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圆桌会议与世界的聚焦之处

    罗林帝国境内,里希城中。【∞八【∞八【∞读【∞书,.︾.o@

    一处还算明亮的房间中,巴尔、德尼、莱奥、夏尔等诸位高级将官齐聚在这。

    这处房间的采光不错,束束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这间房间之中。

    然而,这束束明媚的阳光,也没能驱散掉弥漫在这房间之中的阴霾。

    这间房间之中,除了巴尔之外,所有人都站立着。

    每个人都低垂着头,那一张张憔悴的脸上,无一不布满着不甘、痛苦之色。

    一些人甚至眼眶红红的,一副相当难过的样子。

    坐在椅子上的巴尔,他那原先直挺挺的身躯弯着,好像他的脊椎没有一根骨头似的,整个人呈现一种极其憔悴、精神不支的模样。

    巴尔头上的白头发仿佛又多了许多根,整个人似乎也老了非常多岁。

    里希城中的诸位将士,现在都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女皇已经跟布列颠尼雅帝国所签订的那极其屈辱的不平等条约——《特路瓦条约》。

    军中的所有高级将官们齐聚在这房间中,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

    半小时?一小时?

    没人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在这呆了多长时间了。

    他们只知道他们保持沉默的时间,和他们齐聚在这的时间,是相等的。

    没有人打破沉默。

    不,不应该说是没人打破沉默,应该说是没有人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这诡异的沉默才终于被打破。

    ——被巴尔的哭喊声所打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尔放声哭喊着。

    因为过于悲痛,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巴尔瘫倒在了地上。

    不过,即便瘫倒在了地上,巴尔仍旧伏在地上放声痛哭着、悲号着。

    “主帅!”

    “巴尔主帅!”

    见到巴尔瘫倒在地后,德尼等人立即走上前去扶住巴尔。

    “我们无能呀……我们无能呀……”

    听到巴尔的这一句句充满悲痛之色的话后,许多原本眼眶发红的将官,开始低声抽泣了起来。▲≥八▲≥八▲≥读▲≥书,.√.≧o

    而原本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强忍住自己不让自己的眼眶发红的将官们,他们的眼眶此时也慢慢红了起来。

    巴尔的这一句句“我们无能”,宛如一根根锋利的锥子,插入了场内的所有人的心中,刺得他们每个人的心都在滴血。

    论签订了这极其屈辱的《特路瓦条约》后,谁是感到最痛苦的,毫无疑问便是现在因为打了败仗、只能龟缩在这里希城中的将官们了。

    《特路瓦条约》之所以会签订,他们的战败要负非常重要的责任。

    正是因为他们的战败,使得精兵强将损失严重,罗林帝国无力再抗衡布列颠尼雅帝国,才不得不签订这一极其屈辱的《特路瓦条约》。

    这令所有的将官——尤其是以守护帝国、守护帝国的子民们为己责的巴尔感到悲痛万分。

    巴尔悲痛的哭喊声,以及其余将官的那低低的抽泣声久久地回荡在这小小的房间之中……

    ……

    自回国许可下达后,围在里希城下的那10余万大军便立即开始撤回国内。

    苏诚原以为身为南部战线的总负责人的阿尔伯特,会留在南部战线,不跟他们返回潘德拉贡,但没有想到阿尔伯特竟然接到命令,中央要求他跟苏诚、艾伦一起返回潘德拉贡。

    对于中央的这一命令,连阿尔伯特都感到非常意外,他和苏诚一样,都以为他会被留在南方战线。

    虽然对中央的这一调他回潘德拉贡的命令感到非常奇怪,但是阿尔伯特也不作多想,乖乖地跟着艾伦与苏诚一起返回过来。

    今年的这两场大型攻势——“春醒”攻势和“夏风”攻势,拉结尔骑士团可谓是受创不轻,在这2场大规模攻势之中,拉结尔骑士团足足付出了近5万的伤亡。

    也就是说拉结尔骑士团足足伤亡了四分之一的兵力。

    虽然拉结尔骑士团受损不轻,但跟战果比起来,这点伤亡也就不提了。

    将展开“夏风”攻势的所有部队都撤回到了国内后,苏诚等人根据中央的命令,留下了大量的部队继续驻守在南方战线上,苏诚等人只带着5万人返回潘德拉贡。

    经过近一个多月的跋涉,苏诚等人总算是成功返回潘德拉贡。

    ……

    布列颠尼雅帝国皇历290年10月15日。

    潘德拉贡郊外。

    “雅各,快看呀。”戈泽文微笑着朝位于他身旁的雅各说道,“英雄们回来了。”

