的因果线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无广告!

“报.....反贼周昂两日内已攻占三府二十三县,如今正向杭州府而来。”吴王宫的大殿之中,www.njhsdk.com一个王府亲卫满头大汗的说着。

此刻大殿之中吴王高居王位,在他的身侧是王府长史崔文山,殿中两侧分别站着数十位文武官员。

吴王谋划三年之久,原本也是起兵在即,这殿中心腹也大多知道吴王举事就在近日,可偏偏这时候莫名其妙的杀出一个郭北县令周昂来。

“朝廷怎么说?”吴王沉声问道,现在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与周昂在郭北县衙内的谈话内容。

“回殿下,朝廷没有援军可派,原本兵部下令伏波军从水路来驰援浙江,可伏波将军王玄礼以粮草军饷不足,士兵恐生哗变为由按兵不动,朝廷的意思是让殿下全权处置平叛之事。”这一次崔文山躬身答道,他目光深邃,其实早已看出来这也是吴王的机会。

“既然是朝廷的意思,那就传本王的命令,命各府兵马驰援杭州,我们在杭州城与叛军一决胜负。”吴王随即下了一个命令,这次周昂谋反,他倒是名正言顺的成了江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

江南大军齐聚杭州,而周昂却没有向杭州进发,而是带着诸葛大力,就这样两个人绕了江南一大圈,把江南各府县七成以上的官员都杀了一遍。

不过一些有心人发现,那些侥幸逃得一命的,竟然都是平日里风评还不错的地方官员。

一时间九州震惊,而周昂也得了一个青鸾剑仙的名号。

半月之后,周昂带着诸葛大力,终于出现在了杭州城下。

杭州城四门紧闭,城中十万大军严阵以待,而城外则是两人组成的叛军。

今日杭州之战可谓万众瞩目,因为所有人都好奇,如果这个郭北县令真的单枪匹马攻破了杭州城,那他会不会就这样一路杀向京都,然后真就被他造反成功了?

“大人,咱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其实招募些兵马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诸葛大力扛着旗帜站在周昂身后,一开始他还挺兴奋的,不过现在他发现这谋反好像也就那么回事。

“你说的有道理,既然咱们谋反的瘾也过了,不如换个玩法如何?”周昂看着一片肃杀的杭州城,忽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诸葛大力闻言顿时大感兴趣,连忙问道:“有什么好玩的?大人快说。”

周昂正欲开口,此时城楼上的吴王也开口了:“周县令,孤念你也是个人才,今日便劝你一句,若能迷途知返,接受朝廷招安,本王保证朝廷绝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吴王的话,杭州城中文武官员大多满心期待的看着周昂,他们其实也有些害怕了,若吴王真能招安周昂,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听闻吴王素有贤名,既然殿下如此有诚意,那下官还能说什么?只是不知我归降后,吴王还能让我继续做官?”几乎没有什么多的话,周昂一句话就表明了可以接受招安,这倒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诸葛大力也有些不解的看着周昂,他还以为周昂又要放出那只鸾鸟飞剑了,结果打到杭州城他好像不想打了。

“只要你接受招安,本王现在就任命你为金华府尹。”吴王也是面色大喜,好像生怕周昂反悔,连忙开口说道。

“下官谢殿下。”周昂对着城上吴王躬身一拜。

很快周昂被招安的消息又传遍九州,初听这消息许多人一头雾水,甚至感觉还有些儿戏,不过一想到江南各府县那成千上万的人头,又觉得一个金华府尹换来一场安稳,倒也不算什么。

吴王宫中,吴王为周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毕竟战事平息了也算喜事,而且周昂是被吴王招安的,以后也算吴王的人了。

这场宴会规模不大,能参加的都是吴王的心腹,所以酒过三巡之后,周昂便起身直言不讳的说道:“下官的承诺已经完成,剩下的就看殿下您的了,这江南官场我已为你肃清,若殿下还不能完美掌控,那便说明殿下只是空有鸿鹄之志了。”

“本王明白,只是先生赴任金华府尹,要不要本王派些人手给你?”吴王对周昂非常的客气,因为这次周昂谋逆,而后搅动江南,最后又由吴王来招安周昂,这一切都是两人在郭北县衙中商量好的。

目的自然是让吴王获得前所未有的名望,同时周昂以雷霆手段肃清江南官场的毒瘤。

“不必了,下官有他便够了。”周昂直接回绝了吴王,同时一脸笑意的看向身旁的诸葛大力。

有了前世的记忆,周昂打算走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他要避开曾经的大部分因果线,所以他并不需要多少人汇聚到自己身边。

吴王见周昂如此决绝,便也不再说什么,不过随即大有深意的看了崔文山一眼,两人还默契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崔文山就端起酒杯走到了周昂身前:“周府尹,下官敬您一杯,另外老夫厚颜,想要做一回月下老人。”

原本周昂看到崔文山向自己敬酒,也是连忙起身,只不过当他听到崔文山的话后,立刻一头雾水:“什么月下老人?”

