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半死不活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话出口之后,存活下来的内门弟子,皆把羡慕的目光投到了陈昕身上,能得到苍月谷徐长老的青睐,这陈昕,运气还真是好,不过他们看着陈昕血淋淋的身体时,刚刚的羡慕便不复存在,伤成这样,能有幸活下来就不错了。https://www.xcmxsw.com



“许老头,你说什么,我刚刚就已经收了陈昕作为弟子了,他是我们千宫坊的弟子”一旁的孟长老瞪大了眼睛,气呼呼的对着许长老道。



“什么,陈昕可没答应,老夫是苍月谷四级炼药师,这陈昕在我门下,绝对比在你门下好。”



“呸,我还是千宫坊四级炼器师呢,而且,我孙女与这陈昕有感情,你别想棒打鸳鸯,”李府大长老看着两位,如同小孩般的许长老和孟长老,无语的瞥了个白眼,出声打断道:



“咳咳.两位长老,无需争辩,陈昕现在还昏迷着,如果他能熬过此劫,待他醒了,就让他自己决定吧!这次,我李府亏欠他太多。”



众人就在原地搭建好了帐篷,将陈昕抬进了帐篷里,陈昕的床前,李府大长老与李馨儿正在看护。



“馨儿,你今天能保住这条命,多亏了陈昕,你以为爷爷不知道,你这次前往千宫坊的名额,原本不打算留给他,经过这件事之后,你可有话要对我说。”



李馨儿看着床上面目全非的人,心中有着深深的愧疚和后悔,早知道,对他好一点了,大长老看着沉默的李馨儿,没有在说话,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清泉蟒的尸体也被众人分割好,李府大长老来到了众长老所在的帐篷里,许长老微词道:“我把清泉蟒的精血分成了十份,这清泉蟒果真吸收过金乌精血,可惜只有一滴,不过幸好只有一滴,不然咱们今天全部都要葬身在这里。”



“你这个小老儿别不知足了,这十瓶子,都能赶上落虎城四大家族一半的基业了,”威胁清除之后,孟长老总是看着许长老不顺眼,时不时的就要顶上几句。



其实清泉蟒的体内有十滴金乌精血,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除了被清泉蟒吸收的那一滴,剩余的精血都被陈昕,机缘巧合的吸入了体内,此刻躺在床榻上半死的陈昕,可谓是此次出行,最大的获益者。



“这次日不落山脉之行,我们还是准备的不够充分,虽然拿到了这份精血,长老和弟子也损失了不少,这次能击杀清泉蟒,陈昕功不可没,这份精血,便由李家占五份吧,剩余的平分,一人一份。”众人皆没有异议。



李长老心中不免得感慨了一番,李府这次损失了一位长老,但是能获得五份精血,相信对李家日后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李府内,凭着这五份精血,相信可以培养出几个出窍境的修士。



不难想象,以后的李家,将来的成就,或许会比许家更高。



而他们此次的日不落山脉之行,也缓缓降下帷幕,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启程,离开山脉前往回家的路途。



落虎城李家,随着众人的回归,府内的气氛热闹了起来,最热闹的还是陈东所在的院子,此时,络绎不绝的侍卫快要踏破门槛,手中拿的皆是大长老赏赐的丹药,功法,而陈东的贡献牌上,也直接划上了二十万贡献点,这二十万贡献点,可是陈东将近八十年的收入了,但是一旁的陈东,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床上,还躺着生死未知的陈昕,血淋淋的白骨,任谁见了,都会心生不忍,何况是陈东,陈昕被抬回来的那一刻,陈东差点昏了过去,简直不敢相信,半个月前,生龙活虎的孩子,现在会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身上的皮肉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面目全非,直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天的时间,陈昕依然没有醒,气息微弱,好像随时就要没气。



整个落虎城,现在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事,就是李家不能修炼的陈昕了,不过让人茶余话后的话题,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热闹的重磅话题。



“哎,你们知道吗!每三年一次的门派收徒大会,将在三天后举行,此次除了千宫坊与苍月谷之外,就连平时极少出现的,风槐宫与玉川峰也来了,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大法会。”



“哦,千宫坊与苍月谷也就罢了,为何风槐宫与玉川峰也会来,他们不是在落日王朝的最东边吗,距离咱们这还很远,”此刻落虎城街上的一家酒楼,二楼有两位修士,正在谈论着。



“不知是何缘由,似乎今年各大门派招收弟子数量增多,似乎是王朝下的命令,“



“哦,不管是什么原因,对咱们有益无害就行了,这次收徒大会,或许咱们也有机会。”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各家族都为了门派收徒一事,风声雀起,包括李家,此次多了两个门派,也多了许多的机会,本来是没有希望的一些弟子,此刻也摩拳擦掌,争分夺秒的修炼着,准备着三天后的大会。



只有陈东的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片,东边厢房里的陈昕,此刻还躺在床上,跟十天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差别,依然是命悬一线,府内的一些长老看了,都默默摇头,断定了陈昕再无清醒的可能。



陈东看了眼陈昕,合住了房门,悲伤地走了出去,此时正是多事之秋,他身为李府的大管家不能不闻不问,手头的事物繁忙,不能再时刻陪在陈昕身边了。



躺在床上的陈昕,对外界发生的事毫无知晓,此刻,他正在做着一个梦,梦中,他正在被无尽滚烫的岩浆焚烧着,灵魂与躯体饱受煎熬,这样的梦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他梦中的躯体,也被焚烧露出了森森白骨,可是少年眼中的坚毅仍然没有变。



他艰难的开口道:“这到底是哪里?是地狱吗,我已经死了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