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 分节阅读_41

。你懂不懂?”容磊手臂上的力量,几乎要把她揉进他怀里心里,直至两人合二为一。

顾明珠吃痛,呼吸都困难,却迫切的希望他搂的自己更紧些,“……你爱我?”

渐暗下来的天色里,容磊眉眼温温柔柔,“对,我爱你……小笨猪。”

梁氏的工作人员办事很周到,从灵堂布置到请来高僧超度,连招待前来吊唁亲属的豆腐饭都准备的妥妥当当。整个丧礼隆重而肃穆,按着当地的风俗习惯,该有的环节一个不差。顾明珠省了不shu17.cc少的心。

容磊傍晚的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容易闹了一整天的别扭,不肯一个人睡。他只好赶了回去。

一进门,容磊妈妈就迎上来,“明珠怎么样?伤心坏了吧?”

容磊怕妈妈担心,没提起顾明珠下午那场大哭,只说她当然很坚强,“丧事是她和其他两个妹妹一起办,因为外婆那边已经没什么亲人来往了,所以这次人情往来一概不收,你和爸爸就不要去了。”

容磊妈妈点头,“我会跟你爸说的。”

“小石头呢?”容磊因为出差,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宝贝儿子了。

“楼上你爸爸书房里,小家伙今天很不高兴哦!早上他还没睡醒的时候就被妈妈送过来了,他妈急匆匆的走掉,他一个人在门口站了好久。中饭和午饭都只吃了一碗饭。”容磊妈妈心疼的说。

容易活动量大、食量更大,只吃一碗饭的话,确实说明小家伙“很不高兴”了。

容磊放下包和大衣,上楼去找他。

书房里点着檀香,香气宁神。

容磊爸爸在看书,容易站在大书桌前的一张小凳子上,小腰杆挺的笔直,正绷着脸一本正经的练大字。

见容磊开门进来,容磊爸爸放下书微笑打招呼:“容磊回来了。”

容磊点头叫人。容磊爸爸颇为得意的指指孙子,“你来看,你儿子的毛笔字写的真是好!哪里像是国外长大的孩子。比你小时候强多了!你和容岩的字就是到现在了也都不到火候。”

容磊妈妈送糖水上来,正好听见这段话,“那是因为明珠教的也好,什么都没给他落下。况且我们容易聪明,能文能武,当然比他爸爸小时候厉害多了!”她对于顾明珠这个媳妇是喜欢到了心坎里。

容磊过去看,小家伙临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虽然没有父亲夸赞的那么神,倒也真是一笔一划学的很像。

再往下看,他忍俊不禁,原帖里白居易写的几个错别字上涂了黑圈圈,容易竟然也有样学样的临下来了。

容易一整天都郁闷着,刚听爷爷奶奶夸他暗自高兴了一点点。这会儿见爸爸不夸他,反而一直笑,他又生气了。

“我不要写了。”小家伙重重把笔搁下。小嘴扁着,一副小别扭的模样。

容磊摸摸他的小脑袋,“不写就不写了,跟爸爸出去散散步好不好?”

容易挑眉看看爸爸,正要点头时,忽然看到了奶奶手里的甜汤,顿时两眼放光,表情犹豫起来。

容磊妈妈连忙说:“奶奶给www.shu28.cc你留着,等你散步回来热一下吃。”

容易伸出两根短短肥肥的手指比划,“那我要喝、两碗!”

“知道啦!”容磊妈妈笑起来,“哦你们等一下,外面降温了,我去给孩子拿件衣服加上。”

不多时父子俩开了大宅门上的小门,走了出去。外面果然很冷,好在此时白天的大风已经停下了,空气很静很干净。

月色如洗,照的沉静的天地间一片安好之色。

出了容宅的门,有一段一千米的私路,通往外间的马路。私路两旁是半人高的铁制栅栏,栅栏里面种着高大的梧桐,此时黄叶飘零,光秃秃的树丫倔强的指向天空,月光从天上洒下来,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树干和栅栏的影。

容易被包成一只小汤圆,由容磊牵着慢慢的走着。

周围很静,偶尔有树叶被踩到的细微声响。

容磊用英文低声的和儿子说着话。容易很享受这样的独处时光,没有多久就忘记了出门时自己还shu29.cc在生气,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住在美国的时候,我的邻居妮妮也没有爸爸。她的妈妈告诉她,她爸爸出差去了外太空,但是我们都知道其实妮妮的爸爸去世了。所以,我妈妈说你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时,我以为你也去世了。但是我怕妈妈伤心,所以我一直装作相信她的话。”容易的声音很清脆,在一世界的月华里,更显得童真可贵。

容磊心中升腾起一种别样的感动。

延续,生命以及爱的延续,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从此有人在你身边长大,你将看着他重复你生长的足迹,一点点长成另一个你,更为挺拔,更为优异。

“你做得对。容易,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善良的小男孩。”容磊温声说,握紧了儿子的手,“爸爸不在妈妈身边的这五年,是你一直保护着妈妈,谢谢你。”

爸爸的致谢很认真。容易有些小害羞,抬头笑了笑,又低头去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