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章 谁都来欺负(83章和84章中间

    “那怎么能一样,我的胭脂水粉可是从红粉佳人中买来的。,”齐燕儿极力表现自己。

    秦羽陌冷冷地递过去一个眼神,她浑身像被浇了一盆冰水似的,感觉到从心窝中往外冒寒气。

    叶惊鸿看到她终于闭上了嘴巴,微微一笑。说实话,她之所以不喜欢进宫,是因为后宫中乌烟瘴气的事情太多了。她不想参与更不喜欢参与,拿齐燕儿来说吧,今日包括之前,她叶惊鸿根本没有得罪这位齐王妃,可是一进门,齐王妃开始找她的茬子,还真当她是泥巴捏的个性,任谁都可以过来欺负一下了。

    “皇后娘娘和太子妃要是不放心的话,还可以用别的方法试一试。”叶惊鸿好脾气的提醒。

    齐燕儿看到秦羽陌不再盯着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她也聪明地不敢再找叶惊鸿的麻烦了。

    皇后虽然不喜欢叶惊鸿,可是有皇上和秦羽陌在,她也不会傻到连表面功夫都不做。反正等叶惊鸿他们走了以后,将这些胭脂水粉送人打赏给宫女太监也可以。

    所以她装作饶有兴趣的样子询问,“定王妃有什么方法一试”

    “我送的这些东西不光只是简单的胭脂水粉,严格来说应该叫它们为化妆品,由于每个人的皮肤都不同,自然对外用的化妆品适应程度不同。所以要想找别人来试一试,还真不行。”叶惊鸿慢条斯理地说明。

    “哎哟,定王妃,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说有什么好法子。”太子妃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她看到皇上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当然想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自己了。

    “很简单,用这些化妆品在耳后或者手背上试一试,可以了。”叶惊鸿看她笑得和善,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一些。面子工程,并不是只有皇后和太子妃两个人会。

    七王爷偷偷瞪了齐燕儿一眼,只是短短的时间内交锋,不难看出,他娶的这个王妃完全被人给比下去了。

    “那臣妾先试试。”太子妃接到太子赞许的目光,微笑着打了前阵。

    皇后听了也满意地一笑,这个太子她还是很满意的,有孝心而且足够聪明,还知道进退有度,不像齐燕儿那个笨蛋,在各种场合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点儿眼力都没有。

    今日是大喜的日子,有皇上和太后在,即使再讨厌叶惊鸿,也不能表现地太过了。毕竟作为皇上和太后,他们还是希望子女们能和气一堂的。

    即使这份欢乐是一种假象,关键在公开的场合还是要做的。还有定王是杀神,哪里是齐燕儿或者是齐王能比得上的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皇后也不想得罪这对夫妻。

    这边叶惊鸿已经让宫女打来清水,让太子妃用洗面奶洗了手,又在她的手背上派了精华液,加上面如和面霜。

    太子妃和皇后一开始只是敷衍叶惊鸿,可是随着叶惊鸿身边的婢女们动作,她们的好奇心全都上来了。

    因为,她们保养很好的手背,在用了叶惊鸿送出来的化妆品以后,变得更加水嫩透白了,而且化妆品散发出来的味道也十分独特,接近自然的花卉味道。

    “真不错。”太子妃笑着看向叶惊鸿,“定王妃可真是个聪明人,连这么好的东西都能做出来。”

    “太子妃,你这不知道了。”齐燕儿用帕子捂住嘴巴笑着开口,“太子妃整日里要为太子分忧,忙碌得很,哪里有时间顾及到别的。定王妃则不一样了,在商言商,要是脑子里少了这些商家事情,她还不难过死了。”

    皇后和太子妃听了微微一笑,呵呵,明上听齐燕儿这话儿好似在夸叶惊鸿,实际上却将叶惊鸿贬低到尘埃里去了。毕竟,叶惊鸿商人的身份,无论如何都是她一辈子的缺点,最起码在她们面前会抬不起头来。

