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 第八十五章 守待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两日之后,天边微露白肚的时候,莫若华与舍友告别,乘坐飞舟离开了开阳学宫,赶赴北方前线。https://www.0dksw.com

      就她离开后没有多久,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随后雨势越来越大,不久之后,整个学宫已是笼罩在了磅礴的雨幕之中。

      而此时此刻,一名手持拂尘,仙风道骨的道人正行走在开阳学宫之中,他走过来时,雨水自然而然从身躯两侧分开,没有沾染到分毫。

      他一直来到了张御所居住的金台之前,转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只有一个造物人在么?”

      此刻金台之内,青曙正自训武场中练剑,一招一式都是极为认真。

      他因为用心刻苦,这些天来实力提升的很快,只是他无法使用常人能用的呼吸法,只能靠着慢慢打磨身躯去激发灵性。

      就在这个时候,他略觉异样,转头一看,却见旁侧玉璧之上多了一个人影,一个望之风采出众的道人正站在金台门前,他不由停了下来,猜测这或许是来拜访先生的。

      青曦一早出去采买各种食材了,而李青禾也恰好有事外出,现在金台之内只有他一个人,于是他擦了擦汗,收拾了一下,便往楼下而来。

      可他才走了没有几步,整个金台一震,而后隆隆往下地下沉去。

      此刻就在静室之中,那个本来摆放在上面的知见真灵的灵舍忽地滚落了下来,然而再是一滚,就躲到案几底下去了。

      那道人看着面前整个金台外表浮出了一层闪烁的流光,而后往下沉去,他目光闪烁了几下,却是站在那里未动。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转身过来,见后方不远处正有三名修士站在那里,而在更外围,一个又一个金属巨人悬空站在那里,看去如临大敌。

      曹梁这时走了出来一步,神情凝重的看着那道人,问道:“尊驾何人?来此何事?”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并非是人,而是一个元神照影,此人正身的修为层次,在他身后的洪山道派,也唯有派主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那道人很是随意道:“我只是来寻一个人罢了,既然他不在,那我也应该走了。”

      曹梁沉声道:“这里并不是尊驾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尊驾就算要离开,也需请把话说清楚,或者留下印信名册。”

      那道人倒也不恼,微微一笑,道:“若我不愿,你们欲待如何?”

      曹梁凝望着他,道:“我们不是尊驾的对手,但是尊驾需记得,这里是开阳学宫。”

      那道人冲他再次笑了笑,而后微微抬起拂尘。

      可就在此时,学宫那连接大青榕气枝的金台之上,有一个形如神符光芒一闪,霎时有一道流光从高处直射下来!

      那道人心中立时泛起了警兆,可正要躲闪时,却发现那流光快到了极致,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已是从自己身上洞穿而过,他不由露出一个讶然之色,下一刻,身影便散碎光点崩洒在了大气之中,再也看不见分毫。

      曹梁等修士默默看着这一幕,心情却是有些复杂,这一次虽然成功驱逐了这个不知来历的修士,可他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们虽是知晓学宫中有厉害布置,可这样的手段也是第一次见到。

      因为那道流光能对方逐退,也意味着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甚至随时随地将他们杀死。

      沉默了许久之后,一名修士开口道:“曹教长,下来怎么办?”

      曹梁看了看那沉下去的金台,开口道:“这个人很可能是来寻张玄正的麻烦的,将这件事通报玄府吧,下来的事就与我们无关了。”

      距离开阳学宫三千多里之外,贾洛站在荒墟之中,此刻他睁开了眼睛。回忆方才元神意识传回来的那一幕。

      只是损失一个元神照影,失去了至多损失一部分法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几天时间就可以修炼回来,可是开阳学宫之中拥有这样的反击力量,倒让他很是惊讶,甚至让他为之忌惮。

      在候罡正死后,他就立刻往那处赶去,只是张御在离开那处渊猿所在的区域后,便就下落不明了,所以他这次放出照影去往开阳学宫,就是想看一看其人是否已经返回学宫,若是撞见,那就顺手解决了。

      可是从这结果看来,就算张御在那里,他也不可能得手。

      “此人若是不在学宫,那就很可能还在荒原之上,那么他会去往何处呢?”

