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委屈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残狼目光阴沉狠辣,就连说出的话也没有丝毫回旋余地,可他却不知道,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炎枫的身影已经慢慢出现在不远处的地方。

“你说,你要废掉我的修为?”炎枫慢慢走近属于枫林堂的地方,可还没等他靠近便听见这么一句让他极为不爽的话,炎枫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他一定要让说出这句话的人付出代价。

“你就是炎枫?”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残狼猛地转身看着逐渐走进的身影满脸狰狞,他不是个善茬,若有人让他面上无光他会百倍还之,不管对不对,也不管后果会怎样。“你说呢?”炎枫此刻也非常不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被人惦记还要废掉修为?想废掉自己修为?可笑。

“枫哥你回来了,这家伙是恶狼帮的首领残狼,今日专门堵在这里就是要报仇,怎么办枫哥?”见到炎枫回来,准牙瞬间有了主心骨,不过对方的修为明显要高出炎枫许多,准牙也不清楚炎枫能不能应付得来。“原来如此,想要废掉我修为我并不介意,只要你能办得到,别再废话生死台上见。”知道对www.shu28.cc方的身份和目的,炎枫都懒得与他废话,对于这送上门来的练手炎枫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找死!”面对炎枫的无视残狼简直快要气炸了,不过他要的就是这种目的,整个枫林堂的崛起对于恶狼帮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只要他今日将炎枫废掉,那么枫林堂自然会土崩瓦解最后鸟飞鱼散。生死台依旧,可莫惹我长老却已经不在这里,至于去了哪里炎枫心中有数,必然是为了那魔兵典藏以及冰炎宫潜藏的内奸与高层商讨,不过这也无所谓,按照规定,炎枫飞快的在战契上签字后站在生死台上等待着随后跟来的残狼。

见生死台又再次开启,周围不少炎宫弟子都被吸引纷纷围拢过来,可看着生死台上的两道身影他们无不震愕,也因为他们的身份,更多人得到消息后也纷纷往这边赶来,甚www.shu29.cc至还有许多三大势力七大组织的人。“那不是枫林堂的首领炎枫吗?还有恶狼帮的首领残狼,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上了生死台。”

“这算是咱们炎宫两大势力的战斗吗?没想到枫林堂刚刚组建便遭到恶狼帮的阻截,可惜了。”“那炎枫到底有什么底蕴敢与残狼对峙,要知道残狼就在昨天刚刚晋级到地灵境四重,而炎枫据说才玄灵境六重,这两人的差距可有点大啊。”“管他呢,在与梵寂古刹比武之前还有这等好戏可看知足了吧,管他谁输谁赢也影响不到我们不是吗?”

“唔,那倒也是。”台下的议论纷纷丝毫没有打扰到生死台上的两个人,炎枫看着对面一脸蛮狠的残狼似笑非笑,心中默默运转着天凰战体,炎枫的身体表面慢慢浮现出一些仿若金色火焰般的烈焰甲片,这些甲片将炎枫的各个关节包裹住,仿佛穿上了一件极为绚丽的轻甲威武不凡。

“没想到你竟然有罕见的战体武技,不过那有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武技都不过是笑话。”炎枫的变化让残狼一愣,随后他恢复了凶狠的模样,将一并斩刀从储物戒中取出拿在手中,他会以最快的速度将炎枫彻底废“是吗?那便来试试吧。”炎枫没有取出无阙,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虽然对方有着地灵境四重的修为,不过他本身的灵力程度已经堪比地灵境,再加上天凰战体加成已经极为接近残狼,炎枫想试一试,自己不用武器的极限在哪里。

“竟然还敢赤手空拳与我战斗,吓傻了吗?”见炎枫没有下一步动作,残狼身体一闪便往炎枫攻击而去,而手中的斩刀也散发出浓郁的烈焰光芒,竟然丝毫没有留手。“爆裂炎斩!”随着残狼一声暴喝,残狼手中的刀身瞬间变得通红,并且有着一圈圈火焰环绕,只见那些火焰光圈一层一层重叠起来,瞬间形成一道足有十丈有余的巨大火浪瞬间将炎枫淹没,在这个过程中炎枫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寻死般。

