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原来梵寂古刹早已在冰炎宫内安插有人,也不知道冰炎宫内到底有什么宝物值得梵寂古刹如此惦记?”

得到这样一个重磅消息,柳穆心中却是难以平息,不过这消息对他而言并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整个柳家搞到手,如何彻底扳倒柳青山。https://www.25shu.com

“这梵寂古刹行动的目的便不是我们这些小喽啰知道的了,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们不许讨论,接下来便是用心对付柳青云这家伙,有些事情我们也该做个了断了。”孟断水点点头,随后坐回到上首位置喝了一口茶水,眼中却是凝聚不散的仇恨让一旁的柳穆乖乖闭嘴。看到柳穆看向他眼中的惊惧,孟断水桀桀一笑随后说道。

“柳穆长老你大可放心,我对你的柳家势力没半点兴趣,我只要柳青云这混蛋死,我要让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要让他在绝望中去死。”最后一句声音无比低沉充满了仇恨,咬牙切齿几乎是低吼出来的,眼中那浓浓的仇恨深埋眼底一闪而逝,让一旁的柳穆心中不由得一寒,心中猜测当时的柳青云到底如何得罪了这个煞星?

“这,你可不能骗我,如果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我的,我一定会每年对恶人谷上供绝不会存有私心。”而此时的柳穆对孟断水唯有深深的忌惮,就连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显示出他心中的复杂和惊恐,要知道此刻的孟断水可是足以比肩柳青云这样强悍的存在,自己一不小心若是得罪了他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哼,以我的实力还需要骗你不成,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与你合作。”孟断水冷哼一声有些不悦,说完之后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可心中却感觉畅快不已。“哼哼,柳青云啊柳青云,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你当年并肩作战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此刻却为了区区一个柳家族长之位和你反目成仇甚至欲要置你于死地,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这就是权利的诱惑啊。”

柳穆就站在一旁当然也听到了孟断水的这句无比嘲讽的话,脸上浮过一丝愧疚之色但却转瞬间消失无踪。“权财高位能者得之,我跟了柳青云这么久却什么也没得到,空有一个二长老之位却徒有虚名没有实际权利,反倒是那个大长老柳河,在我们闯出一片天地后才入我柳家,没想到就凭一个医师身份成为了柳家大长老,他凭什么?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全是他柳青云自找的,”

此刻的柳穆眼中满是狠厉怨愤之色,不过想到以后整个偌大柳家都将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柳穆不自觉笑了起来。“嘿嘿嘿,不错,枭雄岂止安于现状,这也正是我找你合作的原因,不过……”孟断水端起那杯早已冰凉的茶杯轻轻吹了吹,随后缀了一小口冷声问道。

“那个叫柳荀小家伙还没捉到吗?”“那小混蛋怎么可能还会回来?你不是派人去将他斩草除根了吗,难不成那小混蛋还能在你那些刽子手中逃得性命?我看他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了吧!”

孟断水的话让柳穆一愣没有回过神来,他并不知道柳荀此时的状况,不过他却知道眼前这位孟长老早已派出杀手去追杀柳荀。“哼,我派出去的人的确没将他抓住反而死的一个不剩,不过也无所谓了,你确定那些个不听话的老家伙关在黑牢真的没问题?”断水叹了一口气后盯着柳穆,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

“这你大可放心,那黑牢就算是地灵境巅峰武者被关进去也万万没有出来的可能,况且柳青山柳河他们还被我下了毒修为被禁锢,倘若他们不识时务,等威胁了柳青云后杀了便是。”柳穆抬起头,嘴角浮现出一丝胜券在握的味道,随后他双手负背颇为自豪的继续说道。

“况且……”“那就好,你可得把你家那花心肠的大公子给看好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恐怕你难辞其咎啊!”孟断水再次轻缀了口清茶后打断了柳穆的话轻声说道,让柳穆不由得一愣想起了自己那恨铁不成钢的儿子。

“放心吧,我自会管教。”柳穆轻叹一口气后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便好!”断水点点头沉默了许久,随后狠狠地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满脸怨毒扭曲的低吼。

“柳青云,只要你敢回来我定让你插翅难飞死无葬身之地,你给我好好等着吧。”柳穆看到此刻面色疯狂扭曲的孟断水心中微颤,他也不敢在此时去触碰霉头,只能强制压下自己心中的怨气郁闷不已退出房也不做逗留离开了这柳家大厅,这大厅中顿时陷入了黑暗与寂静。

“咔嚓!”就在两人离开后不久,只听见一道细微至极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大厅的墙壁一侧竟然出现了一道小门。而炎枫,古晨以及柳家少族长柳荀的身影也出现在其中,此时的炎枫和古晨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没想到这次行动误打误撞得到了这么一个震撼消息。

