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耀眼的蓝光(七)

    在她一手指向一旁的大楼屋顶,“锵”的一声避雷针整根折断。避雷针的断面喷溅出深蓝色火焰,如同火箭一般朝着她们飞来。这个时候,她口中哼出在驱动强大自在法之际习惯吟唱的“tu shā即兴诗”。

    “前往班布里的街角!”

    “骑马去逛逛!”

    一起搭档的马可西亚斯以对唱回应,随即浮现一道自在式包围折断的避雷针并开始旋转。于是玛琼琳继续唱道:“骑着白马的夫人!”

    “手上戴着戒指,脚上系着铃铛!”

    马可西亚斯又接着对唱,这时自在式的旋转度与密度不断增加,将避雷针层层缠绕。最后玛琼琳指向车站,以一句话作为结束:“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伴奏、哟!”

    倏地,缠绕着自在式的避雷针如同一支箭飞向车站。

    “啊!”

    层层缠绕的自在式犹如拆开的毛线球一般,一点一滴地剥落。

    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也定睛凝视前方,看着不断变细,最后恢复原本光溜溜的避雷针,而且被弹到截然不同的方向。

    玛琼琳见状,只能耸耸肩说道:“哎——呀呀,亏我大费周章写入那么多道预防干涉的防御措施,没想到飞不到一半就全部被po jiě了。”

    “这——下子,事情变得有点棘手了,我技巧精湛的自在师玛琼琳·朵——?”

    马可西亚斯话中半是调侃地回应道。

    夏娜不具备如同她们那般驱动自在法的纯熟技巧{应该说在特质方面根本是望尘莫及},只能神情焦躁地瞪视车站:“也就是说,单单采取正面攻击是行不通的吗?”

    亚拉斯特尔语气严肃地答道:

    “唔嗯……大名鼎鼎的‘探耽求究’的自在式固然有许多怪异之处,但是以正面攻击的方式恐怕很难po jiě,或许应该再一次跟‘盛装骑手’商讨才是。”

    “还有……那个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一想到强有力的帮手,他们就不由想到了那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家伙……

    如果是他的话,很轻易就能解决吧……

    但是……

    突然间,马可西亚斯似是临时想起来一般说道:“嗯?这——么一提,那两个老头子上哪儿去了?”

    “反正就是在这附近闲晃吧——”

    “大姐!”

    “哇!?”

    “噢!”

    冷不防,田中的声音窜进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的意识当中。这是可以传递彼此声音的自在法。看来总算是抵达“玻璃坛”所在的秘密基地了。

    得知跟班平安无事到达秘密基地,玛琼琳内心松了一口气,但口中却破口大骂:“太慢了!到底在拖拖拉拉些什么?”

    顺便一提,这个自在法并不是实际发出声音。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的声音只有对方听得见,田中的声音也只有她们两人听见。

    在旁人看来,就像目前正处于电话通话中的状态。

    “对不起,因为临时遇到一些事情……”

    “不用解释那么多,最重要的是情况怎么样?看得见自在式吗?”

    明白玛琼琳似乎正在使用自在法与人通话,夏娜在一旁静静地等待事情做出结论。自从与“爱染兄妹”交战之后,她才从悠二口中得知这位“悼文吟诵人”在御崎市有几位助手。

    不过,悠二跟夏娜并不知道对方就是佐藤和田中;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虽然认识这四个人,却不知道他们是朋友。{世界真小}

    田中并不知道伪装成自己的同班同学、居住在这个城市的“平井缘”,目前正以火雾战士“炎发灼眼的杀手”的身份待在玛琼琳的身旁,于是开口说道:“是的,可以看得见,不过……”

    “怎么了?把重点讲清楚!”

    因为顾及好友而犹豫了数秒钟之后,田中终于回答:“因为那个让人交换位置的奇怪自在法的关系……我跟佐藤那小子走散了,他到现在还没来。”

    “什么!?”

    “啊?明明又没有什么危险,那个大少爷在做——什么啊?”

    “现、现在该怎么办?”

    田中的声音充满不安。对他而言,他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被仰慕的对象玛琼琳弃之不顾,而生性善良的他同时也害怕佐藤遭到相同的待遇。

    玛琼琳当然很清楚这一点。她粗鲁地抓挠为了配合浴衣而特地盘好的发髻,决定暂时不追究这件事情。

    “根本不能怎么办吧,真是……我会顺便去找人,现在去做你该做的事!”

    “是、是。”

    让自己身旁的同行看见跟班漫不经心的办事态度,玛琼琳感觉有点不是滋味。为了两个跟班的尊严而非个人的面子问题,她要求田中回应:“那么,自在式目前是什么样的情况?用你的表达方式说明一下。”

    说着,她同时往夏娜伸出食指。指尖冒出一缕深蓝色火苗,飞向她所指着的额头。然后……

    “以大马路为中心——”

    夏娜的脑海中也传来那个“应该算是助手”的声音。玛琼琳借此省略自己重新说明一遍的手续。

    “应该说沿着马路吧,并不像之前‘爱染兄妹’的‘小齿轮’那样不分地点,遍布每个角落……几乎只沿着马路扩散而已。”

    “……?”

