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 分节阅读_2

魅惑样子,扯了扯嘴角,“我知道,现在有梁氏做你后盾。顾明珠,你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两个人凑的极近,他说话时,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扑在她脸上,一阵酥麻。顾明珠往上挪了挪,柔软的身体贴合着,手绕上他的脖子,靠的他更近些,吐气如兰:“那,你要不要试试到底是多么不同?”

时隔六shu2shu17.cc8.cc年,他不再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的石头。而她,也不再是那个被他压在身下亲热时,连哼哼都害羞的小女生。

容磊的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缓缓的说:“我今晚是想来告诉你,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走了,”他说着,推开了她,转头看向窗外,神色淡漠,“我考虑再三,我们之间还是说说清楚,这样以后见面也不会尴尬。毕竟同在c市,还是经常会遇到的。”

顾明珠坐正了,拨着自己的长发,不以为然的样子,“需要说清楚什么?你对我还有感觉吗?”

容磊嗤笑:“顾明珠,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这是一个疑问句,你只要回答是或者否。”

“没有。”

“真无情,”顾明珠“啧啧”感叹,用手指戳戳他的手臂,被他嫌恶的躲了开去。她白了他一眼,“不过也好,我本来还担心呢,你会不会记仇呀?不过既然没感觉了,也就不恨了吧?只有仍然爱,才会还在恨。对不对?”她的声音说到后面时就低了下去。

年少的时候就领教过她的喜怒()无常、古灵精怪。而时隔多年,容磊面对时而娇憨、时而冷漠、时而看似惆怅的顾明珠,还是有些不自主的移不开目光。

他定定的看她,她好像知道,却不回头来和他四目对望。

如果真的要划清界限,他就不会来说这番话。顾明珠心里一清二楚,如果放下了、没感觉了,他就不需要“考虑再三”。

有了太子爷坐镇,有容集团的股票这几个月来的颠簸不稳之势迅速缓解。而容磊上任之后,更让c市的商界见识到了什么是——虎()狼之势。

梁氏高层的惯例早餐聚会上,所有人都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容岩难看的面色。

容家的小辈里面,论才貌机智能和容磊匹敌的,只有容岩一个。可惜容岩的父亲不是长子,没有继承家业的资格,成年之后就从政去了。所以容岩再能干,容家的老爷子也不拿正眼看他。

这些年,容岩帮着梁飞凡打天下,混到现在也算是c市说一不二的人物。可容磊一回来,容家所有人的目光又都在这个太子爷身上了。

但现在容岩郁闷的,不只是这个。

c市的大学城附近有一块地,最近政府打算拿出来公开招标出售。容岩提前得到了内幕消息,前前后后派出了三个评估团,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可行。

他兴致勃勃的把计划递上去,当初首肯了这个方案的梁飞凡竟然说不做了。更让容岩气的两眼发黑的是,梁飞凡不做的原因是要给容磊让路。

“我要辞职!”容岩咬着牙,一贯的优雅贵公子气质都消失不见了,浑身散发着地狱来客的熊熊愤怒()之火,“我要开记者招待会!哭诉我在梁氏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梁氏总裁贪恋美色,昏庸淫 乱,打压忠臣,烽火戏诸侯!”

梁飞凡恍若未闻,享用着早餐,表情轻松愉悦。排行老三的陈遇白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根本看都不看容岩一眼。剩下几个小的,李微然和秦宋在饶有兴致的看纪南收集的各式各样情报,纪南自己正窝在沙发里睡觉。

容岩所谓的“美色”,是指昏君梁飞凡的宠妃顾烟,顾明珠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是梁飞凡的软肋。但凡这位烟小姐开口,梁总裁绝对是一口答应二话不说无恶不作的。而让容岩他们兄弟几个倍感痛苦的是,烟小姐骑在梁飞凡的头上作威作福,却居然对顾明珠那个敲www.shu29.cc竹杠女王言听计从毕恭毕敬!

容岩继续撒泼,梁飞凡终于给了点反应,转向一边对陈遇白说:“老三,给你二哥结算工资。”

陈遇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稳稳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划拉过笔记本,修长的十指翻飞,忙里偷闲还问容岩:“辞职信呢?要我帮你打吗?你那些股票是不动呢转让呢还是兑现?小五小六你们谁去接容二的位子?”

李微然和秦宋还没来得及落井下石,容岩猛的站起来,越过桌子“啪”一下合下了陈遇白的笔记本,骂骂咧咧的跌坐了回去,郁闷的抱胸皱眉。

梁飞凡看差不多了,悠悠的安慰起容岩来:“容磊被顾明珠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你丢了这个项目,安心看容磊被她折磨,有什么不好。顾明珠的能耐你清楚,大事或许做不成,耍些手段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是很能够的。”

李微然在一边认可的点头,“这次竞标的不止有容集团一个,路氏娱乐也看中了这块地,”他扬了扬手里的情报,“而据可靠消息,方非池也跃跃欲试。顾明珠如果要帮容磊拿下这块地,就算摆平了梁氏,她也还是腹背受敌。”

“而且那块地情势那么复杂,容磊初来乍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