“枫哥,等这件事了了之后我们一定要回去禀告冰炎宫高层,也不知道梵寂古刹安插在我冰炎宫的内奸到底是谁?”古晨深吸了一口气对炎枫小声说道,他毕竟是冰炎宫一个长老的孙子,况且从小在冰炎宫长大早已将冰炎宫视为自己的家,他绝不允许有人要对冰炎宫不利,即便对方是五大势力之一的梵寂古刹。

“没想到梵寂古刹竟然会来这么一出,世人都以为梵寂古刹的这些和尚都只求修炼强大,却不想也会做出这些阴险的事来。”炎枫点点头随后走出密道,来到大厅中安静站着,而古晨与柳荀也紧随其后。

三人悄无声息的走出大厅来到外面,看着四周乌黑的环境柳荀不由得轻叹一口气显得有些沉闷。“以前的家族即便是再晚不会如此黑暗寂静,至少还会有人来回巡查确保家族安危,可如今……”“放心吧柳荀,我们一定会救出你二叔和大长老他们的。”古晨走上前与柳荀并肩站里,他曾经来过柳家做客,那时候的柳家生机勃勃一片朝气,根本不像现在这般死气沉沉,所以他也只能拍了拍柳荀的肩膀安慰道。

“没错,等摆平了这件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的族人你的父亲你的二叔一定都会平安无事。”炎枫也走上前来安慰着柳荀,随后转头环视着周围的情况微微皱起了眉头。“柳荀,你可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而你二叔大长老被关押的黑牢又在哪里?”

“黑牢是我们柳家的一处囚禁之地很少能用到,不过其中也关押着一些恶人,没想到二叔和大长老他们竟然被关进了黑牢,真是可恶,也不知我妹妹柳沁儿是否也被关在里面?”柳荀迅速振作起来,确定了自己等人所在的方位后轻声说道,随后找准了目标率先移步往左边小心翼翼走去。

“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黑牢之地。”炎枫等人点点头跟随着柳荀悄无声息的前进着以免打草惊蛇,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闪烁着昏暗光芒的洞窟入口,不过入口处那两道守卫的身影却让炎枫三人微微一怔。“柳荀,没想到你家族倒是挺大啊,上次我来的时候可没听说你家有这地方?”

此时的炎枫四人悄悄的躲在洞窟不远处的一颗参天大树后面,看着黑牢入口的两个守卫柳荀不禁显得有些焦急。“古晨,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事情有些棘手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洞内而不引起其他人注意?”“这个……”听到柳荀的话古晨微微一愣停止了嬉笑,他的神经一向大条此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炎枫则沉默的盯着守在洞口的守卫,眼睛微微一眯思索着,随后蹲下身体在地上摸索。

“这两个守卫的修为境界应该都不高才,而我们的修为则都处于玄灵境,只要想个办法将他们吸引过来逐个击破,不发出一丁点声响倒也不难。”说到这里炎枫从地上拾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随后对着守卫侧边的位置用力将之扔了出去。

“如此一来我们便能够安然无恙的进去而不会惊动其他人。”“啪!”石头落地的声音清脆无比,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这道声音立马引起了守在洞窟入口两个守卫的注意。“谁?”此时早已昏昏欲睡的两个守卫身体骤然一颤清醒过来,抬起头警惕的看着静谧的四周大声喝到。

然而周围却依然一片寂静毫无声息,这让两个守卫不觉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这大晚上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弄出的声响。”过了许久都没见有什么动静,其中一个守卫拿起武器壮了壮胆,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慢慢靠近,浑然不觉致命的危险即将降临在他身上。

待那个守卫刚刚走到炎枫三人所在的大树旁边,炎枫微微点头示意动手,而古晨也点点头表示明白。待守卫接近古晨眼疾手快伸出手死死捂住守卫的嘴巴,而另一只手也死死掐住守卫的脖颈用力一扭,这个守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沉闷的轻哼身体便软了下来失去知觉。柳荀此时也从后边探出双手将这个守卫瘫软的身体支撑住,好让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你怎么了老王?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依然守在洞口的另一位守卫看到伙伴走过去之后却一声不发直愣愣的站在大树旁动也不动,遂有些疑惑的问道。而站在大树旁边的“老王”却是木然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事,随后“抬起手臂”向门口的守卫招了招手,仿佛想要让这个守卫也过去。

门口的守卫见到这一幕后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收回了手中的武器骂骂咧咧的朝“老王”走去,竟是丝毫没有发现老王任何异样。“我说老王你这家伙是抽哪

