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纵死侠骨犹满香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从四肢百骸流转而出的剑气戛然止住,不远处的云仲瞧见师父已然出手,登时便长舒一口气,掌中剑亦是垂下,跌坐地上,却依旧是张口朝师父见礼,只是气息实在低微,勉强起身行礼,而后便拧紧眉头,运力抵住秋湖肆虐。https://www.shupengwang.com

“你师兄来信时候,提及过那柄古怪至极的秋湖剑神意,但如今看来,这剑原本剑竹,当真不弱,修为起码要比如今的五绝还要高上不少。”见云仲面色难堪,吴霜赶前一步,将二指抵住前者丹田,不由得亦是皱了皱眉,身侧吴勾青霜两剑悸动不止,绕吴霜周遭一丈,巡游不止。

“岂止是高上五绝不少,恐怕比那些藏匿山林数百年的大高人,也只隔一线罢了。”吴霜二指抚住云仲丹田时节,瞬息便觉察到其中有异物游动,剑意之阔,哪怕隔着数条经络也可窥探些许,譬如江盖川岳,勃大连绵。

剑客唯剑,不过百般剑意乃至森寒剑气,并非是因掌中兵刃自行收发,长剑无人把持,便不可称作是剑客臂膀,若非是炼成通天物,脱离剑道大家,半点剑气也难长存。即便吴霜尤以剑气凌盛闻名,可依旧难以做到令寻常铁剑脱手过后,自行生出一分剑气。

铁剑有形,尚难孕生剑气剑意,更何况秋湖一剑,本就只是无形神意,徒具其神而无实物,声威竟可臻至化境,佩剑之人的手段,恐怕拿到如今,足可在剑道一途,将如今自以为剑道绝艳的才俊甩开不知几千里。

“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倘若是有半点不慎,只怕老小要落得个身死道消的境地。”犹豫良久,吴霜伸回手掌,蹙眉对柳倾道,神色极不自然。

“师父难不成也对此束手无策?”相比之下,柳倾一时也是有些愁眉不展,不过显然比吴霜还要急切两分。南公山历来大事小情,若遇艰险,定要先同师父讲,凡吴霜出手,大多可迎刃而解,毕竟踏杳四境临近极境的手段,实在太过脱俗;故而柳倾才言,叫自家师弟回山过后在做打算,可如今师父也有些束手无策,他这做大师兄的,已然是急切得很。

“老大啊,山崩于前而不惊,鹿兴于左而不瞬,这话历来被你奉为圭臬之言,今日怎得如此不济事。”面容清瘦两分的吴霜闻言回过头来,“老小天资,一路之上想来你也是心中有数,此剑入腹更脉改渠,不见得是祸事。修剑之人口口相传一句俗语,剑意通德,此等宽阔圆润的剑意,大抵并非是那人意有所图。”

“在我吴霜的山门里头,岂能令自家徒儿遭劫。”

“糊涂。”

说罢,吴霜扔给云仲一枚丹药,“若是百般难耐,稍稍咬下一丝便可祛除痛意,不过大抵同你那枚枣色丸子道理相同,越往后行,效力越微,姑且算能解一时之急。”遂朝赵梓阳方向径直而去,不再去看云仲柳倾与一旁站立的李三。

因此,吴霜此刻的面色,也唯有不明所以的赵梓阳看得分明。

那年赵梓阳好容易逮住两只肥兔,却叫一位自称是住在南公山上头的清瘦男子,半换半抢夺了去,如今细细想来,这位体型有些宽胖的神仙,同那面容清减至极的男子,似乎神似**,连面皮上的疲态,都是如出一辙。

“能将那本贯气说修行至此,天资可谓是不差,除却性子还需打磨一二,已然可做吴霜的徒儿,可愿随我上南公山走走?也好瞧瞧书中所述的造化,究竟为何。”

“至于那精瘦的汉子,即便上得了南公山,我也是无物可教,带与不带,你自行决断就是。”

向来做派逍遥的吴霜,今日却分明无心同旁人逗趣,而是面色出奇平静,瀚海波平。

一路之上,云仲与师兄一边,李三与赵梓阳一边,跟随吴霜缓缓前行,当中一头毛色花俏的夯货,泾渭分明。

唯独过古木时,柳倾才轻轻捏起阵法,将云仲与李三一并裹住,待到两人过后,自个儿才迈步登山。

李三也并非是那不识趣的憨傻汉子,相反在帮中混迹日久,更晓得要在人家屋檐下多奉些礼数,事关造化,自然要识相许多,于是低声朝那书生道,“先才是在下唐突,生怕二位抢了我家帮主的造化,这才突兀出手,险些就伤了二位,实在有些心头羞歉。”

柳倾笑笑,“无妨,我这小师弟险些制不住剑气,不也是险些伤了你家帮主,两两相抵就是,不过南公山护山大阵,二境之下不可进,兄台的修为,似乎早已逾越二境,直达灵犀,实在令我讶异。”

李三略微拧眉,不过神色依旧清淡如水,连连陪笑道,“我这悟性,少帮主都晓得,修行数月,横竖连初境也未踏足,想必是仙家手段高超,助我入阵。”

书生勾起嘴角,朝李三轻轻一拂袖。于是原本那座笼罩后者的阵法,刹那之间如乱云散去,似是本就不存于世。

“方才入阵时,我只给小师弟渡上了一层阵法,至于兄台身上这层,只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压根便不算是阵法。”

柳倾继续笑道,“南公山并无太多规矩,不过既然是仙家宗门,自然不会忧心有人图谋,进与不进,全凭兄台意思。”

书生本应寒窗纸笔,无工心计,可若是书生心计顿生,说是倾山倒岳,毁社夺稷,亦毫不为过。

但对此情形,赵梓阳只是轻轻说了一句。

“同我一起吃了数月的苦头,连逮兔这门行当都极生疏的人,能有多坏。”

去时二飞剑,归时两双人。

山门斑驳,隆冬时节,犹多青苔,几人缓缓随吴霜踏入山门,顿觉心神宽阔。

但见南公山巅屋舍楼宇,青砖绿瓦,层楼掩于错落山梁,彩云夺日,涛波云海,缭绕足下,青天长空,飞檐流雪。

山门两侧,有两行篆书。

偷生百载徒瓦全,纵死侠骨犹满香。.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