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人间·新赋 落跑少年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北鸢,让你做的数据报表做完了吗?”

“做完了主人,经过我对附近房区近乎完美的演绎推算,其中性价比最高的便是…”

华秋白二话不说的捂住了它的嘴。https://www.siluke.la

“不要性价比!你觉着我现在还像是差钱的样子吗?”

“那就是这栋了。”

一个四层复式别墅的影像映在了华秋白的眼前,欧式的楼体,堂皇的装修,让他第一印象很是满意。?“而且他家地角也不错,依山傍水的,很适合你这种整天哭丧着脸的人。”

“先去这一家看看吧,毕竟百闻不如一见,万一再碰上什么虚假宣传之类的,可就真的让人窝火了。”

西山

简单看了看沙盘,对着湖边的位置随意圈了圈,接着听起了负责接待他的中介的夸夸其谈,“这套房子的首付要四百万,看你年纪也不大,如果只是买来自己住的话,我这边还是建议你买旁边的一套。”

“所有临湖的院子我都要了。”

华秋白实在是懒得去听他那些繁杂无用的介绍,将到此的要求简明扼要的表达出来,不过他的这种态度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

“临湖的别墅是我们的主推款,足足有五套,您可别打我的马虎眼。”

售楼中介很难相信他耳朵里所听到的东西,一脸错愕的看着他面前的少年,随即那难以置信就变成了哂笑,量谁也不会相信他所听到的是一件真事儿。

经过两人一段时间的对视之后,见到华秋白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呲牙怒目,“你不是在拿我寻开心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您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管你信不信!”

一个白眼彻底激怒了华秋白面前这个心胸狭窄的男人,见他挥了挥手,几个保安一手提溜个棍子上来就要架人。

“原来这个地方这种人也能从事服务行业。”

“把这个捣乱的给他架出去!”

“怎么回事!”

门口跑车的轰鸣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从车下走出了个西装革履的黄发男人,那推推搡搡的场面也暂时停了下来,中介寻声所至,远远的瞧着,当他看清了朝自己走来那人的面庞时,赶忙迎了上去,路上还不时有几个踉跄。

“邢小公子,您怎么来了!”

为了讨好面前这个男人,端茶倒水、捏肩捶背,无所不用其极。

他那脸阿谀奉承的样子,着实让华秋白觉得心烦,干脆转了过去,捂着耳朵生怕自己听到些谄媚的话。

“发生了什么事。”

“是他!这小子没事来耍我们玩儿!”

邢小公子顺着男人所指的方向凑了上去,当他发现所谓的闹事者竟然是华秋白时,紧闭的双唇一时束缚不住刚入口的茶水四溅而出,自己则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微红的脸颊泛着内疚和惭愧。

一个巴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他的脸上,那声音大的连华秋白都不由得一颤,“你自己离职吧,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就别在这儿干了,我们家不需要你这样的蠢货。”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一般落在那人的脑袋顶上,脑海中翻涌着:设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内心里怒骂着:这个人定是为了来害我。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平常阴阳怪气的小人终于得到了报应,几个被他叫上来的打手也顿时群龙无首,没了主意。

“你们几个跟他一起的吧?现在也可以滚了。”

看着几个人卷铺盖滚蛋,华秋白明显心情顺畅多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望着面前的邢小公子。

华秋白始终没有开口,面前的邢小公子便主动上来搭话茬,“华公子,多谢你救了我父亲。”

听到此处,华秋白着实吃了一惊。

“没治好尊父这件事,是我夸大了,邢小公子又何必如此挖苦我呢。”

“怎么会?多亏华公子的安排,家父已然无恙,正在家里颐养天年呢。”

“你先等一下,你说的是尊父痊愈了?”

“当然,公子说什么胡话呢!”

一头雾水的华秋白脑子里早已乱成了一团浆糊,不知道这个天该怎么聊下去,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听邢小公子讲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华秋白依旧是不明觉厉。

“公子来这儿所为何事啊?”

“简简单单看看房子。”

“若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到我那里去住吧!”

邢小公子一脸的期待,换做是谁也会不好意思回绝,可惜还是一口驳他面子。

“心领了,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我这个人喜欢自在,不适合像你们那样呆在大城市里,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阴影之下,头顶见不到太阳,身上受不了微风,总会觉得憋屈吧。”

“公子好雅致,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公子了。”

“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邢小公子慢走。”

“北鸢,带我去湖边转转,让我见识见识你口中的近乎完美到底能完美到什么程度。”

“不会让你失望的,主人。”

两人穿过上房区,走过林荫木栈,当晨曦终于穿透树梢散落在脚下的泥土当间,那浅甜的大自然的香气应运而生,再往前,便是一幅山水交映的画卷映入眼帘,风卷残波荡漾,人听云浪浮桥,如此惹人瞩目的景色,可是华秋白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近乎完美吗?”

“主人是有什么疑问吗?”

“疑问?你问我有什么疑问?疑问大的去了!”