    而好面子的太后则冷了脸,不错,叶惊鸿的身份,她老人家实在是看不上。可偏偏最出彩的定王还看上了她,真是孽缘啊。

    这会儿她怎么看叶惊鸿,都觉得有些不顺眼。

    叶惊鸿却好似没有听出齐燕儿话外的意思,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大家,“齐王妃说得对,惊鸿没有别的本事,王爷心疼我,也不用我操心王府里的事情,所以闲着无事,只好利用嫁妆赚点儿小钱用用了。当然我是无法和齐王妃比的,银子多的根本无需齐王妃操心。”

    齐燕儿听了,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她想到了昨日两个人嫁妆的对比,叶惊鸿恭喜她是有银子的人,分明是在打她的脸。还有,她也想到了叶惊鸿是清风居士的事实。

    接着又想到她刚才对叶惊鸿的嘲笑,顿时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了。

    叶惊鸿知道齐燕儿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又看到皇后太子等人在看她们的笑话,于是很聪明的没有继续和齐燕儿掐下去。“如果皇后娘娘和太子妃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的丫头指导一下宫里的人给皇后和太妃上个妆,对了,要是太后娘娘喜欢的话,也可以试一试。”

    太后一听叶惊鸿还想到了她,顿时有些跃跃欲试,淡笑着对叶惊鸿点点头,“听说叶家铺子出来的东西都是极品,哀家倒也是想试一试。”

    “好,趁热打铁,让这些丫头们学会了怎么使用,以后本宫以后也能省心一些。”皇后不是笨蛋,自然不想得罪太后,拂了太后的兴致。

    于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于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很快移到了偏殿去,让宫女重新打来了清水开始化妆。

    齐燕儿没有得到叶惊鸿的赠品,只能留在齐王的身边。

    几个男人留下来,谈论的又都是百姓的民生问题,听得她一个人昏昏欲睡。

    她有心想巴结讨好皇上,可总没有她插嘴的地方。

    半柱香的时间,太后皇后和太子妃几个女人说说笑笑回来了。

    众人看过去,顿时心里吃了一惊。

    别人不说,单说太后,这会儿哪里看得出是六十多岁的人,猛一看,是皇上都差点儿没有认出自己老娘来。

    年轻的太子妃更不用说了,太子看的眼睛都直了。

    三个女人简直是焕然一新,像是被换了似的。

    “母后变得年轻许多,朕都不敢认了。”皇上打趣自己的母亲。

    “别说你,是哀家自己照镜子,都几乎认不出自己来了。”太后笑着说,对皇上的话很受用。

    女人嘛,没有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年轻的。

    “定王妃果然是心思巧妙之人,这种化妆品天下都难寻第二份来。”皇后在接到皇上那赞许的眼神之后,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了。

    算了,今日看在叶惊鸿送了好东西过来,她不再刁难叶惊鸿了。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人短,太子妃得了好处,暂时也不想算计叶惊鸿了。

    齐燕儿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只是片刻时间,几个女人会变得如此美艳。

    七王爷看看太子妃叶惊鸿的自然清新,再看看齐燕儿的浓妆艳抹,立刻倒足了胃口。

    “定王妃,不知道府里还有没有这样好东西了定王妃可不能厚此薄彼啊。”齐燕儿好似在看玩笑,其实是在讥笑叶惊鸿的小气。

    叶惊鸿微微一笑,“府里自然有,今日铺子里打算上架了。嗯,是出售。齐王妃也知道我是一个俗人,到时候希望齐王妃能在开业之初去捧场。对了,货是有,不过数量确实少了一些,要是齐王妃去迟了,恐怕”

    说到这儿,她似乎很不好意继续说下去,只是带着歉意地看了齐燕儿一眼。

    齐燕儿差点儿被她气得吐血,她话都说到那份上了,没想到叶惊鸿根本软硬不吃,果然是小气吧啦的商贾,一点儿眼力都没有。

    “到时候一定去。”在众人的瞩目下,即使不高兴,齐燕儿也不敢拿叶惊鸿撒气,只好干巴巴地答应了一声。

    “多谢齐王妃的捧场,等哪一日王妃过去,我给你打个九折。”叶惊鸿慢悠悠地又补上了一刀。想白得她的东西,那也要看她乐意不乐意送。

    皇上看着新进门的两个儿媳妇斗法,心里对叶惊鸿又暗暗吃了一惊。

    “打折还是算了。”在这时候,秦羽陌竟然插嘴了,“齐王妃嫁妆那么多,银子多的用不完,哪里像你,什么都需要自己打拼。要是给了她折扣,反而是打了齐王府的脸面,让齐王都难看。”