叶辰与叶馨儿总算是猎杀到了赤炎豹,取到了妖丹,那么这次北荒原之行的目的也达到了。只是,此刻已是日落黄昏,天黑之前想要走出北荒原是不可能的。

“馨儿,今晚我们恐怕得在这里找个地方过上一夜了。”“啊?才不要呢,这丛林内恶心死了,要是再遇到大蟒怎么办……”叶辰淡淡一笑,道:“我们在附近找个山洞清理一番,然后生上一堆篝火,蛇虫这些东西是不会靠近的。否则,这夜里在丛林内行走,若是遇到妖兽或者大蟒,可是不好对付。它们能在黑夜行动自如,我们却不能。”

“好嘛,好嘛。”叶馨儿嘟了嘟嘴,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只要一想到那条青色的大蟒,她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早就想离开这丛林了。可是,叶辰也说得没错,夜里在丛林内行走是特别危险的。“走吧,我的小公主不就不要嘟着小嘴了。”叶辰拉了拉妹妹叶馨儿手,将叶馨儿给逗笑了,与她一起在附近寻找干燥的山洞。

不久之后,叶辰与叶馨儿找到了一个宽阔而又干燥洞穴,这洞穴有十余米深,数米高。清理了一番,两人便出去捡了干枯的树枝,开始升起火来。叶辰本来想去打点野味,可是想到附近没有水源,要走很远去清洗,加上也不放心将妹妹叶馨儿一个人留在这里,也就放弃了这个打

所幸,他们出门的时候带了食物,也就将就这吃了些,总算是能填饱肚子。夜里,篝火燃烧,时而发出轻响声。叶馨儿坐在篝火前,手中托着赤炎豹的妖丹,被火烤得红彤彤的精致脸蛋上满是笑容。她笑起来特别可爱,眼睛宛如两道月牙儿似的,脸上两个深深的酒窝,微微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看着妹妹的笑容,叶辰笑了笑头,道:“馨儿,你看什么呢,一颗赤炎豹的妖丹就将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当然了。”叶馨儿甜甜一笑,眼睛都笑眯了,道:“这可是哥哥帮我猎取的呢,馨儿当然开心了。”“你这丫头,早点休息吧,哥哥打坐修炼,你安心好好睡一觉。”“嗯。”

叶馨儿点了点头,然后便靠在墙边闭上了眼睛。而叶辰则开始修炼了起来,丛林内的天地元气相对来说要浓厚些,那些天地源地快速汇集而来,没入他的体内。几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叶馨儿睡得很熟很香,嘴角泛着浅浅的笑容。而叶辰经过几个时辰的修炼,体内的真力也增长了几分。

渐渐的叶辰竟然觉得自己的心神有些迷糊了起来,这种感觉让他心中一惊,正要让自己极力保持清醒,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神被吸扯进了丹田的神秘内丹中,看到一片灰暗朦胧的世界。“怎么回事?我的灵魂竟然进入了神秘内丹中,怎么会这样!”叶辰对这样的情况有些不能理解,从小在青阳镇长大,对这种现象超乎了他的认知。不过,渐渐的叶辰变得冷静了下

“莫非,这就是神秘内丹的另一个神奇之处?”叶辰想了想,然后开始打量这片灰蒙蒙的空间世界,只觉得浩大无比,无边无垠。于是,他的心神开始深入这片世界,隐约中感受到了一种远古的意境,那是一股久远而苍凉的气息。“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奇怪!”

叶辰心中有些疑惑,继续往前深入,隐隐中看到了有一物屹立在前方,只是相距太远并不能看得太清楚。有了这样的发现,叶辰心中也好奇了起来,径直向着那个屹立在前方的物体靠近。“这……是一座碑!”叶辰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石碑,那久远苍凉的气息就是自碑体中散发出来的。这座石碑上刻着许多晦涩而模糊的字篆,叶辰看了许久也认不得,于是他便走到近前,伸手轻轻触摸了起来。当然,并非叶辰的身体真的能触摸到石碑,而是他的灵魂触摸到了石碑。

谁知这一摸,石碑上那些晦涩模糊的字篆突然亮了起来,光芒闪烁。而那种久远苍凉的感觉越加浓烈了,他觉得自己宛若置身在远古天地,有种穿越无尽时空长河回到了古时的感觉。感受着这样的气息,叶辰的心中有种难言的感觉,而那些石碑上发光的字篆也快速向着他那只贴在石碑上的手汇集而来。这时候,叶辰觉得自己的心境变得不同了,远古的意境也逐渐加深,他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种空明状态,而且脑海中渐渐地多了一些什么。