“什么?枫林堂的首领炎枫竟然这么弱,只一招就被残狼解决了?”“不可能吧,一周以前他在生死台上的表现也没有这么弱啊,或许有什么后手吧。”“还后手?你没看见炎枫瞬间就被残狼的爆裂炎斩击中了吗?那爆裂炎斩可是地阶初级武技,威力恐怖无比,至少让已经晋级地灵境一重的我去硬抗的话,没有一丁点活下来的可能。”

这一幕也震撼了台下无数的观看者,除了一些极少数知道炎枫底细的人他们都以为炎枫已经被残狼一招秒杀,毕竟残狼的修为可要高出炎枫一个大阶。“嗯?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把他击败了?”攻击完毕后残狼也有些傻眼,虽然他没有低估炎枫所以用出了全力,可他却并不认为炎枫会在他一招之下落败。

也就在这时,残狼忽然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压力在自己背后袭来,这让他脸色剧变急忙转身,只见一只平凡无奇的拳头狠狠砸向自己的脑袋,这让残狼嗤之以鼻同样以拳头还“轰!”两只拳头狠狠撞击在一起,一股让残狼说不出的力量从对方的拳尖袭来,残狼瞳孔猛地一缩身体止不住倒退,而那只拳头却依然不依不饶的继续发力,瞬间将残狼逼退十几步。

“怎,怎么回事?炎枫什么时候闪到残狼背后去的?并且还将残狼逼退十几步,这到底是怎么了?”“枫林堂的首领果然名不虚传,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被残狼一招撂倒,毕竟他可是打败过地灵境一重的对手,再怎么说也应该撑得过十招才对嘛。”“咔!”残狼身体一顿停止了后退,抬起头看着毫发无损的炎枫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不愧是枫林堂的首领,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我那三弟被你打得如此凄惨,虽然我很欣赏你,不过我也不得不替我三弟报仇,所以你今天必然要付出代价。”残狼身体站定竟然将大刀放在地上,随后身体猛地趴在地上成啸狼之状,一股属于凶残野兽般的野性如同旋风一般席卷全场,让所有人的脸色不禁变了变。

“怪不得你叫残狼,原来你所修炼的竟然是罕见的兽化功法,不过你修炼得似乎还不到家吧,除了动作像狗,其它什么也不像。”看见残狼匍匐在地如同即将进攻的凶残恶狼,炎枫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后炎枫身体一震,三块早已锈迹斑斑的星陨铁被震飞开来散落在生死台上。

“什么?炎枫这家伙身上竟然还绑着三块其重无比的星陨铁,那他刚才的速度甚至还不是他最快的速度,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厉害?”

“哼,区区一个人武境巅峰的小娃娃也敢在我面前大放阙词,我是该说你年少无知呢还是自寻死路?”

炎枫的表现让首领脸色一沉,双眼变得有些狠厉,随后转头一挥手指向炎枫。“赵虎陈豹刘狼,你们三人的修为也都是人灵境巅峰,解决掉他应该不难吧!”“哈哈shu17.cc哈,就这么个小娃娃何须老豹和老狼出手?我赵虎一人便可以轻易将之灭杀!”

随着兰狂的命令之后,从众多强盗之中大步走出一位大腹便便胖如肥猪的低矮中年,他挥了挥手中一柄形状怪异的金刚大刀大笑说道,也让另外两个准备走出来的陈豹和刘狼止住了脚步。

“赵虎,莫要轻敌!”看见赵虎张狂的模样兰狂眉头一皱提醒着他,赵虎乃是他仅有的三位人灵境巅峰高手,损失了一个都会让他付出不小的代价。“放心吧老大,且看我怎么将他砍成肉泥为兄弟报仇。”

应了一声后赵虎便往炎枫走去,眼里的藐视之意显露无余,精钢大刀在地上拖行出一道明显的痕迹。“小兔崽子准备受死吧,看招!”

临近炎枫的赵虎并没有轻敌,浑身灵力暴涌,举起手中的大刀便往炎枫头顶砍去,气势大开大合威猛无双,让龙凤村村民一方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炎枫没有说话,甚至连体内的火灵都没有激发,虽然无阙重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有些沉重,不过他却愿意试一试,看看若不用灵力仅凭肉身力量能不能与同境界之人对抗,毕竟他的身体可是经过幻金火灵以及重物磨练过,每一寸皮肤每一寸筋骨都蕴含着强有力的能量。“锵!”