    齐燕儿齐王吃惊地看着秦羽陌。

    可是秦羽陌这会儿却是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仿佛刚才说话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王爷,虽然说我是穷了一些,不过打折这点儿银子还是能出得起。我知道齐王妃不缺这点儿银子,不过都是一家人”说到这儿,她带着歉意又看了一眼齐燕儿。

    齐燕儿脸色一僵,咬着牙回答,“呵呵,定王真会开玩笑。我和定王妃都是刚成亲,手里哪里有多少活便的银子定王妃,我还真赖定你了,到时候,要是不给我打折,我都不让。”

    “少不了你的。”叶惊鸿笑得很得体,两个人的说笑好似关系一直都很好。

    “这一盒不便宜吧”太子妃笑着问,有心想试探一下。

    “也不算太贵,因为工艺太复杂,所以每一套的化妆品都也不算太便宜,可是除去了材料和人工商铺的租金,所剩下的利润也不多了。”叶惊鸿见招拆招。

    太后皱着眉头,她很不喜欢年轻的小辈们在她面前谈论起生意上的事情。

    皇后看到她的脸色猜想到了太后的心意,于是不动声色的将话题引到了别处。

    叶惊鸿和齐燕儿等人也没有继续在生意上的事情打转。

    秦羽陌看到在场的女人那虚伪的模样,心里十分不高兴,不等吃午饭,向皇上提出了告辞。

    “怎么连一顿饭都不愿留下来”皇上更不高兴。

    “是臣回府还有事情要处理。”秦羽陌冷淡地回答,一点儿都不介意皇上的不悦。

    叶惊鸿心里微微一叹息,呵呵,这下子估计皇上对他们夫妻更加不喜了。不过没关系,她也不在乎。

    “定王。”太后更不高兴,新人进门,要和长辈们在一起用餐,这是规矩。定王太出格她管不着,可叶惊鸿不拦着秦羽陌,在她看来,叶惊鸿显得没有规矩一些了。

    “臣不喜应酬。”秦羽陌看了一眼太后回答,“希望皇上和太后娘娘不要为难臣,还有王妃生性洒脱,以后也不会时常进宫。要是皇上和太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请让臣转告王妃即可。”

    这叫什么话太子和齐王斜睨着秦羽陌,等着皇上的勃然大怒。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皇上听了秦羽陌的话以后,只是无力的挥挥手,“算了,朕也不为难你。回去吧……回去吧。”

    这一次连太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番与众不同的态度,让太子等人又是暗自恨得牙齿痛。

    太后皇后和太子妃得了叶惊鸿的好处,所以回赠的礼物也都比较贵重,皇上没有厚此薄彼,给叶惊鸿和齐燕儿赏赐了一大堆的礼物。

    齐燕儿得了这些赏赐,顿时变得心花怒放。

    而叶惊鸿则波澜不惊,道谢过后,和秦羽陌准备回定王府去了。

    “进宫还真累。”沿着长廊往回走,叶惊鸿轻声感慨。

    秦羽陌微微一笑,“以后要是不喜的话,不用过来了。”

    叶惊鸿也微笑着看着他,“来还是要来的,不过有你刚才的话,肯定是要少来了。”

    秦羽陌看到她终于开心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舒展起来了。

    宫里路过的宫女太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一个个感到吃惊极了。还从来没有人在杀神定王脸上看见过笑容,看样子,定王对定王妃的感情不一般啊。

    从别人嘴巴里传说的消息不可信,不过自己眼睛看到的,绝对不一样了。

    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暗自打定了主意,以后见到定王妃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要是得罪了定王妃,他们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宫里的路虽然比较长,可是一路上因为有秦羽陌的陪伴,加上宫里的景色美,叶惊鸿倒是一点儿没有觉得累。

