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还是活着回来吧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秦典临走前犹豫再三,还是去跟皇帝道了个别,他极少外出执行任务,但每次出去,他都会到皇帝跟前说一声,就像是一种习惯,因为他们不但是君臣,还曾经是朋友。

皇帝照例说了几句嘱咐的话,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看起来都跟从前一样,秦典站在那里,看着皇帝唇角淡淡的笑意,一时间有种错觉,好像他不是去春伦,而是去另外一个并不凶险的地方。
www.shu28.cc
他转身要走时侯,皇帝叫住了他,唇边笑意更浓,“秦典,你上次说,有喜欢的人,是谁?”

秦典的心猛然一缩,表情有些愕然。

“不能告诉朕?”

秦典沉默。

皇帝也沉默了片刻,“告诉朕,你能为她去死吗?”

秦典想继续保持沉默,但他的嘴有自己的主张,他听到自己清朗的声音。“我能。”

“很好。”皇帝又拍了拍他的肩,“记住自己的话。”

秦典看着他,读懂了他眼里的内容。

“去吧。”皇帝唇角的笑意淡了下去,很快就敛在淡漠的表情里。

秦典没有迟疑,转身走到门口,听到皇帝又叫他,声音有些低哑,“秦典,还是活着回来吧。”

秦典呼吸顿了一下,没有回头,沉声道:“臣会回来的。”

秦典走了两天,蓝柳清才知道消息,那时侯她靠在软榻上看书,听到德玛说,“主子,您以后再不能找秦大人的麻烦了。”

她漫不经心的问,“为什么?”

“秦大人被派去春伦打夜族人了。”

她愣了一下,把书放下来,“什么时侯的事?”

“秦大人都走两天了呢,主子如今诸事不理,只管养身子,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德玛顿了一下,说,“这事有点奇怪,秦大人向来只管禁宫内外,从未出过征,那么多将军不去,陛下怎么派秦大人去呢?春伦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贝伦尔冷吧,春伦可比这里冷多了,呵口气都能冻成冰,除了土生土长的春伦人,没人愿意去那里。”

德玛见蓝柳清听得津津有味,索性把自己知道的都说给她听,“再说夜族人吧,神出鬼没的,住在深山老林里,穿兽皮,吃生肉,饿起来连人都吃,比野兽还凶残,以前他们也骚扰过蒙达,下山来抢粮食,还抢过人,也不光是祸害蒙达,还祸害乌摩,北陶,罗沙,周边好几个小国都被他们骚扰过,前几年,陛下联合那几个国家,一起出兵清缴夜族人,听说也没有完全缴干净,跑了不少,但打那之后就很少出来作乱了,不知道现在怎么又出来了?”

蓝柳清一颗心坠悠悠的往下沉,一个不出征的禁军统领,突然被派去春伦那种凶险的地方,还能是为什么?她在心里冷笑,昆清珑为了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可真够沉得住气的,处置了秦典,下一个就该轮到她了吧?

想到秦典,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到底还是连累了那个呆子。她不是什么好人,但她没想过要害秦典,甚至想带他一起回南原,如今知道他去春伦打夜族人,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皇帝不会让他活着回来。

没过几天她又听到一个消息,皇后的哥哥因为卷入了一桩贪墨案,被夺了官职和爵位,成了庶民,她立刻意识到这便是对皇后的处置了,敲山震虎,给皇后警示,三个人犯了事,处置了两个,接下来只剩下她了,皇帝会怎么处置她呢?

她唇边牵起冷笑,皇帝果然是玩弄权术的高手,在他们有所警惕的时候,他按兵不动,等到他们松懈下来,他才不紧不慢地一个一个来收拾。她看着墙角的铜炉里升起缕缕shu17.cc的白烟,手轻轻抚抚着自己的肚子,猜测着昆清珑会用什么办法让她们母子俩一尸两命。

起初她并不想要孩子,但是胎儿在肚子里慢慢长大,眼看着肚皮一天天隆起,母爱的天性让她对这个孩子渐渐充满了期待和感情,尽管天家亲情淡薄,但这个孩子现在还在她的肚子里,她想保住他,可拿什么来保呢?昆清珑要杀她,她也只能伸长了脖子等着挨宰,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在想什么呢?朕进来都不知道。”皇帝在离她不远处站定,定定的看着他,她也看着皇帝,他们之间隔的并不远,屋子里的光线也并不暗,但她有些看不清他,面目很模糊,脸上的笑也透着虚伪,可她意识到这就是君王,是真正掌握生杀大权的君王,没有人能左右他,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必须俯首称臣,包括她自已。

她笑着伸出手去,“陛下今天怎么过来的这么早?”

皇帝握住她的手,合在两掌之间轻轻搓了搓,“太医说怀了孕的女人是火体,你这手怎么还是这么冷?”

她笑了笑,“大概臣妾是天赋异禀吧。”

皇帝眉头轻轻挑了一下,她在他面前向来都是以我自称,冷不丁换了臣妾,让他有些不习惯,但这声臣妾让他意识到,蓝柳清在传达着某种暗示,她在向他称臣。

皇帝把手落在她肚皮上,说,“日子过得真快,马上就要过年了,过完年不久他就该出来了。”

她把手覆在他的手背上,问,“陛下会喜欢他吗shu29.cc?”

“当然会,”他说,“你的孩子,朕肯定会喜欢。”

她胸口突突了两下,他说:你的孩子,而不是说我们的孩子。

她惶然抬眼,他却吻在她眼皮上,声音很低,“不要多想,安心养胎。”

他们各自说着模棱两可的话,但心里都再明日不过。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没有风,大片的雪花,搓棉扯絮般地往下坠,像一幅活动的画面,四周静悄悄地,窗外是雪景,窗子里是他们相依在一起的身影,谁都没说话,似乎不愿意打破这份安静。

她突然觉得有些荒谬,因为想到了岁月静好,但她知道一切都只是表象,岁月静好和帝王扯不上关系,和她也扯不上,他们是同一种人,强大冷血,容不下欺骗和忤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