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惊扰逝者,六皇子牌位?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次你惹怒了本皇子,今日事今日毕,你要是没哄好本皇子,就没有下次机会了。https://www.shupengwang.com”

叶宗玄的表现虽然不太讲道理,但有时候这就是他的行事作风。

自己不开心,别人也别乐呵,哄他高兴了,这事我们才算完。

陈贵人一点都没有怀疑,“那嫔妾换一身衣服就和四皇子出去。”

她得先去检查检查,刚才还没有看完呢。

叶宗玄坐在椅子上玩杯子,闻言重重把杯子往桌子上一砸,“哼,本皇子凭什么等你?”

“陈贵人,不要本皇子给你一点颜面,你就给本皇子端架子,论起端地位,你玩得过我吗?”

陈贵人被他说得心口一跳,注视面前那个只有八岁的少年,突然发现他眉宇中的倨傲并不是瞧不起人的傲慢,而是得天独厚的矜贵。

是刻进骨子里面的高贵。

是皇室的气度。

沧澜皇子虽然各个人都有缺点,但骨子里的东西,都随了那位从不低头的君王。

半分不退。

“嫔妾不敢。”

“不敢那就快点,只有这一次机会,不然……”

叶宗玄没把话说完就出去了,但是陈贵人明白,他后半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他们就这样算了。

——到底是我小瞧了你。

陈贵人气得要死,但还是不得不跟上,身处碧霄宫她必须得把这位爷哄好,否则半点清静的日子都没有,还得丧命。

叶宗玄前脚把陈贵人从院子里带出去,叶音音和宋惊云后脚就从柜子里面爬出来。

“熏到你了吧。”

叶音音一出来,就看到宋惊云那张惨白惨白的脸。

宋惊云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那股气味都粘在了自己衣服上,觉得自己衣服上也是那味,呛得想立马回墨竹轩沐浴。

“还好,公主殿下距离我近一点。”

近一点我就闻不到了。

叶音音没听明白,还以为他是在关心自己。

“没事的,四皇兄虽然有时候不靠谱,但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陈贵人不会再回来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

她可是怕死了自己这张护身符没了,一会儿可会好好哄哄四皇兄。

她都能想象到四皇兄被陈贵人的彩虹屁,吹得找不着北的样子。

“……你还是离近一点吧。”

叶音音:“???”

宋惊云默默注视她,最后叶音音挪了挪脚步,靠近了他。

宋惊云这才觉得自己好受了一点,“刚才看陈贵人的反应,她对这个衣柜格外在意,你检查一下看看,里面应该有东西。”

“好。”

叶音音亲自上手检查。

衣柜里面除了放一些衣服之外,还有一些手帕鞋子之类的东西,都是以素色为主。

还有一个箱子,以及……

“这里有一把锁。”

这把锁和衣柜完全融合了,要不是叶音音检查得仔细,估计都要漏了这块地方。

“打开看看,还有这个箱子也一并打开。”

“嗯。”

叶音音先开了箱子,发现箱子有两层,最上面一层放的是丧服,看起来像是新做的,下面一层放了嫁衣,款式有些老旧,不过被保管得很好。

至于和那个箱子融为一体的锁,叶音音也打开了。

“这是……”

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只见把那个钥匙打开,露出来的居然是一个暗格,暗格里面放着一个牌位,是六皇兄的。

不过却没有写名字,只写了“爱儿之位”四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六皇兄,我不是故意的。”

叶音音根本就没有想到,陈贵人会在衣柜里面设牌位。

“等等,你看这里,还有一个。”

宋惊云阻止她弯腰祭拜,直接上手把六皇子那个没写名字的牌位拿走,露出了后面一个空的灵位。

“她这是在祭拜谁?”

宋惊云本来以为是夏淮,可是这排那个都生灰了,夏淮才死没多久。

“不知。”

不清楚。

“不管是祭拜谁,我都惊扰了六皇兄。”

叶音音赶紧把宋惊云挪到一边去的排位,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宋惊云看她那副小心翼翼,郑重又珍视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

他才不笃信死者为大呢。

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你的六皇兄?”

“什么意思?”

宋惊云示意她看排位,“要是他真的是你皇兄,为什么不写上他的名字呢,而且连尊号都没有。”

六皇子这个头衔,不是更能代表一切,更有实力和地位吗。

陈贵人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不爱虚名,不喜欢地位的人。

所以为什么六皇子的牌位,不写上名字,单单只有几个“爱儿之位”呢?

叶音音一时半会也找不出好的理由和借口,“宫中不能祭拜先人,是不是怕被发现,所以陈贵人就没有写名字和尊号?”

“她就算不写名字和尊号,别人就不知道这里是在祭拜谁吗。”

一个“爱儿”,已经能代表很多的东西了。

“我看不懂,你看得懂吗?”

宋惊云联想了一下自己查到的关于夏淮的事情,“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就是这个传闻中的六皇子,可能根本就不是你父皇的儿子。”

他不是的话,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叶墨尘眼里,根本就容不得一粒沙子,一个外姓人顶着皇室的头衔出生,享受着他本不应该享受的一切。

按照叶墨尘的性格,他一定会除掉。

“不可能!!”

叶音音不相信宋惊云的猜测,“按照父皇爹爹的脾气,要是六皇兄他不是父皇爹爹的儿子,那为什么不把他从皇子的队伍里面除名,让他占着一个老六的位置,还默许陈贵人活到今天。”

给他戴了绿帽子,陈贵人应该是第一个被处死的才对。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任凭宋惊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不过我有八成的可能性,推断他不是你皇兄。”

“为什么?”

“因为这个。”

宋惊云把箱子里面的那件嫁衣拿了出来,“按照沧澜祖制,只有迎娶正室妻子的时候,女子才能够穿上红色嫁衣嫁人。”

宫中正妻,这么多年来也只有那么一个,陈贵人进宫的时候,先皇后还没有死,这件嫁衣肯定不是为那个时候准备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