    “接着,楚姐姐。”忽然,不远处传来少女的嬉笑声。

    接着,叶惊鸿感觉到迎面飞来了一个不明物体。

    “啪。”没等她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被秦羽陌挥手打掉了。

    “我的毽子。”忽然,对面传来少女的惊呼声。

    叶惊鸿抬头一看,只见到一个穿着大红色宫装的少女飞奔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速度很快,可是在看到一脸寒霜的秦羽陌时,少女的脚步硬生生收住了。“明妍见过定王哥哥。”

    对于秦羽陌身边的叶惊鸿,明妍公主却没有看她一眼。

    叶惊鸿微微一笑,这是给自己下马威来了。

    呵呵,自己这么个大活人站在她面前,公主愣是没有给自己面子。

    “这么大的人,在宫里还横冲直撞,规矩学到哪里去呢”秦羽陌杀气十足。

    明妍公主低着头,一脸害怕的模样,“是,定王哥哥教训的是。不过,清流姐姐也在了,我们在玩毽子,并没有看到有人过来。”

    叶惊鸿正纳闷了,清流姐姐又是一个什么玩意还没有见到人,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位明妍公主故意在自己面前特意提到这个名字,肯定是用意的。最起码,秦羽陌会和这个女人特别熟悉。

    难道秦羽陌在背后还养了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小的或者退而一步说,他悄悄的还有一个红颜知己存在

    在叶惊鸿脑洞大开的时候,看到从不远处的拐角跑过来两个少女。

    “明昭见过定王哥哥。”第一个少女笑眯眯地开口,她转而又看着叶惊鸿,“想必这位漂亮的美人是定王嫂子了。”

    眼神清澈而带着捉狭。

    叶惊鸿微微一笑,也很有礼貌地回答了她,“原来是明昭公主,第一次见面,不好意思,我身上还真没有带什么礼物。”

    “没关系,我早听说王嫂铺子里都是好东西,等哪一日有空我过去了,王嫂一定要给我算便宜一些了。”明昭公主笑着开口。

    秦羽陌看到叶惊鸿对明昭印象不错,而且明昭公主对叶惊鸿也带着善意,于是站着没有出来干涉。

    被忽略的另一个美人咬着下嘴唇,眼睛里似乎还闪着泪珠,她深情款款地正看着秦羽陌,可惜秦羽陌的眼中却满是叶惊鸿的身影。

    “小女楚清流见过王爷王妃。”少女屈身行礼。

    叶惊鸿听了抬眼看过去,看到了她眼中的神情和泪珠,心里顿时一乐。哈,还真被她给猜中了,原来还真的是秦羽陌的红颜知己什么的。

    “起身吧。”秦羽陌有些不耐烦。

    “王爷。”楚清流深情款款看着秦羽陌,眼睛贪婪地舍不得离开他。

    这个男人是自己从小的慕的,也是她一直梦想着要嫁的人。为了匹配上秦羽陌,她努力学习琴棋书画,样样要做到最好,目的是为了能吸引住秦羽陌。

    可是后来秦羽陌离开宫里除去学武,害得她日日夜夜期盼着他能早点儿回来。

    终于,秦羽陌在十五岁的时候回来了,但是人也变了,再也记不得儿时承诺要保护的自己了。

    楚清流曾经彷徨过,难过过,不过好在秦羽陌这个人十分冷清,不仅仅是对她冷淡,是对任何的女人都很冷淡。所以楚清流心里一直都觉得,她在秦羽陌心目中是独特的。

    这一次她奉了太后的懿旨出去祈福,想等回来请太后给自己赐婚。可没有想到,只是一年的时间,京城里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秦羽陌竟然大婚了。

    这几日,她一个人躲在宫里差点儿哭瞎了双眼。今日,她是知道秦羽陌肯定要带着新王妃进宫,所以故意找了两位公主在这儿等候着他们。

    秦羽陌像是没有听到楚清流的话,转头看着叶惊鸿,“天气有些热,我们回去。”