“呵呵,我家殿下知道周府尹尚无妻妾,而殿下也有一独女待字闺中,因此有心与府尹结秦晋之好,所以便由老夫来做这个媒。”很快崔文山就解释了起来,原来是吴王为了彻底栓住周昂,竟然用起了联姻这一招。

“等一下,你们说的该不会是江都郡主吧?”忽然周昂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起来,他知道吴王只有江都那么一个女儿,若要联姻便只有江都,可今年的江都应该才十二岁吧?

“哦,原来周府尹知道江都郡主,确实郡主虽然还差一点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不过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了,咱们可以先将这婚事定下,待过上一两年在行大礼也不迟。”崔文山连忙解释起来,对江都郡主更是赞不绝口。

周昂看了崔文山一眼,知道这老家伙理解有误,又看向了吴王,而后一脸认真的说道:“若殿下是为了稳住我而让郡主下嫁,那此事便大可不必了,而且在下以为,郡主也应该有她追寻自己幸福的权利,不应该成为殿下手中的筹码和工具。”

听到周昂如此义正言辞的话,吴王有些意外,正打算开口解释什么,只是他话还没说出口,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这是本郡主自己的意思,莫非周府尹觉得本郡主配不上你?”

这声音还有些稚嫩,不过也非常悦耳,声音响起的同时,从吴王身后的帷幔中走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当看到这个少女的模样时,周昂心中猛地一惊,这模样正是几年前的江都郡主,可是这事态的发展好像偏离的有些过于离谱了。

看到周昂明显愣在了原地,江都郡主缓缓走下玉阶,她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从你的言行可以看出,你是个直截了当的人,那咱们也就名人不说暗话,你就是我喜欢的那种人,而父王又需要你,所以我愿意嫁给你。如果你觉得我还小,可以等我三年,三年后我做你的妻子。”

看着一脸严肃的江都郡主,周昂发现江都郡主对吴王谋反的影响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大,甚至周昂觉得,吴王之所以谋反或许也是为了江都郡主。

“可惜啊可惜......”忽然周昂微眯着双眼,一脸叹息的摇头说道。

“可惜什么?”见周昂莫名其妙的样子,江都郡主和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周昂,尤其是诸葛大力更是神色紧张,好像他特别关心周昂会不会娶江都郡主。

“你我确实有缘,可惜不是夫妻之缘,而是师徒之缘。”周昂没有过多的故弄玄虚,倒是直接了当的说道。

当听到周昂说与江都郡主有师徒之缘时,吴王和诸葛大力都是面露喜色,吴王自然是真心疼爱江都郡主,一个父亲自然也不希望女儿那么早就嫁出去,至于诸葛大力高兴就让人费解了。

很快吴王之女江都郡主拜师周昂的消息便在小范围传开,而后这位青鸾剑仙与吴王关系密切便也不再是什么秘密,加上如今吴王掌控江南,又因招安周昂而声望日隆,倒是让京都的景安帝和太子有些坐立不安了。

周昂带着诸葛大力走上了返回金华府的路,他成了名正言顺的金华府尹,而诸葛大力则成了正六品的金华通判。

“大人,你为什么要骗江都郡主,那小丫头虽然还小,但看得出来以后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啊,大人难道一点都不动心?还是说大人您要求太高?”路上诸葛大力依旧像个话痨一样说个不停,更是八卦起了周昂与江都郡主的事。

周昂瞪了诸葛大力一眼,而后一脸坏笑的说道:“怎么?莫非大力喜欢那小郡主?要不本官去给你做个媒?”