    夏娜蹙起眉心。不是针对说明的内容,而是对方的声音让她心生疑惑。

    {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玛琼琳自然不会察觉到她的疑惑,继续质问道:“外观是什么样子?”

    “不是之前那种乱七八糟、一团混乱的感觉……而是相同花纹的图案沿着马路排列。”

    “呼嗯……不像‘爱染’那种以火炬作为辅助跟中继的机关,而是由自在式本身扩张延伸的那种类型。”

    “啊?说来说去,果然还是必须由糊涂发明大王自己直接驱动这个大得很夸张的自在法,不过这么一来有办法让人连气息都无法感应到吗?”

    “呼,嗯……的确很奇怪没错。”

    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虽然在攻击方面作风怪异,却是精通自在法的专家。从这两个人的角度来看,一口气驱动规模遍及整个城市的自在法,并同时完全不暴露自己存在的气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一定是设下了某种机关。”

    “嘿、嘿嘿!不——然这样好了,干脆设置一个特大号封绝,除了人类以外全部破坏殆尽吧,我强力的zhà dàn玛琼琳·朵?”

    “说——的也是,只要能po jiě自在式就谢天谢地了,接下来只要锁定条件,依照顺序变更破坏的目标,总会有办法猜中‘探耽求究’的机关吧。”

    听了两名战斗狂简直就是粗暴野蛮的对话,夏娜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现在又找不到其他有效的方法——

    “等等!”

    想着想着,她突然出声制止。

    “?”

    位在“玻璃坛”的田中露出纳闷的表情。因为他觉得这个英气凛然的少女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玛琼琳以为她要提出反对意见……

    “怎样?有意见——”

    话说到一半,随即恍然大悟。

    “不会吧。”

    亚拉斯特尔说道。

    “怎——么搞的?”

    马可西亚斯接腔。

    他们终于感应到了。

    感应到一股十分庞大,极度危险,而且起伏不定的“红世魔王”的气息——应该就是属于“探耽求究”丹塔利欧,简称“教授”的气息。

    然而,丝毫感受不到隐藏的意图,而是刻意显露的这股气息并不是从眼前的御崎市车站感应到的。

    这股气息位在十分遥远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在御崎市内。

    “啊——!那是什么?”

    不知是谁大声喊叫,地点位在距离御崎市车站相当遥远的白峰车站。

    这里的月台今天已经发生了第三次意外状况。

    第一次意外是由于不明原因的事故导致开往御崎市方面的班次全部被迫停驶。

    第二次意外是原本准备前往参加鱼鹰节这个一年一度盛大庆典的乘客,针对电车停驶的意外与站务人员生争执,造成长期混乱。

    第三次意外生在混乱的车站中央也就是铁轨上面。

    “啊?”

    “什么?”

    “站、站服员先——生!”

    月台上无论乘客或站服员,所有人不约而同瞠大双眼,错愕地盯着这个荒谬到了极点,令人无法理解的光景。

    “是……是在拍电影吗!?”

    “不会吧——?”

    “是电……电车吗?”

    也难怪众人大惊失色。

    因为在月台之间,开往御崎市方向的铁轨上头出现了一台奇形怪状的车辆。

    白峰车站不是像御崎车站那样的大都会型高架车站,而是建筑在地表之上,一般常见的市郊型地面车站。

    一台奇形怪状的车辆从地面当中如同舞台装置一般——说白一点,就如同特摄节目里面从秘密基地起飞一般——自裂开的地面缓缓上升。

    前端的车头部分看起来有如撞开城门的破城槌一样尖锐又坚固,车体露出精密复杂的机械构造,就像少了外壳的引擎般,宛如一具摆放在铁轨上面、尚未完成的飞弹或是火箭。

    车体到处喷出不知是做什么用途的蒸汽,而且还冒出强烈的淡绿色光芒。

    仿佛在冷不防驳斥一面议论纷纷一面凝视这台车辆出现的乘客们一般……

    “net!还是要从地——底出才是最基本的啊——?”

    从这辆车体之中传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尖锐声音。

    “接——下来,实验终——于要进入最gāo cháo了!!‘自学的结晶优秀的29182号——晚会之柜’……出——嗯——嗯——!!”

    “啪嚓”一个毫无紧张感的声音传出经过半秒,车体上方串连在一起的数个汽笛同时震动起来,出怒吼。车体下方的台车“噗咻”一声猛然涌出蒸汽。金属之间的摩擦声响规律地演奏出缓慢笨重,接着逐渐加为流畅的行驶音乐。

    “现——在要出征了!前往期待已久的实——验场所!!”