    “王爷。”楚清流看到秦羽陌对叶惊鸿的深情,心里在流血,为什么她好想

    么她好想现在问问秦羽陌一声,为什么不等她回来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只是为自己死去的父母去祈福而已啊又不是不回来了。“清流想和王爷说几句话。”

    “说。”秦羽陌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楚清流显得十分为难。

    叶惊鸿暗笑,不说话,她倒是要看看楚清流这朵小白花不要脸到什么地步。竟然当着她这个正牌王妃的面开始撬墙角了。

    “定王哥哥,清流姐姐是想和你单独说话。”明妍公主轻蔑地瞅了叶惊鸿一眼。一个下贱的商贾之女又怎么能和太后身边的红人相比。

    明昭公主偷偷一乐,她不是不知道楚清流找她过来的用意,只是她也好奇叶惊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将定王那个活阎王给收住了心,所以乐得配合明妍和楚清流过来堵人。

    不过在见到叶惊鸿本人以后,第一眼她倒是喜欢上了叶惊鸿。

    能拥有一双明亮眼睛的人绝对不会是坏人,这一点儿,明昭公主还是比较自信的。

    所以此刻再看到楚清流做作的样子,和明妍自作聪明的举动,她看不上眼了。

    “楚姑娘是觉得本王妃碍事呢”没等秦羽陌开口,叶惊鸿倒是先开口了。

    “王妃误会了。”楚清流赶紧行礼道歉,眼睛里的泪珠也在打转,“我和王爷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这叫什么话明昭公主冷笑着看着楚清流。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叶惊鸿微微一笑,手轻轻拉了一下处在暴怒的秦羽陌一下,秦羽陌一下子收敛了身上的骛厉。

    楚清流听了微微一喜,这个叶惊鸿是个笨蛋,等她进了定王府成了侧妃,非要她好看不可。“清流和王爷打小认识,真的没有什么。”

    欲盖弥彰

    叶惊鸿是直爽的个性,对于楚清流这种举动实在看不上眼。

    偏偏她这边不在意,边上却多了一个笨蛋。

    “楚姐姐,定王哥哥一向对你好,你不用担心,有什么话说开好了。”明妍公主瞪了叶惊鸿一眼说,好似叶惊鸿是个小三似的。

    “这”楚清流看了一眼叶惊鸿,又像小白兔一样低下了脑袋。

    叶惊鸿满脑袋黑线,这位演戏演上瘾了。她不是什么都没做嘛,怎么感觉自己欺负了她一般

    “楚姑娘吧”叶惊鸿笑着开口,“我是真的没有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我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我家王爷,阿陌对不对”

    “小时候的事情,本王全都忘记了。男女本来应该避嫌,有话你说吧。”秦羽陌冷冷地开口。

    楚清流看到他一脸冷漠的模样,吃惊地摸着自己的胸口,好似被他吓到了。

    秦羽陌眼睛一紧,眼神中流露出了杀意。

    明昭公主瞧着不对劲,瞧瞧地靠近了叶惊鸿,开始献媚,不管怎么说,先抱紧了大腿再说,她可是无辜之人,不想被那两个蠢货给牵累了,“王嫂,多两天我能不能到王府里去找你玩”

    “当然可以。”叶惊鸿笑眯眯地回答,再也不想看楚清流和明妍一眼。

    “不说,本王要和王妃离开了。”秦羽陌不耐烦地开口。

    要不是看在楚清流的父亲也是为了平允国战死,他根本不会停留在这儿听她叽歪。

    “这事小女在寺庙中为王爷祈求的平安符。”楚清流扭捏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想递给秦羽陌。

    明昭公主看到了夸张地嚷嚷,“楚姐姐真是有心了,相国寺里的平安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到的,那只有心诚的人才能拿到了。”

    “这种东西本王不需要,楚姑娘还是自己留着吧。更何况本王并不想王妃误会了。”秦羽陌冷冷地带着厌恶拒绝,“明妍规矩既然没有学好,来人,将她送到教习的嬷嬷那儿好好学习规矩。”

    说完,他也不管楚清流铁青的脸色和明妍吃惊的眼神,径直走到叶惊鸿面前,“外面太阳大,别中了暑气。”

