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5章 桃花一般又为谁?

历史上的炀帝,本身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特看重感情,谁对他好,就一味的恩宠,但谁要得罪了他,他却恨不得把人家祖宗也挖出来鞭尸,方能消心头之恨。

炀帝在位时,最宠爱宇文家了。

当年征高丽时,三军总指挥宇文述兵败如山倒,三十万精锐府兵,尽死在辽东,人头堆砌成京观——换成别人,早就满门抄斩了。

可炀帝却只是把他削官为民,没隔多久又起用了。

这恩宠度,够牛了吧?

反观宇文家是怎么对他的?

炀帝英雄一生,最终却死在宇文化及手里,还是被用弓弦,活生生勒死的,死后随便用草席一卷,薄棺一口,破庙一放就拉倒了。

不仅仅如此,宇文化及还霸占了萧皇后,抢走了传国玉玺,挟裹十万京都将士自立为王。

他如果真成了皇帝,也还罢了,关键是他又被窦建德给搞了,然后抢走了萧皇后,夺走了玉玺。

再然后,义成公主在大草原,勒令窦建德送萧皇后,传国玉玺去那边——

简单来说,就是备受恩宠的宇文家,杀了炀帝,抢走萧皇后,成就了她“六位帝皇完”的美名,换谁,谁不把他们家恨之入骨?

更何况,炀帝本身是那样的恩怨分明。

也正是苍天感觉雄才大略的炀帝,结果却落到如此悲惨下场,才任由他怨气,鼓荡九幽十八层,千年不灭,每时每刻都在怒吼:“放我出去,我要报仇!”

历经千年,炀帝怨气成龙,终于突出了九幽十八层,要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

他率先要报复的人,就是宇文家。

可因为他收尸,守墓的人,把宇文述供在了帝王塔内,算是为他站岗,炀帝也念在一丝香火情分上,再次宽宏大量——只要宇文家能让宇文化及万年不得超生,再拿出让他心动的东西,他也就大人大量的一笑泯恩仇了。

宇文家照办。

拿出了让炀帝心动的东西——宇文家历史上最美的女子,宇文修多罗,供他享用。

“知道了么?你就是宇文修多罗转世,肩负着让炀帝息怒,让宇文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能够安息的牺牲品。宇文述,还真是老狐狸,早就算到炀帝出狱后找算他们,才提前布局。”

白衣女人无声冷笑了下,再看向杨甜甜的眼里,带有了明显的怜惜之色。

杨甜甜傻呆呆的望着她,满脸“这个故事好精彩”的样子。

白衣女人叹了口气:“唉。宇文老狐狸不但让你转世到炀帝后人家,更在很久之前,就为他在世间搜罗了六个绝色,魂魄附于纸人上,供他享乐。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最终能化解炀帝怨气的大招。”

半张着小嘴嘴的杨甜甜,喃喃问:“什么,什么大招?”

白衣女人反问:“你该知道炀帝最喜欢谁吧?”

杨甜甜脑子比平时要慢三个点,不然也不会想了片刻,才回答说是萧皇后。

“对,就是萧皇后。”

白衣女人古怪的笑了下,说:“宇文述安排命苦的萧皇后,托生为了你的女儿。”

“什么!?”

杨甜甜猛的打了个激灵,嘎声问:“怎么、怎么可能。童童,怎么可能是萧皇后转世!”

白衣女人轻哼:“哼哼,如果童童不是,她怎么能嫁给炀帝的宿主南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杨甜甜不住呢喃着这几个字,可傻子都能从她脸上看出,她已经相信了。

宇文述,好算计。

六大绝色美女,宇文家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儿,他亲自给炀帝守门,再加上萧皇后这个大招,饶是炀帝对宇文家恨之入骨,也无法再痛下杀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甜甜才轻声问:“那,我以后只能任由他奸、淫了?”

白衣女人没说话。

这就相当于默认了。

苦涩的笑了下,杨甜甜叹气:“唉。我能把你说的这些,当做你宽慰我的故事吗?”

“随便你。”

“童童,会接受?”

“炀帝最爱萧皇后。”

白衣女人沉默了很久,才轻声回答。

炀帝最爱萧皇后,也可以说萧皇后最爱炀帝。

更可以解释,岳梓童能默许李南方和杨甜甜的某种关系。

两个女人苦作良久,都没谁再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东边蒙蒙亮时,杨甜甜长长吐出一口气。

白衣女人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却知道她已经相信了。

也认命了。

就算不相信,不认命,那又怎么样?

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怪不得,我喜欢住在帝王谷内,总觉得这才是我的家。原来,宇文家的人在这。”

杨甜甜忽而媚媚的笑了下,眯起双眸:“你早就知道这些?”

“应该是——早就知道吧?”

“为什么不早说?”

“只因——”

白衣女人抬头看着天,月亮出来了:“我昨天,才清醒。在不该出现的日全食异象出现后,猛地知道我是谁,又做过哪些事了。”

杨甜甜立马问:“你是谁?”

白衣女人沉默片刻:“我叫蒙秀。”

“蒙秀?”

杨甜甜好像明白了什么:“蒙——羞?”

白衣女人笑了:“确切的来说,我姓李,叫李蒙秀。你也可以叫我李蒙羞。”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蒙羞而来。”

李蒙秀咬了下嘴唇,淡淡地说:“你该从我的姓氏上,猜出和炀帝有关的事。”

炀帝最恨的人,就是宇文化及,杀了他,夺走了萧皇后,毁掉了大隋江山。

炀帝最讨厌的姓氏,就是李姓。

无论是瓦岗寨的李密,创建盛唐的李家父子,还是逼死义成公主的李靖,都姓李。

炀帝怨气成龙,要出关,却必须得寄宿在一个人身上。

谁的孩子,愿意被他寄宿?

宇文家不敢,老李家就说,那就我们来吧——

“杨甜甜,你根本不知道,我早就见过帝王谷的桃花,在大雪飘飘的季节,忽然盛开了。虽说仅此一次,但却胜过人间,无数。”

李蒙秀忽然有雅兴了很多,但每一个字,都像从天外传来:“我是八百最美的女孩子,可却没谁喜欢我。为此,我很郁闷。直到那天,天上降雪时,我忽然莫名其妙违背八百的禁令,私闯帝王谷。”

那天,刚好是李蒙秀十八岁的生日。

被某种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李蒙秀浑浑噩噩的私闯帝王谷后,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

李蒙秀不知道。

她只是中邪般对男人百依百顺,疼了下后忍不住轻叫时,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在纷纷落雪中,傲然绽放。

然后,她就疯了。

她就生下了李南方。

时隔那么多年后,天有异象,她才从疯癫中醒来,记起了她是谁,和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为什么,天会有异象?”

好像明白了什么,杨甜甜轻声问。

“炀帝,终于累了。他,想过平静日子了。可是,世人都说他好色昏庸。又有谁知道,他只爱萧皇后一个人。但世人既然那样误会他,那么他就好色给别人看!”

李蒙秀冷笑,双眼闪着妖异的光泽:“青山的美女,还是少了点。”

杨甜甜嘴角不住的动着,仿佛明白了什么。

很久后,她轻声问:“那,我呢?”

“你?”

李蒙秀又笑了,笑容和眼神同样:“你出落的这样bái nèn水灵,桃花儿一般,又是,为谁?”14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