    “叭呜——”汽笛再次同时怒吼。

    那部奇形怪状的车辆朝着铁轨的另一端——也就是夜幕的尽头扬长而去,只留下汽笛声与蒸汽。

    面对一连串让人一头雾水的状况,挤在月台上的乘客与站务员只能呆若木鸡地目送对方离去。

    “探耽求究”丹塔利欧原本位在遥远的距离,隐约才能感应得到的庞大又危险的气息,现在毫不掩饰地,以惊人的度朝着御崎市直扑而来。

    虽然这段距离还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抵达,不过他正逐渐接近的事实,让火雾战士们心生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预感。

    “原来如此,没想到他本人根本不在这里,难怪会感应不到气息。”

    “照——这么看来,躲在车站里面的,应该就是他的‘磷子’——助手多米诺吧。教唆它学会驱动大规模自在法的奇怪手法,然后派遣它来担任前锋部队?”

    玛琼琳跟马可西亚斯你来我往地交谈着。

    夏娜炽红的灼眼也望向逐渐接近的气息所在方向。

    “以那个车站为中心的自在式,是为了保护从远处而来的‘探耽求究’,而不是车站本身吧。”

    “这次的规模如此庞大,车站本身很有可能是某个企图的中枢……话又说回来,为什么那家伙会锁定这里作为目标?其动机目前尚未明朗。既然跟调音有所牵扯,想必绝对没有好事。”

    夏娜随即表示:“刚才那股扭曲自在法与飞行方向的力量,会不会在我们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前往迎击‘探耽求究’的时候出现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等于被困在牢笼里了。”

    玛琼琳也跟着接腔:“只要遍及整个城市的自在法不解除,我们对于直指那个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的车站前来的‘探耽求究’根本没辙。”

    马可西亚斯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闲工夫采用刚才讨论的,在封绝中慢慢寻找破坏目标那种慢郎中的做法了。干脆设置一个特大号封绝,一口气把所有事物全部破坏掉好了。”

    接着,最后由卡姆辛回答:

    “啊啊,那是不可能的。”

    “呼嗯,看来,遍布在这个城市的自在法也写入了对于封绝的阻碍……我们刚才再三尝试都失败了。”

    身为调音师的火雾战士坐在马路的铺路石上,飘浮在一旁。

    宽广足够让他一人乘坐的铺路石表面,描绘着看似可以产生悬浮现象的自在法。底部还残留着些许地表的土壤。

    卡姆辛从风帽下方叹了一口气。

    “啊啊,看样子,对方不但把整座车站改造成自在式,而且准备得面面俱到。这里有三名火雾战士,却还是被将了一军。”

    “呼嗯,火雾战士基本上就是属于容易陷入被动的命运,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最古老的火雾战士听起来像是自我辩解的说法,让夏娜不禁表达出内心的焦躁:“这么说来,难道要任凭对方摆布吗?”

    “啊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要提醒各位,必须认清目前的情况对我们不利,如此而已。”

    “以现在的状况还有时间在这里说这些吗!?”

    玛琼琳眼见少女的表现一反常态,忍不住蹙起眉心:“我说你啊,今天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就——跟某个酒杯一样歇斯底噗!?”

    玛琼琳敲了马可西亚斯一记让他安静下来,接着询问临时才注意到的疑问:“对了,今天那个小鬼头没有跟你一道啊?”

    “是啊。”

    听到夏娜冷淡的口吻,马可西亚斯立刻恍然大悟:“哈哈——啊!一定是跟‘密斯提斯’小哥吵架了对不对?嘿嘿嘿!”

    “才不是!!”

    否定就是肯定。

    经过一瞬间的沉默之后,玛琼琳再次面露为难的表情,粗鲁地抓挠头:“……啊——!虽然不太想承认‘事情就是这样’……不过我觉得可以找那个‘密斯提斯’小鬼头来帮忙——”

    “咦?”

    出乎意料的提议让夏娜吃了一惊。

    “记得那个小鬼头当时可以一眼就识破‘爱染他’最自豪的‘小齿轮’的伪装对吧?所以我在想,虽然我们束手无策,搞不好小鬼头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由我的跟班所在的‘玻璃坛’的影象,再配合小鬼头的直觉,或许能够想出什么解决办法也说不定。”

    “哈、哈啊!这是个好主意。为——啥没有好好管住小哥呢?嘿嘿!”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听你们讲这些话……”

    对于马可西亚斯的嘲讽,夏娜反射性以激动语气脱口而出,下一刻又不知道如何接腔,于是语尾边得越来越小声。

    卡姆辛并不在意少女的反应,而是以火雾战士的身份公事公办加以确认:“啊啊,那个‘密斯特斯’体内藏了什么样的宝具?”

    亚拉斯特尔简明扼要地回答:

    “是‘零时迷子’。”

    “!……哎呀呀。”

    “呼嗯,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宝具啊。”

    见两名调音师讶异的模样,夏娜暗地做出复杂的反驳:{不只如此,悠二有更厉害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