    说完,他当着众人的面拉着叶惊鸿往前走了。

    “定王哥哥。”看到秦羽陌带来的侍卫过去,明妍吓得眼泪下来了。

    秦羽陌冷冷看过去,明妍吓得浑身打颤,再也不敢说什么了,而楚清流则流着泪站着不动。

    “说好了,我是要过去的。”明昭公主笑着再一次确定。

    “好。”叶惊鸿点点头。“我随时欢迎你过去。”

    “那么漂亮的美人你都舍得”等走远了一些,叶惊鸿开始打趣他。

    “什么美人”难得自己小妻子没有生气,秦羽陌也和她起了玩闹得心思,“在本王的眼中,只有王妃最美。”

    说完,他凑近了叶惊鸿的耳边说了一句。

    叶惊鸿的脸唰红了,然后狠狠瞪瞪了他一眼。

    望舒等人隔得远,没有听到什么,不过在看到叶惊鸿脸上的红晕时,都猜到了王爷肯定是说了什么私密的话,才让她有这样的反应。

    主子感情好,几个丫头和侍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妃驾到。”在夫妻两个小亲密的时候,对面走廊中过来一行人。

    一队由宫女嬷嬷和太监组成的队伍。

    这些人中间抬着一顶轿子,垂下的帘子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模样。

    叶惊鸿在听到太监的话以后,整个人呈现出呆住的模样。

    样。

    杀父母的仇人,原来坐在轿子中。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原主,可是骨子里她留的却是叶家的热血,这是身体的本来反应。

    “没关系,一切都有本王在。”秦羽陌温柔地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大胆,见到本宫,为什么不跪”没等叶惊鸿做出反应,对面的轿子却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

    而且轿子里的人一张口是对他们夫妻的刁难。

    队伍中的太监宫女们全都低着头,没有一个敢抬头的。定王的大名,闻名天下,只有作死的人才会去刁难他。

    可是他们的主子萧太妃做做了这个作死的人,所有的人此刻心里都是惶惶然,生怕秦羽陌会怪罪他们。

    “一个妾罢了。”秦羽陌淡淡地开口。

    轿子晃了晃。

    “即使你是定王,也不应该口不择言。”听声音,知道萧太妃是气到了极点。“落轿。”

    抬轿子的太监连忙将轿子稳当的落下了,帘子一下子掀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子来。

    叶惊鸿冷眼看过去,发现这位萧太妃和太后长的还真像,又想到她们本是姐妹的关系,心里有些了然。只是这位萧太妃此刻满眼都是狠毒,让人看了觉得不舒服。

    “一个商女而已,竟然见到本宫不跪”萧太妃第一眼对上了叶惊鸿。

    “太后和皇上都说了,小女没有生在官宦人家,所以这规矩可以免。”叶惊鸿克制住心底的杀意,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秦羽陌冷笑着补充一句,“你是正妃,要跪也是别人来跪你。”

    他看着叶惊鸿,眼神柔和。

    萧太妃怒极了,竟然敢说她是妾不可原谅,“定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想对先皇不敬”

    “本王怎么对先皇不敬呢”秦羽陌冷冷开口,“你觉得本王说得对不对想告状的话,可以找皇上去。”

    嚣张萧太妃气的心肝都在痛。“来人,给本宫抓住他们。”

    “王妃,外面太热,走。”秦羽陌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拉着叶惊鸿继续往前走。

    而周围巡视的侍卫则没有听萧太妃的话,都低着头恭敬地行礼送走了秦羽陌和叶惊鸿。

    “大胆。”萧太妃看到连小小的御林军都没有将她放在眼中,更是气的要命。

    “请太妃责罚,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对定王不敬。”禁军回答。

    一个嬷嬷附在萧太妃耳边说了几句,萧太妃狠狠的瞪了一眼禁军,然后坐回了轿子中,重重放下了帘子。

    轿子重新启动。

    “阿陌,你娶了我是不是特别后悔”出了宫门上了马车,叶惊鸿心还没有平静下来,小女人患得患失的心思又开始作祟了。

    秦羽陌盯着她没有说话。

    “你要是不想说算了。”叶惊鸿在他的眼神下一下子泄了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