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别装了,你好歹也是一个北燕王,要点脸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宋惊云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霍朝,任凭叶景琛用剑指着自己的脖子。https://www.xcmxsw.com

“盐津葡萄,是公主殿下送给我的。”

所以就是他的。

“但这是她为了孤做的!!!”

“你也说是她做的,所以她把自己做的东西然后再送给了我,有什么问题吗?”宋惊云悍然不惧,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让暗中的血饮卫为他捏了把汗。

他们家主上也真是的,解药都能拱手相让,一盒葡萄而已,没必要弄成这样吧。

叶景琛听到他的挑衅,快气死了,剑锋往前又进了一寸,“宋惊云,你不要得寸进尺,以为孤不敢杀你吗?”

“太子当然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跟叶墨尘都是这样叫板,还有什么会让你怕的,“我和太子一样。”

为了她,寸步不让。

两人的战火一触即发,彼此都在暗中凝聚内力,就看谁先动手,打破这一刻的沉寂,直到……m.

有一阵铃铛声传来。

宋惊云无比熟悉这个声音,也对这个声音异常敏感,又因为他内力比叶景琛高的缘故,比他率先一步感知。

所以上一秒还在那里跟叶景琛叫板,毫无惧色,甚至摆出一副想打架就打架,我不怕你的宋惊云,下一秒就开始咳嗽起来。

效果异常逼真,至少看起来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叶景琛很茫然,不懂方才还好好的宋惊云,突然咳嗽起来是什么意思,“喂,你属下说你不能动用内力,我们刚刚可没有动手。”

宋惊云没理会他,独自美丽……不对,独自咳嗽。

所以叶音音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还没有靠近就听见一阵隐忍压抑的咳嗽声,听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联想到小安子之前跟自己说的话,叶音音吓得人还未进竹屋,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太子哥哥,你不能欺负宋惊云!!!”

叶景琛:“???”

不是,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明明是他跟我抢东西,还一直挑衅我。

“太子哥哥,你干嘛,快把剑放下。”

叶音音进门后就瞧见叶景琛用剑指着对方脖子,再凑近那么一点点,喉咙都要被他划破了。

叶景琛的剑也是见过血的,锋利程度和含光剑不相上下。

叶音音赶忙把宋惊云往后拉,挡在他前面,“太子哥哥你干嘛欺负人家,他身体不好,你跟他动手是欺负弱小懂不懂?”

叶景琛想到之前都敢指挥自己泡茶的宋惊云,实在不知道他跟弱小有什么关系,胆子大得能捅破天好吗??

“音音,我没想和他动手。”

“太子哥哥,你把剑都拔出来了,还说没动手,你觉得我会信吗?”

叶景琛赶紧把剑收起来,“他方才挑衅我。”

“挑衅你什么了?”

“他说……”

“咳咳,咳咳咳!!”宋惊云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叶音音见他脸色都白了,“他都这样了,哪里能挑衅你,他连剑都拿不稳,内力都用不出来。”

叶景琛:“!!!”

“他会用不出来?我方才都能感觉到他在凝聚内力了,只是一直没有出手而已。”

这点宋惊云承认,“公主殿下,方才我的确是在凝聚内力,但是我没有对太子他出手的打算,只是为了防御而已。”

宋惊云想对叶景琛出手,实在有太多办法了,甚至他都走不进墨竹轩。

“我知道。”叶音音明白,“我没说你防御是错的,太子哥哥拿剑过来找你,是他不对。”

我还记着你给我的那瓶神药呢。

“我扶你起来吧,不要坐在窗户边上,会着凉的。”

宋惊云适时虚弱地咳嗽了两声,好似真的着凉了一般,叶景琛算是明白过来了,这货装得还挺像。

我就说嘛,他方才还好好的在跟我叫板,怎么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不跟父皇后宫里面,那些为了争宠的女人一模一样吗??

我呸,不要脸。

叶景琛上前,一把将宋惊云和叶音音相连的手分开,然后用力一推,把人推了回去。

“别装了,你好歹也是一个北燕王,要点脸。”

宋惊云被他一推,手劲还特别大,磕着了桌角,痛喊了一声,把撞青了的那块地方不经意暴露给叶音音看,配上他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模样,真的很可怜。

叶音音要生气了,“太子哥哥,宋惊云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欺负他,他人很好,和北燕很多人都不一样,至少比宋明渊好上千百倍,宋明渊跟他提鞋都不配!!”

叶音音本意只想打个比方,告诉叶景琛宋明渊他人真的很好,非常温柔,是需要被保护的,结果把宋惊云逗笑了。

他在叶音音看不见的地方一直笑,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几分烟火气,这种烟火气瞬间将原本的九天谪仙带下凡尘,有了一种令人惊叹窒息的美感。

方才她好似说,自己很好,很优秀,是在夸他。

他从来没有听过,比这还要让他愉悦地夸赞了,心里还想她再多夸夸自己。

叶景琛被叶音音挡着,没看见他的笑意,但心里觉得,他此刻一定非常得意。

他真是小看宋惊云了,他就说他怎么能哄得音音从小就喜欢往墨竹轩跑,这段数。

绝。

想着叶景琛也捂着胸口,踉跄后退,最后跌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妙妙,我好似有些不舒服。”

叶音音赶忙跑过去,“太子哥哥,你哪不舒服啊?”

宋惊云:“???”

叶景琛捂着胸口,“就是看见自己的宝贝被骗了,胸口疼。”

被气得胸口疼。

“什么?什么宝贝。”叶音音没听懂,“是不是太子哥哥你大病初愈,还没有好全啊?”

太子哥哥生病,总是容易说些胡话。

送上门的借口,叶景琛收下了,“对,就是我大病初愈,现在还没有好全,觉得浑身哪哪都难受。”

叶音音被他说得开始着急,“那怎么办,你出门前是不是没有喝药啊??”

“没有。”叶景琛拉着叶音音的手,“音音,我估计就是因为没有喝药才这样的,不如你陪我回东宫,让人煎药给我喝吧。”

宋惊云:“!!!”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