    “嗯,我看到了。”雅各的脸上满是欣慰的微笑。

    今天是苏诚他们班师回到潘德拉贡的日子。

    为了以示对苏诚他们的尊敬,戈泽文他今日早早地便领着雅各等重臣出城前去迎接苏诚他们。

    此时,远处已经传来了一阵阵“隆隆”的车马声。

    一根根布列颠尼雅军的军旗、国旗也慢慢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

    苏诚他们终于回来了!

    班师归来的部队,足足分成了3条队列。

    在这3条队列中,处于中间而且位于最前面的人,正是苏诚。

    因为苏诚是毋庸置疑的“夏风”攻势的第一大功臣,所以他自然是位于最显眼的居中之位。

    而位于苏诚左边和右边的人,分别是阿尔伯特与艾伦二人。

    阿兰、艾丽莎、海柔儿、邓佳尔等人,也都位于苏诚与阿尔伯特的后面。

    见到阔别足足4个多月、整个人似乎都稍微变成熟了一点的苏诚,雅各脸上的那抹欣慰之色,不由得越发浓郁了起来。

    “诚先生呀……”雅各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呢喃道,“我去年请求你成为帝国骑士,果然是对的呀……”

    在见到苏诚他们的队列出现后,戈泽文便立即领着众人上前,前去迎接苏诚他们。

    在见到戈泽文骑着匹快马,领着一帮重臣朝他们走来后,苏诚等人立即翻身下马,朝戈泽文行礼。

    “哈哈哈哈!”戈泽文放声大笑着,“不用拘礼!我们帝国的英雄们啊!你们终于回来了呀!”

    说罢,戈泽文便立即下马前去搀扶苏诚等人。随后便陪着苏诚他们一起返回潘德拉贡。

    既然戈泽文等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之中,那么自然不可能再由苏诚处于最中间了。

    处于队列最中间的人,便变成了戈泽文皇帝。

    而苏诚则位于戈泽文皇帝的右手边,雅各则位于苏诚的右手边。

    “诚先生呀。”雅各十分熟练地骑着马,走在苏诚的侧面,低声朝苏诚打趣道,“你这次又又又出乎我的意料了。上一次的伦德王国救援战本没有对你寄予厚望,只希望你能平安回来并混点资历,但没想到你直接给我拿了个第一战功回来。而这一次的‘夏风’攻势,我也同样没有对你寄予厚望,只希望你能平安回来并混点资历,但没有想到你又给我拿个了第一战功回来。”

    听完雅各的这一番打趣的话后,苏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些也都是我运气好而已啦……”

    “哈哈哈哈,诚先生,不用这么谦虚,有时候也要学会承认自己有着过人的才能,诚实也是一种美德哦。”

    说到这,雅各顿了一下,随后便用带着几分感激之色在内的语气说道:

    “诚先生,这一次真的是辛苦你了呀。谢谢你。”

    “不用道谢啦,我是布列颠尼雅帝国的骑士,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而已。”说罢,苏诚用力地伸了下懒腰,“不过的确是很辛苦呀……等回到家后,我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苏诚的话音刚落,位于雅各右手边的阿尔伯特便苦着脸搭话道:

    “苏诚,你和我想的一样呢,等回到潘德拉贡的家中,我也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阿尔伯特的话刚说完,夹在苏诚和阿尔伯特中间的雅各,便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阿尔伯特……你回去后可能没有办法休息了……”

    “???”

    阿尔伯特一脸问号地看着雅各。

    你什么意思?

    ——阿尔伯特用眼神询问着他的好友雅各。

    “因为——”雅各脸上的古怪之色越发浓郁了起来,“要召开圆桌会议了,身为拉结尔骑士团团长的你,是必须要出席的,这些天的时间,你就先不要休息了,好好准备出席会议吧。这一次的圆桌会议,内容非常多和重要,你要提早做好准备。”11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