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怂怂的贾无敌(三更)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无广告!

何昱回到了燕京,把温沫橙送回了燕大,自已也是开始投入了研究。

瞬间几天的时间过去。

甘省,天松道长也是准备离开家乡,与曹伟提出了告别。

“道长,你真的准备去投奔何教授?”曹伟看着即将远行的天松道长,对于天松道长根本不打算回杭城,而是准备去燕京。

“必须的,年少想读书没有机会,现在有你帮衬着,这些孩子也不差我这点绵薄之力,我要去追逐梦想,跟着何教授这么有学问的人做事,我的人生感觉圆满了,哪怕是鸿蒙实验室扫地也成,玄学的尽头是科学。”

天松道长,本名其实叫谭天松,他曾年轻过,也曾意气风发过。

可年轻的时候,被生活重担没能活成自已想要的模样,岁数大一些的时候,一直在支持着家乡的教育,因为他怕这些孩子会走自已的老路,哪怕就是现在都没有结婚。

而现在有了曹伟,家乡孩子的教育得到了妥善的安排,他感觉肩上了担子轻松了不少。

自然也想追逐一下年轻时没有机会实现的梦想,好好的读一次书,选择何昱,其实也是想跟在何昱的身边,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帮忙分担一下。

反正高端的科技研究,他做不了,可是不要钱的打打杂也行。

毕竟,要是没有何昱,甘省不会有着如今的局面。

“我走了,有空我们燕京再见。”

天松道长倒是洒脱的很,看了一眼曹伟,背着自已的背包,里面装着不少书,上路了。

最美不过夕阳红。

而曹伟看着天松道长离开的背影,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这样的人生态度,让他折服。

或许这一句话的含义,说的就是天松道长这样的人。

前半生生活所迫,中年为孩子而活,而到了晚年,这才开始真正的为自已而活,可是笑容依然灿烂,这样的人让曹伟如何不敬佩。

而天松道长走到了火车站之后,掏出了自已的身份证,一摸自已的口袋,他目光呆了一下。

“我好像把钱,全捐给曹伟了...”

“算了,追逐梦想的过程,总是坎坷的,这影响不了我追逐梦想。”

天松道长若无其事的抽出了手,目光扫视了起来,很是熟练的拿出了一个写着字的白布,顺手又拿出了一个简易的支架,把白布串了起来,又拿出地毯一样的东西铺在地上。

他拿出了自已吃饭的家伙,拿人钱财,指点迷途。

简称,算命。

口号也不同于其它的口号,有些清新脱俗。

‘指引迷途君子,提醒久困英雄。’

不得不说,这一则完全不同与人的口号,也是真的蛮吸引人的。

这不,同样在火车站等车的井威,来这里算是旅游的,毕竟他蛮喜欢飞速人生,也算着特地的利用着假期过来看一看。

原本的火车站前,看到了一个身穿道袍一样的老人,就很吸引人的目光,dzgrdjt.com特别是看到了这个道长的行动后,本以为又是一个江湖骗子。

可是看着天松道长的宣传语,他倒是来的兴趣。

“道长,你算命准不。”井威也是没有什么忌讳,很是直接了当的开口。

而天松道长看着一个铁憨憨出现在自已面前的井威,目光也是呆了一下,他倒是没有自已刚刚一摆上,就碰上了一个生意上门。

“我不算命,看你的样子,你爷爷有一门手艺,而你家应该是工薪阶段层,小有余钱,你应该想算学业,纠结在选择导师,我只能说你的未来在燕京,所选择的导师,肯定是一个难度蛮高的导师,燕京是人才汇聚之地,国士无双啊。”

天松道长看了一眼井威,说的头头是道,甚至说到了最后,想到了何昱也是有些感慨。

井威听着都楞了一下,看着天松道长的气度,他感觉自已真的碰上了高人一样。

毕竟所有的一切,都被说中了,这让他的目光顿时灼热了起来。

“大师,我能被选中么?”

