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人间·峥嵘 深蓝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天堂岛·深蓝

从远处看这座小岛不难发现是在动的,若是潜入海底更是能看到一个有着巨鲸形状的庞然大物,满满的机械心流露,给人一种科技感爆棚的体验。https://www.wanantxt.com

尾翼的摆动幅度不小频率确是很慢,但每一次震荡都足以在海面掀起滔天巨浪,搅的海下也不得安生,单留住明灭可见的灯光在暗无天日的海底给人心以慰藉,这看似像平和淡然的机械迷城里头却充斥着血腥和杀戮,没准儿还算的上文化呢。

这是为数不多封建的地方了,尽管名义上是无主之地,但事实总还是有人掌控着这里的一切。深蓝在地球人眼里并不算什么秘密,却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这里是罪犯的天堂,全球各地的罪犯为了逃脱法律制裁都会选择来到这里。

按理说其所处应该人尽皆知,却不知为何它的位置在官方的追查下始终成谜,这等逍遥自在的法外之地令人唏嘘,有人讲如果你大奸大恶,嗜血成瘾,他们甚至会主动邀请你加入,这种行为被内部称作“回家”。

街头巷尾也一直流传着某种著名的说法:天穹坍缩

讲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死刑犯在政府的要求下乘坐航天器“开拓者”进入火星和木星间凭空出现的空间虫洞,于此同时西大西洋百慕大三角地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涡旋,由于二者形状相似,自然有人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一批知名科学家也因此提出了对位空间,却没有得到多大的重视。

直到深蓝的出现,打着一群本应折戟在虫洞之中人的旗号,方在科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真实性,但架不住口杂便渐渐流传了下来。

初期只进行小规模的扫荡活动,并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随着时间的推移,深蓝的规模急速壮大成为了全球首屈一指的犯罪集团,海运小国叫苦不迭纷纷向联合国递交状书。

2043年,联合国针对深蓝的快速反应部队正式成立,可惜围剿并不顺利,体型庞大的利维坦能自由的穿梭于地中海、北冰洋、大西洋等各个海域,寻迹无踪。

至于这座利维坦的来历也是不得而知,2044年,北斗卫星系统第一次发现并定位了它的位置,环太平洋舰队快速出击并在出征前动用了大量的新闻媒体资源进行宣传造势,为的就是一锤定音,最大程度的解放受灾群众的心理阴影,可惜事与愿违,他们并没有在那场被认为是碾压的战役中吃到什么好果子,相反的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唯一活着的航空母舰也被永久封存在夏威夷军港。

这次事件给民众对抗深蓝的信心蒙上了一层阴霾,在这之后深蓝继续嚣张在各国的海岸线上,可没过多久又没了踪影,一消失就是三十年,没人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尽管这些年稀微有人在公海看到它的身影,却也不敢出现在领海内。

“查出来什么没有。”深蓝的实验室中一个小个子不大点儿的男孩掐着个腰,台上五花大绑着个神情呆滞的中年人。

“我说你有完没完,这都催了我几百遍了。”眼前这个身段妖娆的女人一脸的不耐烦看着她面前的傲慢。“可能你费这么大功夫弄回来的真的只是个傻子而已。”

“军方那边呢?滨城最近的军事行动倒是愈加频繁了。”

“当然是为了天外来物,就算我们把目击证人掌握在手中也赶不上他们庞大的信息网络。”惊叹于其夸张的阵仗,这两天军队的调动不由得让她感到担忧,此话一出也算是打消了她的疑虑。

“所以你认为他们找到了?如果真是这样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

“佣兵团在国内的暗桩都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不过我们线索处理的很及时,应该一时半会儿查不到我们头上来。”

“我们现在不能保证他没有将事情告诉他的心腹,也不清楚他留了什么绊子没有。”凝重的面容浮于面色,在害怕着自己苦于心计布置的一切都付之东流。

“大名鼎鼎的傲慢也会对着点儿小事担惊受怕?”

