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公主殿下,只要你现在抱我一下,我就原谅你,嗯?”

当天下午,萧寒锦遇刺。

紧接着连续三天,帝容华都没有见到萧寒锦——他没有回宫。

第四天中午,樊江前来告诉她,萧寒锦正在太子府。

帝容华想了想,还是出宫走了一趟。

推门进屋的刹那,满屋子的药味席卷而来,而她一眼就看到了靠坐在床上的脸色苍白的男人,冷峻而讽刺的目光和他前几日看她的时候那种深藏的纵容截然不同。

帝容华敛了下眸,缓缓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你怎么样了?”

男人盯着她看了许久,忽然笑了一声,“你这算是在关心我么,公主殿下?”

帝容华看着他唇畔明显嘲弄的弧度,沉默了一会儿,“喝药没有?”

他扯了扯唇,墨色的眸底蓄着一层或深或浅的阴霾,“我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

帝容华缓缓抬眸,对上了他的双眼,“我以为你让樊江告诉我你在这里,是想让我来看你。”说完她就起了身,淡淡的道,“如果不是的话,我先回去了。”

萧寒锦瞳眸微微一缩。

他看着她毫不犹豫转身的背影,心脏像是猝不及防的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就连中箭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多疼,就连确认幕后主使是他父皇的时候也没觉得多难过。

就连……听到帝容华早就知道刺杀的消息却不告诉他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以接受。

可是此时此刻,像是要把所有被麻木的疼痛加倍的归还,就连呼吸都变得艰涩起来。

他以为,自己早就知道她有多厌恶他,已经能坦然的接受一切——可原来并不是。

她对他的抵触,远比他想的更要深得多。

至少曾经,他握着她的手往他胸膛插了一把bi shou时,她整个人都在抖,她的眼睛里除了惊慌就是心疼。

而如今,她可以无动于衷的旁观一场刺杀——她大概是真的盼着他死了,好放她自由吧?

她甚至……隔了这么久,才来看他一眼。

“容华。”

低沉的嗓音响起时,女人身形顿了顿,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萧寒锦看着她始终背对着他的身影,喉结滚了滚,“你过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转身走到他的面前。

男人深幽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站近一点,太远了我够不到。”

“怎么,要打我泄愤么?”

话音刚落,男人就蓦然直起身子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往怀里拽了过去。

她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抬起了手。

可是萧寒锦就这么抱住了她。

俊美的脸贴着她腰间,看不到具体的神情,唯有低哑的嗓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父皇说你早就知道刺杀一事的时候,我确实想打你一顿才能泄愤。可是醒来后,我却想——只要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你,我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帝容华呼吸微滞,闭上了眼睛。

“可是四天了。”男人若有似无的笑声夹杂着些许黯淡的自嘲,“如果樊江不去找你,你就没想过要来看我,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

“你不是不知道,你只是不关心。”

“………”

他低低的道:“不过算了。公主殿下,只要你现在抱我一下,我就原谅你,嗯?”

——

求月票17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