“这得靠自已,努力过,结果不在于自已。”

天松哪里知道能不能选中,这些说辞,其实是他用生活经历分析出来的。

“大师,说的对,努力过,结果不在于自已,多少钱?”井威特别是听到了最后一句话之后,他真的蛮高兴的,特别是听到了国士无双,毕竟他好像什么也没有说,可是道长就知道自已想报的导师。

绝对是真正的算命大师。

“你愿意给就两百,不愿意给,免费。”

“给。”

井威二话不说,递了两百块www.513mp.com钱过去。

而天松道长也是顺手接了过来,毕竟谁都不差这两百块,当然,除了他这个把全身的家当捐给了金乌教育基金,准备了然一身去燕京扫地求学的人。

他收到了两百块之后,毫不犹豫收摊,有了两百块,他就可以买一张去燕京的火车票,剩余的钱,还可以在火车上吃一波美滋滋的泡面。

他当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早一点去燕京扫地求学不好么,反正摊子铺的很随便,收起来更随便,甚至远处的城管都没有反应过来。

“道长你这就不算了?”井威意外的看着天松道长,有些不太理解,毕竟,因为他这么一算,可是不少人围了过去,虽然这些人看着他像托,但是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已并不是托。

“不算了,去燕京追逐梦想。”天松道长熟练的收拾起了吃饭的家伙,朝着火车站售票口,走去。

而听到了天松要去燕京,井威楞了一下,二话不说的跟上。

“小伙子,钱我已经买票了,我可没钱退给你了。”天松道长掏出了身份证,拿了钱买了一张硬座票之后,看了看身后,还跟着自已的井威,扬了扬手中的车票。

“钱无所谓,我只是有些好奇你怎么算的这么准。”井威作为一个燕大的本科生,真的有些好奇,跟在天松道长的身份,开始了检票,也是一边闲聊着,满足自已的好奇。。

“现在放假,你出来旅游,说明你家里有钱。”

“那你怎么知道我爷爷有一名手艺,还有未来在燕京。”

“你爷爷那一辈的人,哪一个没有一门手艺,至于未来在燕京?这涉及概率学,你是大学生,而且看着气度,起码也是受过了高等教育,不去燕京与魔都闯一番,怎么能对得起自已的年轻。”

天松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井威,而井威的面色也是慢慢的有些懵逼了,因为这与他所想的玄学,相差甚远。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想报的导师。”

“这个我纯属瞎掰的。”

天松道长说国士无双,其实只是想到了要去投奔何昱,而何昱就在燕京,而他也是了解何昱是有研究生资格的,顺嘴就这么一说。

“......”

井威有些木然的跟着了天松道长,一边闲聊着,一边进入了候车厅。

看着天松道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拿出了一本大学数学认真的看着,甚至拿出了纸笔演算着,整个人也是有些发懵。

他感觉自已打开方式很不对,这道长有点好学啊。

“对了,你是哪一个学校的学生?”天松道长皱着眉头,看着一个公式,努力的理解着这一个公式,突然想到了什么东西,转头看向了井威。

“燕大的。”井威本能的开口,可是一开口,瞬间让天松道长楞了一下。

“你燕大?一个燕大学生不相信科学,居然迷信玄学,简直就是不务正业。”天松道长不听还好,一听有些炸毛了,恨铁不成钢的武器。

井威看了看天松道长的道袍,面容也是一幅高人模样。

不务正业的人应该不是自已吧。

不得不说,井威的心态被搞的有些崩溃。

“算了,你年少无知,没有经过社会的历练,我也算是历练了你一番,你看看能不能教我解答这一题目,有点难。”

“......”

井威有些木然的接过了天松道长的纸和笔,他真的感觉自已打开方式很不对,碰到了这么一个道长,心态有些崩。

不过面对着天松道长充满着皱纹的脸上,挂满了求知欲,让他还是认真的解答了起来。

............