“谁也不想重蹈三十年前那场覆辙。”

“暴怒、贪婪,去把该处理掉的东西都处理掉。”一个彪膀一个瘦削,单单从外貌来看两者似乎都不属于人的范畴,紧实的肌肤纹理依稀可见的齿轮碾过的痕迹,双眸截然不同的色泽,实在是瘆人。

“摄魂吧。”

男人一声令下,不知从哪又冒出个帽衫掩面的怪人,看身段多半是个女子,将右手浮在台上,捧着本大书,嘴里嘟囔着什么,新奇的符文自脚底盘桓,旋转,上升,环绕周身。

台上平躺着的男子开始有了变化,渐渐消瘦,皮包骨,甚至说连骨架都有内凹的趋势,伴着整个仪式完成,女子双手合实大书,身周的符文也排着队沿着缝隙钻了进去,再打开,原本的无字天书,字迹浮现。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想着他华秋白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逛街了,一到双休日总是能找一个高格调的地方开始自己吃喝玩乐、纸醉金迷的废物生活。

“好歹也过了个小半年了,你就这么不求上进,我现在都怀疑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说起北鸢就像个赶马的鞭子催促着他前进,劝说他告别新世界的沉沦已经成为了它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寒假伊始,华秋白也成功的将自己的生活方式拖入休闲状态,两耳不闻窗外事,至于老师的临时起意也是熟视无睹。刀刃划开带生的牛排流出血红的汁水,听着钢琴曲,就这样坐在靠窗边的位置,“衣冠禽兽,庙里人给你来电话了。”

“买单!”看到盘中所剩无几的食物,拿起手边的纸巾擦了擦嘴,举着手招呼服务生过来,简单的一番操作之后走出门去,接通了手机,“么西么西。”

“大忙人,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多肉粉荔、芝玫瑰清茶底加波波脆、少糖。”商场转角的奶茶店外大排长龙,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华秋白还是从人群中淘了张靠前的号,挤进店里按照自己的喜好开始搭配起来。

“找你有正事,能不能稍微认真一点儿。”

“找个地方谈吧,发到我手机上就行,这里太吵了,先挂了。”

心满意足的华秋白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杯子在拥挤的人群中逃出生天,看着完好无损的它长舒了一口气,抬眼瞅了瞅屏幕上的文字后,在马路边随便拦了个车,“师傅去横山寺。”

沿着西山湖往里走个二三十公里映入眼帘的是那片茂盛的樱花,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再往里其重枝叠影的缝隙中明灭可见金灿灿的穹顶在阳光的照耀下五色交辉,“他们那儿地方跟这儿比简直就是破草房。”

“贫僧恭候多时了,还请先生上殿一叙。”沿着百丈高的台阶登上去,多少让人有些气喘,北鸢也不顾掩饰的自己踱了上去。

“殿内为先生准备了浓茶糕点,请您稍事休息。”伴着身后立着的两位小僧将华秋白迎了进去。

“怎么不去你们的大本营?”在盘子里瞧来瞧去唯一入眼的还要数他家的果子,抓起个就往嘴里送。

“我家住持最近在净坛修法不让我们打扰。”

“干脆就搬来这儿吧,我看这儿的环境可比原先强不知多少倍。”四指捏着果子不放,余出的食指指着大殿绕了半周,评价着此处的亭台楼阁。

“先生说笑了,这一切还都要听住持的安排,至于为何不搬来这儿里也自然有他的深意,话说您来这儿也有半年多了,帝君修为所得几何可要细说与我听听。”

“无转无窍,来这儿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正儿八经修炼过呢。”

“所以你都干了什么…”听到帝君转世半载修为竟不能有半分精进时,他下巴都快要惊掉了,不仅是因为那缓慢的进程,更疑惑于其无欲无求的态度。

“以这里的灵气浓度连血气赋能都办不到。”讲起这笑面虎,自见他起倒是其第一次失态,见面如此便赶慢解释道,生怕是遭了人们的白眼。

“我可把七窍玲珑心亲自送到了你的手上。”

“这种东西是我说能用就能用的?”

