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还有事吗?没有没有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启禀皇上,建康王携带王妃在养心殿外求见。https://www.siluke.la”

叶墨尘不解,“他们来做什么?”

对于这个昔日的心腹下属,叶墨尘虽然讨厌他们关起门来不干活不上朝,可还是愿意一见。

“宣。”

“宣建康王,建康王妃觐见!”

卫少亭带着建康王妃走进养心殿。

对那位龙袍加身,威严冷酷的天下君王行礼跪拜。

“微臣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妇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平身。”

叶墨尘让小太监给他们赐座。

“谢皇上。”

“无事不登三宝殿,卫少亭,你今天进宫所为何事?”

“臣……”

“一盏茶时间,长话短说,说完快滚!”

叶墨尘表示自己没时间和他聊天,等会他还要上朝。

卫少亭和建康王妃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建康王妃站出来说话。

“回禀皇上,臣妇和王爷清晨入宫是来谢恩的。”

“谢恩?”

“长乐公主昨日特意来参加小儿的生辰宴会,按律我夫妻二人特来谢恩。”

沧澜律法,但凡有封号的公主和皇子驾临臣子家中,是为皇恩浩荡,的确需要进宫谢恩。

叶墨尘不知道,一来是没人拿这种小事烦他,二来就是皇帝陛下本人都没有读齐沧澜律法,在他眼里,他说的话就是律法!

“难为你们夫妻二人还记得此事,叶音音驾临建康王府的确需要谢恩。”

毕竟他枕头身份尊贵。

建康王妃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赶紧把茶盏放下。

虽说事情就是这样,可是皇上你也别说得这么直接吧?

建康王卫少亭见她这样,还以为是茶水太烫,把她烫到了,赶紧把水放在唇边吹凉,才送回了建康王妃手上。

“怎的这么不小心,烫疼了吗?”

“没有,王爷,臣妾没事。”

他们两个人眼神在看向彼此的时候充满爱意,叶墨尘不懂,为什么有人能十几年如一日地腻歪在一起。

这就是爱情?

“你们还有事吗?”

没事赶紧滚,辣眼睛。

建康王妃拿着手帕抿嘴一笑,不管在家里如何凶悍,只要出了建康王府的大门,她就是懂礼知进退的建康王妃。

“让皇上见笑了,昨天长乐公主在府中玩得可高兴了,臣妇至今都记得她玩过家家时,扮演一家主母的模样,惟妙惟肖,都在说公主日后若是嫁于他人,定也是这般聪颖大方,能把府里打理妥当。”

叶墨尘挑眉,露出了一些玩味的表情。

“朕觉得聪颖大方对她形容并不贴切,她和朕一样,一盘吃的就算是坏掉,也不会便宜了别人。”

建康王妃也觉得叶墨尘形容用得不好,她了解的叶音音明明很喜欢分享,有好玩的好吃的,都会叫上别人一起。

倒是卫少亭跟在叶墨尘身边很久,知道他的脾气,那意思就像是朕的东西,就算把她放坏了,也绝对不会让外人染指。

可是皇上怎么猜出来他们的来意,明明他们才刚刚坐下来,还没有开始聊上几句话呢。

“而且叶音音自小生长在养心殿,未来肯定还要住在这里,不会拘束于后宅,建康王妃你明白了吗?”

建康王妃没明白,事实上她满脑子都是把叶音音拐回家做媳妇,这件事得趁早定下来。

“公主殿下性格开朗活泼,的确不像是会做深闺妇人之人,未来她的婆家肯定会体谅这点,不会把她拘在后宅。”

“皇上,臣妇有好几个姐妹们也很喜欢长乐公主,有人甚至还问臣妇,长乐公主是否有婚配?这种重要的事情,还是要从小定为好,以免后来生了变故,隔壁王家刚跟他们的表小姐指腹为婚呢。”

叶墨尘神色陡然一变,下一秒养心殿的太监跪了一排。

“不知建康王妃这位朋友是哪位大臣的夫人,舌头不想要就让禁军上门拔掉!”

这个人当然就是建康王妃她自己,但是说一件明知道不好的事情,当然得要推一个莫须有的朋友出来了。

这不,现在皇上貌似有些生气,肯定会讨厌那个莫须有的人,不会牵连自己。

建康王妃心下大定,“臣妇昨天就已经把那个人轰出了建康王府,但是这事她问出来,臣妇也很好奇,不知道皇上能不能给我解答一二?”

反正来都来了,人也已经生气了,今天不拿到一个准信,她誓不罢休!!

儿媳妇,需要婆婆亲自争取!!

卫少亭生怕叶墨尘一怒之下把他媳妇给杀了。

疯狂在建康王妃看不见的地方,给叶墨尘使眼色,意思是说他们不敢,不敢把长乐公主骗回家,希望皇上不要见怪,真的就是那个“朋友”的错,他们没有!

叶墨尘突然搞不懂他们夫妻两在唱什么戏,但心情好了很多。

看似随意地在桌案上拿了一本奏折,让太监给建康王妃看。

建康王妃一开始还不敢看奏折,这种东西臣子看了可是要杀头的。

不过叶墨尘让她看,她就胆战心惊的打开快速浏览了一遍。

这是太子党那些人,上书拒绝叶墨尘把叶音音册立为太子的奏折,引经据典,挪列了几条女子当储君的“危害”,拐弯抹角骂叶音音。

朝中官员都有直接上书奏折的特权,不用经过叶景琛,所以叶景琛他也不知道手底下那些人,在奏折上面写了什么。

“皇上这是何意?”

建康王妃不懂叶墨尘给她看这个的意思。

叶墨尘没回答她,只是把手边那一堆奏折全部扫在地上,面色如霜。

“朕不是说过了,以后这种奏折不需要拿给朕看吗?到底是谁呈上来的!”

一名太监战战兢兢地站出来,结果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叶墨尘让人拖了出去。

“长乐是朕的东西,任何冒犯都会让朕感觉到不悦,来人,拖下去,杖毙!”

太监害怕得直接尿了出来,没来得及求饶就被冲进殿中的侍卫卸掉下巴,拖出去杖毙了。

血腥味很快就从殿外飘了进来,把建康王妃那颗婆婆脑,瞬间就用冷水泼醒了。

冒犯都要杖毙,她要是现在说让皇上下旨定亲,岂不是要尸骨无存??

叶墨尘就是这个意思。

“建康王妃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朕说的吗?”

有。

但是我不敢说。

你这样做,我哪里还敢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