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质子骂你呢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用了,的确很好用。https://www.shupengwang.com”

一瓶价值千金,可遇不可求的疗伤圣药,怎么可能没有用。

不过他单独留下了一瓶没有开封。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就走到了尚书房。

然后叶音音发现,自己一进门,原本还热热闹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嗯???

怎么回事。

“你们干啥呢,都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冷哼了一声,紧接着教室里面响起来了此起彼伏的不屑声。

叶音音实在不懂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只能带宋惊云先回去坐好,然后问叶子安。

“阿弟,我怎么觉得他们今天怪怪的?我应该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

叶子安先是点了点头,最后猛然摇头,“你做了,但不是全因为你。”

“我做了,又不是因为我,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叶子安把叶音音往自己这边拉,让她距离宋惊云远一点。

“因为宋惊云??”

“对,就是因为他。”

叶子安和叶音音解释,“之前护国寺里面不是发生了一件事吗,说他一个人挡住了杀手组螭牙上百人的攻击,所以我们都不喜欢他。”

“宋惊云没来还好,可今天你居然去墨竹轩亲自把他接过来,大家也不待见你了。”

叶音音明白了,“你们这是迁怒和嫉妒??”

叶子安赶紧捂住她嘴,“你小点声音,本来在你还没有来的时候,我们就商量要让他好看,结果你跟着他一起来了,我们的计划全部都泡汤了。”

说完他还指了指教室大门上放的一桶水。

“我们想要让宋惊云知难而退,以后不要再来尚书房了。他还需要学习吗?”

好打击人。

亏他们以前还仗着自己那点功夫,在宋惊云面前炫耀,嘲笑他一个男人居然弱不禁风,一点防身术都不会。

现在好了。

人家不是不会,而是不想跟他们这些小弱鸡一般见识。

平心而论,在当初那种情况下面对螭牙,他们自己都不可能全身而退,更别说护着音音安全回来了。

宋惊云也真是够变态的。

叶音音安慰,“……其实也没有上百人啦,也就是几十个而已。”

男主光环嘛。

“别说几十个,就算是十个围着我,我都没命回来。”

叶子安平常虽然浑,可还是很有自知之明,“你不用再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很废物,不仅废物还丢人。”

那一点点花拳绣腿,还跑到宗师面前嘲笑宗师,他现在都想时光倒流,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为什么人比人气死人呢。”

“为什么宋惊云学习那么好,武艺还那么强呢,要不要这么完美啊,人都没有活路了。”

叶子安很颓废,叶音音想安慰,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事实就是如此。

斟酌半天才整理出一句话。

“其实阿弟,宋惊云他有主角光环,就是话本子里面的那种主角,主角就是完美的对不对,这样一想你会不会好点??”

“不好。”

叶子安更伤心了,“宋惊云是主角,那我是什么?配角吗?”

不。

其实你是个反派。

专门嫉妒主角,给主角送人头,烘托主角牛逼的那种反派。

“不,你也是主角,你是你自己世界里的主角。”

“那有什么用,比文不行,比武还是不行,难道母妃说的是真的吗?我就是一个陪衬,我以后都封不了王吗??”

叶子安想到这里,心里就更难受了。

感觉喉咙里面插了一把刀一样。

“不会的阿弟。”

叶音音急了,“你以后会很有成就的,是个很优秀的人。”

叶子安没听,只觉得她在安慰自己。

趴在桌上独自惆怅,任凭叶音音怎么说都提不起兴致,显然被打击得很深。

叶珩青也是一样,坐在前排都不和卫林川吵架了。

整个尚书房好似因为宋惊云,集体被泼了一整盆凉水。

偏偏宋惊云本人像个没事的人一样,该干嘛干嘛,甚至还拿出纸墨来画画。

“你很有闲情逸致啊。”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跑到叶墨尘面前,准备给自己找回场子。

“既然你这么有雅兴,不若你给本皇子画一幅人像,我给你银子!”

文人墨客作画是一件雅事,有人向他们求画,都会带上厚礼几次登门以表诚意。

像四皇子叶宗玄这种当面直接说给人银子,明显是在讽刺和侮辱。

“不画。”

宋惊云也很干脆。

“我不是画师。”

他只画自己想画的,没人能要求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你的确不是画师,但你是我们沧澜的质子啊,你知道质子是什么意思吗??”

宋惊云没说话,叶玄宗故意一字一句解释给他听。

“质子就是人质,你竟然是人质,就应该做好人质的本分,哄本皇子开心,现在本皇子要你画,你敢不画??”

宋惊云收起笔,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不画,不仅不会画,他还把自己刚刚画的纸给撕了。

“果然画画需要有一个良好环境,像这样吵吵嚷嚷,画不出优秀的画作。”

叶宗玄瞬间沉下脸来,“怎么,你是在讽刺我吗?”

“四皇子觉得是那就是。”

“你还敢承认!你胆敢承认!!”

“有何不敢。”

宋惊云也站了起来。

他年岁大,个子又比较高,看叶宗玄的时候需要微微低下头,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压迫。

“待人的好坏都是相对的,四皇子你嘲讽我,我为什么还要笑着接下呢。”

“就凭我是沧澜的皇子,你是我们国家的质子,这还不够吗。”

“我想四皇子可能误会了质子的意思,我虽是人质不错,但我宋惊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你想求我的画,我高兴就画,不高兴就不画。”

叶宗玄气得胸口都开始疼了,狠狠一拍宋惊云的桌面,把砚台里的墨水都溅了出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画还是不画,要是你不画的话,那就休怪本皇子不客气。我想要收拾一个质子,简直手到擒来!!”

沧澜国土,皇子身份比质子好用太多了。

欺负他一下只要没闹出人命,叶墨尘都不会管。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