“啊?大人说笑了,那孩子太小了,再说属下也有意中人了。”诸葛大力也没想到周昂会说这样的话,而后他竟然少有的表现出害羞。

“有了?平日里怎么没听你说?是谁家的姑娘?快给本官说说。”周昂听到诸葛大力说有意中人,也是难得的八卦了一回。

诸葛大力越发显得有些害羞,不过很快他又看向周昂说道:“不对啊大人,刚才明明是说你来着,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你还没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

“有完没完啊,怎么升了官感觉你变了个人,被媒婆附体了吧?”周昂对诸葛大力实在有些无语了,而眼前的诸葛大力确实给他一种像是要为自己说媒的感觉。

别说,周昂这种感觉还真准,下一刻诸葛大力一脸献媚的笑着说道:“呵呵,大人真乃神人也。属下确实想为大人说媒,其实属下家中还有个妹妹,虽不敢说是天下第一的美人,那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人您看要不这亲事咱就这样定下了?”

“啥?你还有个妹妹?”周昂越发无语起来,没想到他随口一说,还真被他给说中了。

周昂心中依然有着姜小昙的地位,即便他刻意避开姜小昙,但是依然无人可以代替这个位置,所以周昂压根就没想过再娶妻。

于是他伸手勾着诸葛大力的肩膀,做出一副与好兄弟交心的样子说道:“大力啊,你妹妹那就是我妹妹,你说这让本官如何下得了手?此事就算了吧,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本官也会你小妹找个好归宿的。”

周昂倒是一副好大哥的模样,不过诸葛大力却不以为意,反而一脸兴奋的说道:“下得了手,下得了手,这不亲上加亲嘛!”

“滚,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当我舅子?”周昂实在受不了这个诸葛大力了,一掌将其推开,还佯装愤怒的样子。

诸葛大力依旧不以为意,他知道周昂只是做做样子,其实周昂也觉得莫名其妙,明明前世记忆中没有诸葛大力这个人,但跟此人在一起,他总感觉莫名的亲近,甚至心情都会愉悦不少。

金华府衙之中,周昂将几枚大银锭放在了一个木箱内,这些银子足有上百两,放在市面上也是一笔巨款。

“你拿着这些银子,去杭州城找一个叫贺康的书生,将银子交给他,但是千万不可泄露我的身份,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是他一个远方亲戚死了,家中无儿无女,托你带给他的,其它你一概不知。”周昂将装满银锭的木匣交到一个捕快手中,认真的吩咐起来。

在周昂的记忆中,如今应该正是瑞云要出阁的日子,此时也是贺康一生中最不如意的时候,虽然没有打算再见这二人,但周昂依旧打算暗中帮一把他们。

捕快小心翼翼的抱着木匣,有些不解的问道:“大人,这解释好像有些牵强啊,这人都死了,谁会大老远的给一个不相干的人送这大笔银子啊?”

“唉,管他合理不合理,你把银www.dzgrdjt.com子给到他手上就走。”周昂无奈的挥了挥手,这一世他手下除了一个诸葛大力好些,其他都是些难堪大用的人,这让周昂也很是惆怅。

捕快躬身领命,而后双手环抱着木匣往外走。

“对了,今日怎么不见诸葛大人?”忽然周昂又叫住了捕快,询问的是诸葛大力的去向。

“哦,诸葛大人今天休假,说是要回家一趟,怎么大人不知?”捕快很随意的打了一句。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再次挥手说道:“没事了,下去吧。”

“回家去了?也好,他也有些日子没回家了,这有家的人就是好啊!”周昂独自一人在屋里说道,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周昂心中也莫名的有些惆怅。

两世经历截然相反,前一世他处处如履薄冰,但是不得不承认,即便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他也有姜小昙陪在身边,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也是欢声笑语不断。

这一世周昂掌控一切,甚至他的道行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他也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黑山鬼域枉死城,姜小昙忽然落在枉死大殿前,姜无畏一察觉到自己女儿归来,立刻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

另外偏殿之中,诸葛卧龙似乎也因为许久没看到姜小昙,主动出现在了殿门口,不过他好像踏不出那大殿的门槛。

“乖女儿回来了?外面好不好玩?有没有人欺负你?”姜无畏一副慈父的样子,把姜小昙上下打量了个遍,生怕自己女儿少了一根汗毛。

“没事,这次回来是跟你商量个正经事的。”姜小昙见面就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下一刻姜无畏和诸葛卧龙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姜小昙。

“我要嫁人,你准备嫁妆吧。诸葛叔叔,这次恐怕要麻烦您去帮我提亲了!”姜小昙先是一脸严肃的对姜无畏说道,而后又看向诸葛卧龙,语气依旧很严肃。

姜无畏和诸葛卧龙下意识的对望一眼,两人眼whsxsh.com神之中都还是一副懵圈的样子。

“嫁人?这么多妖啊鬼的,你选谁不好?怎么偏偏选了个人?”