金戈相交火花四溅,一股狂暴的灵气自赵虎的大刀上冲向炎枫,让炎枫的身体不断后退。可即便被逼的如此地步炎枫依然没有动用灵力,双臂之上青筋凸起,一股不属于人类般的巨力从炎枫的体内迸发而出,让对面的赵虎双眼一瞪却是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大虎,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在对他放水吧?那小娃娃可还没有用出灵力来。”“是啊大虎,你今天在女人肚皮上睡过头了?没力气了还是怎么的?”敢这样嘲笑强盗团三大人灵境巅峰修为之一的赵虎,当然便是另外两个人灵境巅峰的陈豹和刘狼,而他们的话无疑更加刺激了本就暴躁的赵虎。

“混蛋,老子只是和他玩玩还没认真呢,既然如此我这就杀了他。”陈豹和刘狼的嘲讽让赵虎恼羞成怒,浑身颤抖一阵痉挛,一股如海浪般的灵力从他体内疯狂涌出,铺天盖地地朝面前的炎枫涌去。“浪海潮天,给我吞了这小子.....

赵虎的这一招确实威力无匹且没有任何死角,灵力如铺天巨浪般向炎枫碾压而去,所有的龙凤村村民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不过炎枫的表现却让龙凤村村民的心放了下来,体魄强悍如他岂会惧怕区区灵力攻击?

要知道炎枫此刻的身体之强便足以抗衡同级没有属性的任何灵气,况且在他的手中还有一柄无阙重尺帮他抵消了不少灵力攻击,如此之下炎枫依然没有后退一步。“竟然没有用?这怎么可能?”看见眼前这小子虽然在苦苦抵挡却依然没有败在自己手中,赵虎脸上一阵惊讶,随后涨红变得更加难看。

“玩够了吗?”“你说什么?”“我是说我不打算跟你玩下去了!”炎枫的声音无比淡然没有丝毫波动,让正在全力攻击的赵虎一愣,可随即赵虎便感觉到手中涌来一股自己万万不能抗衡的巨力,这让他骇然失色急欲抽身后退。“我可没说过要让你活着离开啊。”

看着眼前变得惊恐的赵虎,炎枫邪魅一笑轻喝一声,手臂瞬间涨大一圈,一股纯粹的肉体能量疯狂涌入手中的无阙重尺,随后炎枫将无阙狠狠一挥,那赵虎便惨叫一声被无阙重尺压倒在地上,瞬间化为烂骨肉泥血腥至极,已死的不能再死。

“不可能!”“大虎,混蛋老子跟你拼了。”赵虎的死让所有人震骇,但最为愤怒的并非强盗头子兰狂,而是同为人灵境巅峰的另外两人陈豹和刘赵虎,刘狼和陈豹三人是强盗团除开强盗首领兰狂之外的最强者,而首领兰狂平日里极为孤傲和铁血所有人都惧怕于他,所以赵虎三人彼此之间便有着远超他人的情谊。

而如今赵虎在他们两人的面前死得如此凄惨血腥,这让他们怒不可遏,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惊骇与愤怒,随后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向看似气喘吁吁疲惫至极的炎枫冲去。

“呼......”炎枫将无阙重尺插入地里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这才缓解了挥动无阙所带来的酸软与无力,看着越来越近的陈豹和刘狼两人,炎枫嘴角的笑容却是更加邪异。

“快,少侠好像很累的样子,我们不能让那两个混蛋打扰少侠休息,兄弟们,我们去帮他。”炎枫的样子似乎有些疲惫,这让龙凤村的村民们一阵骚乱,随后在龙空的带领下朝强盗的方向涌去。

可就在这时,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炎枫忽然浑身一震,一股极为灼热的火浪从他体内猛然迸发出来,燃烧的高温烈焰竟

头痛欲裂身体麻木,这便是炎枫现在的感觉,仿佛身体被万钧巨石砸过一般浑身无力酸软疼痛,埋藏在骨肉之中的幻金火灵几乎停滞运转,这让醒过来的炎枫嘴角一扯苦笑不已。

“没想到这次受伤如此之重,这样的伤势就算我身体素质再强也要修养过十天半个月天才能彻底恢复吧,不过此行竟然得到了梵寂古刹的阴谋也算不虚此行,也不知孟断水口中的笃长老到底是谁,那魔兵典藏又是什么东西?”