“这些好像与修炼法门有关系……”叶辰想努力去抓住,去感悟,渐渐地终于有所领悟。“竟然是一种来自远古的武技:血魔结界叶辰的心神瞬间从这片灰蒙蒙的世界中退了出来,当然不是他主动退出来的,而是自动退出来的。睁开眼睛,叶辰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虚幻而不真实。

片刻之后,叶辰闭上眼睛,开始将那远古武技‘血魔结界’的所有信息整合起来,而他的神色也越来越震惊,到最后几乎激动得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这……竟然是天阶低级武技!!”叶辰震惊得一愣一愣的,思维都凝固了。天阶武技代表着什么,难以想象!他所知的武技等阶划分:黄阶、玄阶、地阶、天阶!

从小在青阳镇长大的叶辰,所知的整个青阳镇最强的武技连黄阶高级都算不上,而玄阶武技那可是要大家族,大宗门内才会有的,并且一般的弟子还学不到,更不用说地阶武技,可他竟然得到天阶武技!“机缘巧合下进入了神秘内丹的奇异空间世界,我竟然领悟了一种天阶低级的武技,这是在做梦么?”

叶辰狠狠拧了拧自己,疼痛刺激神经末梢,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在做梦。当下,他便开始仔细研究这种武技。天阶低级武技——血魔结界第一重:以血魔秘法催动,将真力化为血魔之力浮动于身周,化为领域结界,可带动敌人体内的血气,并吸入自己的体内。

这是血魔结界的效果,这种效果让叶辰欣喜若狂,这样的武技简直太强悍了。试想,战斗时若对手处于自己的血魔结界内,那么必定大受影响,一身的实力恐怕连一半都难以发挥出来。“这远古的天阶武技‘血魔结界’肯定还有第二重,只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进入那片奇异的空间世界内去领悟了。眼下,我还是尽快修炼这第一重吧,日后这‘血魔结界’可是我的压身绝技了!”

想到这里,叶辰摒弃心中的杂念,开始参悟‘血魔结界’的奥妙,并且试着去修炼,没想到修炼起来还算顺利。半个时辰后,叶辰觉得自己应该勉强可以施展,不过还远远不够熟练。他知道,这种等阶的武技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运用熟悉,根本不可能,换做其他人怕是连入门的途径都寻找不到。

二更时分,叶辰依旧在琢磨‘血魔结界’,隐约听到远方传来脚踩落叶的声音,心中顿生生警惕,感觉将心神从修炼中退了出来,紧紧地盯着洞穴外,全神戒备。“咦,那边有火光,难道有人?”“走,我们去看看!”两个男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叶辰微眯着眼睛看了看熟睡的妹妹,再打量了这个山洞一眼,发现没有能藏身的地方,也就是说想要躲起来偷袭是不可能的。

“这里有个山洞,看来真的是有人在此过夜。”“我们进去看看,顺便就在这里落脚。奶奶的,要不是追那妞,怎么会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真倒霉!”声音越来越近,脚步声很快就到了洞口。叶辰盘坐在妹妹叶馨儿的面前,体内的真力缓缓流动,全神戒备着。这时候,两个身穿绿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两人看起来都在三十余岁左右,脸有些尖瘦,特别是那双眼睛透着阴鸷的光。这两人中,其中一人的额头上有块指姆大小的疤痕。

“看来这两个人绝非善类,而且修为似乎还不弱,我得小心才是!”叶辰心中这般想着,静静地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而那两个人也正好看到叶辰,微微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在洞内的过夜的人会如此年湿透,紧紧贴在了肌肤上。这一天的时间,叶馨儿一直都远远地看着叶辰,她的心高高地悬着,生怕哥哥会出什么意外,所以眼中时常浮现出泪光,看起来楚楚可怜。

叶辰缓缓吐了口气,对于血魔结界的逆天效果感到震惊万分,吸收两个绿衣男子的血气后,竟然让他的境界直接提升到了通脉境第六重顶峰,直逼第七重!虽然这也让他的心中产生了疯狂、杀戮、嗜血的冲动,可这都是能消除的,与得到的好处相比简直不能相提并论。睁开眼,正好看到妹妹叶馨儿睁着含泪的眸子担忧地看着自己,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叶辰很心疼,笑了笑,柔声道:“馨儿,别担心,哥哥没事。”

“哥哥!”叶馨儿疾步奔了过来,紧紧抱着叶辰,娇躯微微颤抖,泣声道:“你吓死馨儿了!”

“没事了,哥哥没事了。”叶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别哭了,你看你,再哭的话脸蛋都花了。”

“人家才不怕呢,反正又没人看到嘛。”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