“这提亲吧......应该是男方到女方家来提的,没有女方主动上门提亲的道理啊......你这让老夫有些为难啊!”

“你们就说行还是不行吧?”看到两个老头一副推三阻四的样子,姜小昙瞬间阴沉着脸。

不过姜小昙神情刚一变化,两个老头瞬间焉了气,只能心甘情愿的说道:“都依你还不行吗?”

很快金华府城外一大队人马一路吹吹打打的进了城,队伍都是一片大红,红衣红轿红旗帜,一看就是那种迎亲的队伍。

队伍径直朝着金华城中行去,最后停在了府衙门口。

“大人.....不好了,府衙被迎亲的队伍包围了。”周昂正在书房看书,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

“被什么包围了?”周昂先是一愣,他还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迎亲的队伍,好几百人呐,浩浩荡荡的。”那衙役一脸震惊的补充道,显然还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场面。

看到衙役那大惊小怪,又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周昂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

很快周昂也来到了衙门口,映入眼帘的果然是浩浩荡荡的一支迎亲队伍,只是一眼就能感觉到,确实够喜庆。

“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金华府衙唉!”见是迎亲的队伍,周昂倒也好言好语的说着。

然而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出现在周昂耳畔:“金华府衙就对了,小伙子是不是叫周昂?”

说话间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走出人群,出现在周昂眼前,当周昂看到此人时,心中下意识的一惊,脱口而出的就喊出了对方名字:“诸葛卧龙......”

“咦?你怎么认识我?”诸葛卧龙有些不解的挠了挠脑袋。

周昂无比错愕的看着诸葛卧龙,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出现在金华府,而且还是一副衣着光鲜的样子,他不是应该被困在枉死城吗?

就在周昂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而这个人的出现让他更加震撼:“算了,还是本王自己来说吧。小子,我闺女看上你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枉死城的姑爷了!”

“姜无畏......”周昂低声叫出了姜无畏的名字。

“咦,这小子怎么连我的名字都知道?”见周昂叫出自己的名字,姜无畏也微微一愣,因为他的名字知道的人可不多。

“老鬼,这小子不对劲啊!”随后诸葛卧龙一脸凝重的看向周昂,一开始他还没在意,可越看周昂越觉得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姜无畏也一脸警惕的看着周昂,他也感觉到有些看不透对面那个年轻人。

“很强,强到我们联手都打不过他!”诸葛卧龙神情越发严肃,同时双手已经紧握成拳,身上浩然正气隐而不发。

府衙外瞬间剑拔弩张,只是周昂目光越过诸葛卧龙和姜无畏二人,看向了两人身后的一顶大红花轿。

“你们想干什么?忘了今天是来提亲的吗?”感受到外面剑拔弩张的气氛,姜小昙忍不住终于走出了花轿,她真担心姜无畏和诸葛卧龙一时忍不住和周昂打起来了。

姜小昙已经迫不及待的穿上了大红嫁衣,她一出现立刻引来了无数目光,其中自然有那道她最在意的目光。

顺着目光看过去,姜小昙见到周昂正出神的看着自己,心中也有些小小的得意。

不过下一刻,周昂随口叫出两个字,让姜小昙也是一脸的不解:“小昙......”

“大人,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姜小昙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化名诸葛大力在周昂身边的点点滴滴,她可以确定绝对没有提到过姜小昙这个名字。

周昂看着姜小昙,又看了一眼诸葛卧龙,而后自嘲的一笑说道:“诸葛卧龙......诸葛大力......可笑我竟然以为可以躲开因果,看来一切都是徒劳啊!”

“那个......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你的,现在我都这样了,你就说娶不娶我吧?”姜小昙以为周昂是因为自己骗他而有些伤心,于是连忙解释道,不过她这个解释倒更像是下最后通牒。

周昂看着姜小昙那一袭嫁衣,姜小昙此刻的模样,正是他记忆里那个敢爱敢恨的样子,这不正是那个自己最爱的人吗?

忽然周昂柔情的对着姜小昙一笑,而后一脸释然的说道:“小昙,你我夫妻的缘分,看来是生生世世都躲不掉了!”

当姜小昙以这种形式再次出现时,周昂其实已经隐约察觉到了,有些因果或许在念头萌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无论你如何去修正都无法改变。

因为无论自己如何去改变,心中永远有她的存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