“这个地方纵然景色无可挑剔,可是灵气的浓郁程度未免也太低了。”

“这可不能怪我,这个地方的灵气浓郁程度已经是整个市区里最高的了,您大可以自己去寻寻我说的是否属实。”

“……真就这么不堪吗?我以为你口中还不错的地方,至少也该要有超千吨的体量吧!”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主人如果再如此胡思乱想下去,估计也走不出这个星球了。”

“上官家怎么就研究出了你这么个东西?还是说上官家对我有意见,特意给了我一个给了我个残次品来磨练我的心性。”

“不要这么想哦,我不可爱吗?”

“你讨打!”

日薄西山,那岸上的打斗也着实变成了两团黑影,从远处分不清彼此。

不一会儿,华秋白就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截然不同的是他面前的机器人的显得额外得心应手。

“来啊,你不是很豪横吗,继续啊。”

华秋白显然忍不了这口恶气,强撑着自己沉重的躯干,再一次扭打到一起。

“你也不行啊!”

“你也不怎么样!”

“你使诈,我xxxxxx!”

“xxxx,咋地你不服啊!”

“有本事你把剑收起来!拿着家伙算什么本事!”

“你要有你也拿啊!”

“那你瞧好了!”

“大意了!不过结果还是一样!”

二十分钟后

“你咋不上天啊!”

“你咋不下水啊!”

“你让我下水我就下水!你有本事你下一个给我看看!”

“下水就下水!”

扑通的一声,让刚缓和下来的平淡无波的湖面又泛出卷卷涟漪。

华秋白望着如此耿直的北鸢,眼睛瞪得圆圆的,似乎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这一幕,他无语住了,幽幽的抛出了一句,“你不是人工智能吗,怎么变成人工xx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华秋白也渐渐变得愁眉不展,不停地在岸边踱步徘徊。见久久没有北鸢的动静,那焦虑的神情和紧张的气氛也趁机侵蚀了他的身体,占据了思想的顶流。

凄清肃杀的环境让本就压抑的华秋白更按捺不住此时的内心,正当他想下去一探究竟之时,久不能闻其声的北鸢终于把脑袋探出了水面。

但这种氛围并没有得到舒缓,因为华秋白看到的它眼神里正流露出一种恐惧和害怕,它在拼命的朝岸边游。

在他身后几尺的地方冒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近乎疯狂的吐纳这周围的湖水,看到如此奇谲诡异的景象,华秋白条件反射的退后了一步。

“接我一下!”

华秋白幻出一柄飞剑,飞掠湖面,经过它的一瞬间,手抓住剑柄被带出水面。

被抛到岸上之后,它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连滚带爬的继续朝着远离岸边的方向努力着。

剑回手,华秋白对着湖面作防御状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紧张,你不是有移动引擎吗?”

“湖里有东西,我的能力被一种特殊的阵法限制了。”

“分析作战能力对比,计算获胜概率和战斗方式,进行战斗格式规划!”

“打个毛线啊大哥,快溜吧,在人家的地盘咱俩就是白菜!”

“你跑了不叫我一声!”

见北鸢已经溜远,华秋白也连忙跟了上去,两个人灰溜溜的头也来不及回,呼哧呼哧的回到房区,“看清的是个什么了吗?”

“是个王八,很大的一只王八,体形呢应该过百米了。”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开心?我看过这个世界的资料,以目前的水平好像还没有东西能长的那么大吧。”

“资料显示几个纪元前的世界可是沧龙横行!”

“这个地方还没有哪种生物能度过几个纪元还平平安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更何况以现在地球的氧气浓度和灵力储量根本养活不了那么大的东西。”

“像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真会是这样吗?今天太晚了,我们先回去休息,改天我们再好好探探这个家伙的虚实。”

正当两人惊魂未定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时,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去路,“我是这儿的业主,为什么不让我进?”,华秋白质疑道。

“同志啊,你就不惜的为难老头子我吧,最近上面批文了,说要严查外来人口,咱也不知道又闹什么幺蛾子。”

“新购房的业主从四天前就要审查居住资格了,咋滴不得要个十天半个月,您啊就老老实实等着吧,走个程序走个程序。”

无论他怎么恳求他通融通融,对方也无动于衷,丝毫没有改观的意思,撸起袖子,掰响手指,假装要上去干架的样子。

“粗鲁!在这样我报警了!”

看着华秋白那一脸凶相,他一时慌了神,连忙往后退,一不小心绊到了身后保安室的门槛,向后倒去,下仰的过程中拼命的摸索着受力点,终于扶住了个桌子,顺势向前一探摁响了警报。

“快走吧,别等到一会儿警察来了平添麻烦。”北鸢紧紧拽着满脸不甘的华秋白催促着他离开,而他还在挣扎着。

“我想睡床上!”

监控室里,一个红头发的大腹便便的胖子目睹了这一幕的全过程,旁边平放着的通讯器里面早已乱成了一锅粥,不紧不慢的拿起它说出一句,“都散了吧,警报解除。”

“我们今天为什么一直在跑啊!”

“还不是你啥也不是!”

他俩终于到了街上,荧红的灯光照着他俩通红的小脸,清晰地看到他们额头的细汗。

“我有什么办法嘛。”

“买房就买房那来的这么些乱糟糟的事情。”

“还不是因为上次那个人看到你之后,整天在市政府门口说胡话被人抓了回去,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有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正在这儿快活着呢。”

“你管这叫快活?”

“所以我们下一步应该去哪儿。”

“今天就先睡在大街上,明天去学校办宿舍。”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