      贾洛不由琢磨了起来。

      荒原如此之大,想找一个人何其之难,以他的修为也没这个本事,不过……他可以等。

      开阳学宫北面是营州,正西面是平州,南面是狭长山脉,那里全是密密麻麻的军事壁垒。

      而营州现在是北方战线的大后方,他判断张御多半是不会从那里走的,也不太可能选择从南边戒备森严的军事要地穿行,自西而返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若是这么走,那势必要经过平州,所以他只要注意留神进入平州的空域,那么就有很可能等到张御。

      思定之后,他身躯一晃,数个与他一般的虚影就从身躯之中分出,而后往不同方向飞去。

      修炼到元神照影这一境界,照影已是可以承载自身一部分法力,从而跃去远空杀敌,不过照影分化越多,那么可以承载的法力就越弱。

      现在他只是为了方便寻到张御,不必要要求什么战斗力,所以分化较多,只要发现了目标,正身立刻就可以赶过去,以张御现在的修为,一旦被他盯上,那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他的追索的。

      而另一边,张御在寄生魔鱼出现后,就一直在这头神怪身边观察着,他之前做好了一切必要的准备,不过实际看下来,却发现接触魔鱼比接触渊猿还要容易。

      因为弃生魔鱼根本不在乎他,这个神怪整日除了捕食就是休息,只要没有妨碍到它,那么它就不会来理会你。

      张御也没有去多事,如此安安稳稳过去大半个月。

      这一日,弃生魔鱼又如往常一般回到神弃之地中休息,照理说,这头神怪第二日临近中午时就会出来捕食,可是这一次,连续几天,也没发现弃生魔鱼再出来,

      张御思索了一下,根据他这几日观察的情形来看,弃生魔鱼绝不会超过两天不捕食的。

      于是他立刻遁身往那神弃之地而来,才一接近这处地界,他就感觉到了无处不在的煞气,与在荒墟之上所见得到的十分相像,显然魔鱼显然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在愈发挨近之后,他已是能够看到魔鱼的样子,这时发现这头神怪一无声息的躺在那里,底下的触须铺满了整个废墟,像是树根一样卫护着自己的地盘,它身上的灵光有规律涌动着,像是水潮一般,缓慢而坚定。

      从状态上看,这东西是进入了某种沉眠之中。

      从之前查到的卷宗上看,弃生魔鱼有时候都会选择进行一段时间的长眠,这段时日短则数十天,长则三月。

      现在看来,他是不巧碰上了。

      好在荒原之上还有其他弃生魔鱼,他也不必只盯着这一头,当然,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设法惊醒这头魔鱼,但是那样势必会惹怒这头神怪,他显然没必要这般做。

      除非是出现另一种情况,那就荒原上所有的魔鱼都陷入了沉睡。

      他思忖了一下,虽然在卷宗上并没有记载过这样的情况,可以前不曾出现,不代表一定就没有,只是由此他也想到了另一个十分要紧的问题。

      转念到此,他当即遁身离开这里,以极快遁速去到别处,大约五日之间,他连续找到了四头魔鱼所在,可无一例外,这些神怪全部进入了沉眠。

      至于再远之地,他没有去看,也没有时间去看。

      他望向西面远空,魔鱼的存在实际成了西面防线屏护的一部分,青阳上洲不必担心泰博神怪从这个方向上毫无征兆的大规模突入进来。

      可是假设所有的魔鱼都陷入了沉眠,那么泰博神怪会不会做些什么呢?

      毕竟魔鱼也是泰博神怪的一种,对它们的习性泰博神怪一定是非常了解的。

      加上现在正在战事之中,更加提升了这个可能性。若是往深处想,说不定这些魔鱼的沉眠还有可能是泰博神怪在背后推动的。

      现在他有两个选择,冒险一点的,那就是唤醒魔鱼了,可谁也说不准它醒来之后会否再次入眠,他自身反还可能被其盯上当作敌人。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立刻将这个消息传告洲内,也不必他去多说什么,两府之中的幕僚自然明白这里的关窍,当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只要提前有了准备,那么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可是这样也带来一个问题,那些躲在背后的有心人肯定能凭此猜出他此行的目标就是魔鱼,或许如上回那等邪修就会由此找过来。

      不过他有至宝在手,倒是不惧来敌。

      至于这次观摩之事,虽还未成,不过魔鱼在这里也跑不了,他大可先回去一趟,先把余下的几个章印解决了,而后再回来完成这最后一个章印。

      他看向了另一个方向,这一次本来打算去往界隙一行,看来也只能半途中止了,把思绪一收,他当即遁空而起,纵光往来处归返。

      这次他有意加快了速度,仅只是一天之后,就已是来到了荒墟边缘处。

      与此同时,正盘膝坐在荒墟之中的贾洛猛地一睁眼。

      “等到了!”

      ……

      ……

       http://m.xcmxsw.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http://m.xcmxsw.com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