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三章 空击炮

    两艘驱逐舰上的鬼子顿时大呼小叫,高炮组更是拚命往天上倾泄弹雨,可惜他们忘记了炮管也是需要散热的,还没等一轮射完,就有两门炮同时炸开!

    炸膛了,弯曲的炮管垂下,周围的人早已被碎片击得死伤一地,有了两个榜样,其他人不由脚下一停,深怕重蹈覆辙,而赵虎他们的机头恰好已压下,随着霹雳一声爆响,后甲板舯部顿时炸开一个火团!

    空击炮!

    饶是舰上的日海军见多识广,没参加过南太平洋战斗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该死的měi guo lǎo竟然会如此疯狂的在飞机上架大炮,他们就不怕飞机散架吗?

    不过这个已经不用他们关心,一个个都快速卧倒在甲板上避开bào zhà範围,但下一秒,他们又像兔子一样跳起,以躲开八挺重机qiāng的攒射!

    驱逐舰上,鬼子的指挥官被打懵了头,这啥武器?是人想出来的吗?你开炮就算了,八挺机qiāng一路不停,从尾扫到头,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活路是有的,至少躲在舰桥里的军官们没有被波及,但回头看着血肉横飞的甲板,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全杀光了!好歹你也留下几个值勤的啊!舰艇虽小,总不能让我们大副二副去打扫卫生吧?

    空中的大飞机可听不到他们的抱怨,耳中叮噹作响,脚底板也传来密集的振动,这是被旁边的驱逐舰打中了!

    好在飞机皮粗肉厚,二十五毫米炮弹对他来说伤害并不是太大,当然,舰上的一二七高平则是另一回事,一旦被击中,不死也残!

    还好由于转向角度关係,日舰上的高平炮还没来得及转移炮口,就被空击机一炮击中,七十五毫米炮弹直接捅开了舰艏炮塔天灵盖,轰然bào zhà中,整个炮塔被掀飞,长长的炮管甚至扫中了舰桥,把里面的舵手拦腰切断,驱逐舰猛的一个左舵,使得本已瞄好的一串串炮弹落空!

    驾驶员一个右滑,轻巧地从驱逐舰上空掠过,投弹手抓住机会,把仅有的一枚zhà dàn投下,飞机还没脱离,身后就炸起一条冲天的火柱,这艘小驱,废了!

    “耶!”

    机组成员齐声庆祝,这场战斗确实惊险无比,要不是米切尔下面装了钢甲,这次可能真回不去了!

    见飞机虽然四处漏风,但航行基本没有问题,加上dàn yào还算充足,赵虎决定再干几票!

    兜回机头时,恰好看到南口有一艘货轮舯部爆出一团大火,而后从中折为两截,不用问,这是港外的潜艇出手了,少了驱逐舰的制肘,这些货轮就是潜艇的下酒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c∮八c∮八c∮读c∮书,.⌒.o≈【←八【←八【←读【←书,.2↘3.o

    赵虎看到着火的货轮缓缓下沉,不由微微一笑,小鬼子的造船技术堪忧啊,怎么老喜欢从中间掰开!

    几架战斗机完成了主要任务后,开始对岸边的日军高炮阵地轮番进攻,由于没有压力,打起来轻鬆自如,当然,也没有必要冒死冲锋,所以战况并不激烈!

    轮到空击机上场就不同了,趁日军炮兵疲于应付战机,远远的对着阵地就是一顿猛轰,受炸的鬼子刚要掉转炮口,头顶的子弹又飞了下来,不得不对空射击,先把这些恶魔赶跑再说。

    高炮阵地火炮不多,加上东边岛上的大炮也在飞机的校射下打出跨射,很快,这两个高炮阵地在大家全方位的立体打击下,一前一后被卷进浓烟之中,估计是失去战力了!

    搞定了高炮,接下来就轻鬆了许多,几架飞机肆无忌惮的围住港口炮台就是一阵猛攻,炸不开顶盖没关係,用rán shāo dàn把炮口封住就行,失去了射界的炮台,跟咸鱼没啥区别!

    干掉最有威胁的目标后,天色也已渐晚,陆上赵虎不管,反正有部队已经围来,而海上的东西可都是宝贝,说什么都得收入囊中。

    他开启通话器说道:“陆战队,别管陆上的事,先把那艘巡洋舰上的火给灭了,然后想办法去捞沉船,别让它把航道给堵住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回道:“小鬼子恶贯满盈,坏事做绝,我巴不得他们烧死!”

    赵虎顿时怼了过去:“你傻呀?军舰烧了不还有壳子嘛,就算算没用也都是好钢,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赵虎他们气哼哼的飞走,李冰却满脸委屈地跳脚:“林队,你看他……”

    谁也没有料到,就在赵虎他们降落后,一直埋头做人的关阴人趾高气扬地走过来说道:“赵团长,我刚接到上峰的命令,贵部攻打港口劳苦功高,接下来的战斗就不需要你们参与了,因为于部已经提前赶到!”

    一句话把赵虎说懵了:“你说啥?于部?他们怎么过来的?”

    “这就不容你们担心了,反正啊,蛇有蛇路,鳖有鳖道,条条大路通罗马嘛!”

    看着他小人得志,机组成员气疯了:“这不是典型的摘桃子吗?我们辛辛苦苦打掉炮台,凭什么让他们抢过去?”

    赵虎苦笑了一声:“虽不知他们怎么到的,但炮台并没有摧毁,今晚这场仗啊,难!”

    情况很快搞清楚,就在我军跋山涉水,一路攻击前进之时,于部却趁机用船把部队运到了港口外边,等我军汗流浃背赶到后,面对的竟然是黑洞洞的qiāng口和兴灾惹祸的奸笑!

    国明军铁了心要夺取港口,甚至不惜动武,为了不引起更大的冲突,总部决定让所有人都克制自己,并让出既有阵地,交有国明军接手!

    到嘴的肥肉丢了,让大家很是失望,赵虎心中难受,就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抽烟,并让通讯员及时报告战斗进程。

    这一等就是一个通宵,当太阳在东边升起时,他们才知道,由于青光眼的士兵较多,于部决定今天上午攻击!

    这消息把赵虎雷得不行不行的,昨晚好不容易把炮台封住,你不趁机进攻,还找理由说青光眼多。

    青光眼哪个部队没有?就不信一个半团的队伍里,连个突击队就凑不起来!

    “轰轰轰轰”

    港口外炮声阵阵,于部四门山炮对着日军阵地就是一顿猛,看到前面炸得烟尘四起,于部官兵顿时高声欢呼,好不热闹。

    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四门一五零大炮早已在前面一字排开,炮兵队长更是眼露精光:之前在山洞里射角射界不够,现在放开来打,不把你们轰回家去,还真以为大曰本帝国炮兵是泥捏的呢!11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