陈友谅很是尴尬,这件事的确是他考虑不周,没有意识到七窍玲珑心还有其苛刻的使用条件——千亿量级的灵气体量

“看来若不是我来找您,您一辈子都不会主动来找我。”

若是在神河,这种地方其实并不少见,可以说是遍地都是,但在这儿确实是捉襟见肘了,至少来这儿半年华秋白没觅见一处,就连整个城区条件最好的西山湖也只有三位数。

“您跟我来。”

出了寺门再往里走,大牌子上赫然印着“龙王塘”三个字,特意的避开门口的游客绕进一个拐角,自假山中穿出,再经过整个狭长的廊道,众人的眼前豁然开朗。

不同于游客所见的那番壮阔,眼前的龙王塘只有区区一隅,倒更像个山间的泉口,可是刚迈进这个地方就能感受到远不同于外界的空气状态,感觉着身体里的污浊都被洗涤一空,人也自然飘飘然了起来。

“这么宝贝的地方却被你们一家圈在院子里,看不出你们还挺自私的。”四下环顾这周围的美景,晗了晗脑袋冲着陈友谅戏谑的说。

“先生就不要拿我们逗趣儿了。”

“北鸢,这么好的地方你说你怎么就找不到呢?”华秋白看着北鸢,北鸢则是一脸委屈的样子不敢开口说话。

“这是台归墟吧,这个地方被我们下了禁制,级别也不算高,要是擎天来的话孰强孰弱还真不好说。”本就脆弱的心又深受打击,也知道是自己拖了主人的后腿,在心里暗自发誓要让自己有能力足以适应华秋白的高度。

“有这么好的修炼环境真想不出你们这群人能达到个什么地步。”望回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不噤让陈友谅心中毛愣,竖起一颗警惕的心。

“先生谬赞,论起修炼环境寰宇之内可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您了吧。”

“不要跟我拐弯抹角的!”本来洋溢的微笑霎时间被一股冷峻所取代,眼神在眸中上下徘徊的陈友谅变得战战兢兢的。

“不瞒您说,寺里的人都是从圣修为。”

“说具体点!”听到他的含糊其辞华秋白更是好奇。

“除了住持有元婴修为,加上我们几个金丹的老家伙就剩下些筑基的小辈了。”

“什么时候这种修为也算的上从圣了,老不休的真会往脸上贴金!”

“以我们几人的修为先生自然是看不上眼,趁着日月弘熙抓紧时间修炼吧,给您护法的本事倒还是有的。”

揣着陈友谅递来的避水珠,华秋白一个扎猛潜了下去,寻了处灵力充沛的地方,此时的太阳还未落全,月亮却已经高挂正中了,日月的相映交辉给大地洒下点点斑驳,所庇之处偶尔几粒晶莹的珠子跃然其上随着晚风向塘中浮游而去。

“回头向他们要点儿材料,在湖边也布置个聚灵阵。”岸上的陈友谅不噤打了个寒颤,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门。

挺直了自己的腰杆子,双手交叠举过头顶简单的拉伸一下,随即在身前结印,绚烂的光芒自结印处溢出渐渐的汇集在他的旁边,华秋白在这种氛围中显得游刃有余,“既然巅峰留不住,那就重走来时路。”

随着这股灵气浸入他的四肢百骸中,他的行动开始变得迟缓起来,身子也变得笨重,气血在灵力的滋润下翻涌澎湃却寻不得脱身之法,煎熬在水深火热之中强忍身体的巨大变化。

“这次打算从哪开始啊?”

“太乙、天枢、窍阳、气海、璇玑、巨阙、神封,我想着这应该是最好的搭配了。”

“先疏灵墟不是要比通太乙要强上几分吗?”

“无非是爆发和续航的区别,现阶段我们还是稳妥起见,至少我不认为多的那些伤害会影响战斗的结果,相比之下我更害怕所谓的人海战术。”

结束了灵气在周天的运转,正打算往回走的华秋白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好不容易聚拢成型的灵气竟在湖底的吸力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离自己。忍不住好奇往更深的地方游去,却被个屏障阻在外面,“有机会再来吧。”

好不容易上了岸来,两个青葱少年抱着一沓浴巾将他裹成个粽子,陈友谅紧跟在他们身后,“这两位是?”

“还没来的及跟先生您仔细介绍一下,这两个都是我的亲传弟子,资质也勉强说得过去。”

“你知道邢家吗?”

“那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邢老是你们救的?”

“寺里的大事小情都是我在打理,像这种事如果是我们的人做的我不可能不知道。”

“不是假话。”北鸢突然冒出的话在他的耳边盘桓,这更是让华秋白的脑子里阴云密布,迟疑了一会儿将头转向窗外,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在他的疑惑中竟是一点都没有注意,陈友谅则顺势将他留了下来。

“这附近有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吗?”

“如果我没理解错您的意思,往北三百里倒是有座古城,您可以抽空去看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