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哭哭啼啼是想有人来安慰你吗?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叶珩青和叶子安接受完了惩罚,第二天就回到尚书房继续上课了。https://www.xcmxsw.com

他们回来了,某个人也回来了。

罗太傅站在最前面的讲台上,一只手抱着书,另外一只手边被一个小女孩拉着,女孩貌似有些害羞,一直躲在罗太傅后面。

罗太傅三十几的年纪,被小女孩这样拉着有些不习惯,可看见害怕的样子又不忍心拒绝。

“那个这是我们尚书房来的新同学,本来之前应该和在座诸位伴读们一起进宫,可是她身体有些不好,生病了就来得比较晚,大家欢迎夏晚儿。”

“大家好,我叫夏晚儿,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她声音有点小,看起来就是一个来到新环境害羞紧张的小姑娘。一瞬间温和无害的印象就印刻在了大家心里。

不过大家没有鼓掌欢迎,皇子们地位尊崇,不会做出这种事,而能来当皇子伴读的出生无一不高贵,大家半斤八两对夏晚儿提不起兴致。

夏晚儿没想到自己刚来尚书房,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这她想象中的非常不一样。

明明她在宫外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唯一对她的到来有点动静的还是叶子安,可他开口直接说的就是,“太傅,伴读能退货吗?本皇子不想要这个虚伪的女人做我的伴读。”

虚伪??

罗太傅把视线放在夏晚儿身上,发现她眼眶里面开始积蓄泪水了。

“八皇子殿下,毕竟是你的伴读,还是要好好相处的。”

“切,谁跟她相处啊,离本皇子远点,我是不会承认她身份的!”

叶子安正太的脸上流露出来了明显的嫌弃,“你看什么看,要哭就出去哭,在这里哭哭啼啼是想有人来安慰你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他们皇室最是没有感情,他现在和皇兄们相处都是水火不容的状态,谁会管你啊。

“叶子安!”罗太傅不赞同的看着他,“不能这样和同窗相处。”

“本皇子都不承认她是我伴读,还会承认她是我同窗?”

叶子安冷笑,“太傅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我是不会和她好好相处的。”

他把态度亮出来了,罗太傅也明白这件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班上这些学生一个比一个刺头,叶子安还是里面最不服管教的。

只能和夏晚儿说。

“本来伴读是要和皇子坐在一起,现在你可能要另外坐了。”

夏晚儿暗暗握拳,心道我也不想和这个二傻子坐一起,拉低我的智商。

“位置的问题,我听太傅安排。”

她很乖巧,不仅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度纠缠,反而还将座位让罗太傅随意处置。

罗太傅看了一眼空余的位置。

只有前排叶舟严之前在尚书房坐过的,还有就是宋惊云旁边那个。

按理说他应该把夏晚儿安排在叶舟严之前坐的那个位置上面,毕竟宋惊云情况特殊,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出口的话居然是。

“那你就坐在宋惊云旁边吧,他是我们尚书房学习成绩最好的人,你和他坐在一起平常也可以好好讨论学习。”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愣了,他在干什么?

怎么安排了这样的座位?

比起罗太傅的茫然无措,叶音音意料之中。

都说宋惊云是天命之子了,他的东西就算不想要,天道也会自动送到他面前任他挑选,就比如夏晚儿这个几年后喜欢他的女配。

现在剧情不知道为什么提前让她出场,可这两个人肯定会被强行捆绑。

叶音音想到这里,送给了宋惊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宋惊云:“???”

她这个眼神怎么回事?在撩我?

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身边就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侧过头是夏晚儿在搬东西。

她瞧不上叶子安自然也瞧不上身为质子的宋惊云,来之前她特意打听过了尚书房的情况,以为自己可以坐在齐王殿下以前的座位上,没想到罗太傅抽风,让她坐这里。

但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她也不能反悔,唯一不适应的就是尚书房同桌和同桌之间的位置居然是连在一起的,她得跟这个质子当同桌!!

突然有些后悔她为什么没有继续“生病”,在府邸里面她起码有一张自己的大桌子。

尚书房真穷。

满怀着不忿和怒火把东西搬过来,不免发出咚咚咚的声响,一听就是故意的。

可偏偏她那张脸让人讨厌不起来,当然这种感觉会出现在别人身上,绝对不会出现在宋惊云身上。

“太傅。”

宋惊云头一次在课堂上站起来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嗯?什么事?”

“太傅我毕竟是外男,身份尴尬,和这位……”

宋惊云似乎思索了一下,结果没在脑海里面找到对方的名字,干脆直接说。

“和这位不知道名字的伴读坐在一起,恐怕有些不妥。”

罗太傅也知道情况是这样没错,他也很后悔刚才下的决定,正打算顺着梯子把夏晚儿位置换走,哪里知道夏晚儿本人拒绝了。

“我东西都搬过来,就坐这里吧。”

说完她已经坐了下来。

罗太傅没想到夏晚儿这么直接,“位置一旦确定轻易不可更改,你确定要坐那里吗?”

“没关系,就这里吧,太傅你刚才不也说能够和十七皇子互相学习切磋吗?”

被自己的话怼了回来,罗太傅只能歉意和宋惊云表示无奈。

宋惊云寸步不让,“既然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小姐喜欢最后一排,那就请太傅下节课后再准备一张桌子,我们北燕有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

他声音很淡,却含有抗拒不了的威严,罗太傅在接触到的时候下意识答应了,“既然是你们国家的传统,那我们自然尊重,我会尽快准备桌椅的。”

宋惊云这才重新坐了下去,坐下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笔点上墨水,在桌椅中间画一条笔直的直线。

“座位我们一人一半,谁也不要过线。”

夏晚儿望了一眼笔直的“三八线”,“那万一超过了呢。”

“谁超过了,谁当天就不要出现在尚书房中。”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ip.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