燕京,燕工大,鸿蒙实验室。

回到了燕京之后,杨浩也是继续回到了学校开始深造,何昱也是开始了工作,设计着客车的飞行模式。

随着何昱慢慢确定了改进客车的初稿之后,开始行动了起来。

在何昱行动了之后,鸿蒙实验室里,出现了一辆大型客车底盘。

在客车底盘上放置着许多的服务器,正在闪烁着运行的光芒,甚至在车上,还有着一个摄像头,左看看,右看看,看着客车在一楼的角落化成了一块块碎片。

这一个装着服务器的客车底盘,摄像头看着这一切,莫名的流露出伤感。

“向我每个身体的部件默哀,正是因为我贪杯,才让你们大卸八块的。”.

整个鸿蒙实验室里充满着机械质的哀嚎,仿佛在经历着千刀万剐一样。

贾无敌控制着平板车,摄像头转动着,静静的看着角落里,自已的客车身体,被何昱带头拆卸,开始认真的检查。

“这个燃油机不能用了,换一个新的。”何昱拆开了燃油发动机后,看了看内部,摇摇头。

而刘虎,二话不说把发动机搬到了另外一边,淘汰区域。

“玉帝与你同在,如果再给我一个好的身体,我下一次绝对不会贪杯,绝对。”

贾无敌听到了何昱的话之后,也是心中默哀了一下,心中更是暗暗发誓,自已下一次要么研究一款可以喝酒结构,可以把酒转化成能源,要么就制造一款可以当燃料的酒类。

喝酒的结构。

贾无敌还是认为喝酒结构更靠一点。

“其它的明天再弄,反正不急着改装,今天就到这里,先回去休息吧。”何昱粗略的看了一眼之后,转头对着冷珊三人开口。

不得不说,贾无敌的喝酒,真的让许多东西面临着报废,他倒没有责怪贾无敌,反正对于贾无敌类人话的行为,还蛮欣喜的。

“无敌,我先走了。”

“走了。”

冷珊三人也是打了一声招呼,离开了实验njhsdk.com室。

“珊姐,贡哥,虎哥,慢走不送,劳你们费心了,你们就是我最亲爱的大哥。”贾无敌嘴巴也是很甜,毕竟平时与自已人相处,它的嘴巴就一直很甜,当然,杨浩除外。

特别是现在特殊的时期,它很姿态摆的很正。

“无敌,我先休息了,没事别打扰我。”何昱最近是直接住在实验室里,毕竟,刚刚从南海省回来不到一个月。

将就的应付一下,何昱已经准备在燕京买一套房子,用来居住,毕竟长久居住在实验室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而此时的燕工大校园内,也是出现了一个怪异的人,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眼神期待的看着燕工大的校园。

踏入了燕工大之后,天松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激动。

在燕工大校园里看了起来,最后走到了一栋十层楼的建筑面前。

“将来我扫地的地方。”天松道长看了看鸿蒙实验室,又看了看门外的刻着巍巍大任,死亦无终的大石头,他看着紧闭的大门,并没有多说什么,二话不说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显然准备休息一下等天亮。

不过,实验室内,贾无敌看着实验室内外,出现了一个人影,顿时把它吓了一个激灵。

“要不要喊醒老大..”

贾无敌透过着单面玻璃,看到了一个人影在实验室外面,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喊醒何昱,装着服务器的客车底盘,瞬间躲到了休闲沙发区后面,探出了一个摄像头,像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外面。

如果拥有着客车的身体,它根本不怂,可是它现在只有底盘,机械手臂都拆了下来,断了电。

“消化不良也就算了,身体还被大卸八块也认了,现在大晚上的居然有一个人守我尸,过份,太过份了,我好难。”

贾无敌看着外面的人影,居然直接坐了下来,显然一时半会不准备离开,让它有些惊惧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哀嚎。

不过,它的声音也不敢大声,怕被外面的人听到自已的动静。

甚至贾无敌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感觉就这么躲起来不够安全,又把调集了何昱的两把飞剑,操控着悬浮在自已的身边,把冷珊的古船,陆贡的三轮车,一前一后的操控着盖在了自已的身上。

就前面露出了一个摄像头,从沙发休闲区探了出来怂怂的看着外面的天松。

ps:求一下票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