房间内有些昏暗,依稀有阳光射进表明了现在正是白天,炎枫用双手支撑无比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双手结印运行着吞炎功法,体内少的可怜的火灵缓缓流动滋润着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让才炎枫无力的感觉终于减轻了一些。

“果然是破而后立,没想到我的修为又精进了一步达到了玄灵境六重,若是恢复过来后再次与那柳穆战斗也不会束手束脚了,更重要的是我竟然能够动用吞炎古塔中囚禁的赤灵火,虽然动用一次就要榨干我的全部灵力,不过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也是一种保命手段。”待火灵运转了一周天后炎枫逐渐恢复了感觉,再次进入吞炎古塔后竟然与赤灵火取得了一丝联系,虽然这一点联系极为微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这对炎枫来说也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嗯?这是什么?”就在炎枫兴奋之余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了身边的一枚锦盒,这枚锦盒呈火红之色耀眼夺目,让炎枫不禁有些好奇。炎枫犹豫了片刻将锦盒拿起来,打开一看却让他眉毛一挑有些不可思议。“这竟然是地品高阶丹药破血丹,这可是恢复灵力以及修复身体的疗伤圣药啊,有了这枚丹药不消半个时辰我便能完全恢复,并且还可以乘机将自身修为稳固下来。”

炎枫将丹药取出迅速服下,随后控制体内灵力挥发它的药力快速沉侵在修炼当中,只见炎枫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且体内的灵气迅速充盈,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便能够回到巅峰时候。果然,半个时辰后炎枫睁开了双眼,眼中竟然闪烁着金色火焰并且冲出眼眶三寸有余,一股强悍的气息从炎枫的身上爆发出来,将不远处的一张木桌直接掀翻撞在墙上砸得粉碎,这还只是无意识的力量外泄,由此可见炎枫此时的状态有多好。

炎枫从床上走下伸展了双臂,一阵骨骼噼里啪啦的错响声连续响起,随后再浑身一颤,那无意识外泄的力量被炎枫收回到体内沉寂下来,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般。这就是返璞归真的状态,也就是说炎枫在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内不仅将体内伤势恢复彻底,就连刚刚晋级玄灵境六重的修为也都完全稳固下来,这若是让柳青云等人知晓恐怕会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吧。

“这破血丹还真是有用,不愧为疗伤圣药,按理说这样的丹药柳家不可能拥有,如此说来这枚丹药很有可能便是那位大燕国医圣洛无悲所炼,没想到他这样的大人物竟会专门为我炼制丹药,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自己前世身份显赫执掌万千星宇,可如今却不能于前世那般同日而语,心性发生转变后很多事情都变得自然。

伤势彻底恢复后的炎枫一身轻松,感受着体内无比强横的能量波动,炎枫脸上泛起自信的笑容。“很好,距离前世修为又进了一步,虽然只是微微一小步,不过这也是件值得庆贺的事。”炎枫笑着自语道,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啊,枫哥你醒了,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你可不知道,你这一昏迷便是整整三天,我们都为你担心不已。”

炎枫刚刚走出房门便看见古晨迎面走来,看着古晨惊喜的模样炎枫笑着点点头。“三天?没想到我这次受伤还真是严重,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炎枫走到古晨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心,随后环视着严重破败的诺达柳府。“对了古晨,柳家现在怎么样了?”

“柳家叛乱之事也完全处理完毕,听说除了叛徒柳穆和始作俑者孟断水之外,柳青云叔叔并没有再杀一人,而是将所有参与叛乱的柳家众人永久驱逐出柳家并剥夺柳姓权利,据说连柳穆的儿子,也就是被你废掉的柳云也逃过一劫。”听到炎枫发问,古晨便将这两天所发生的事详细讲解给炎枫听,不过看着炎枫生龙活虎的模样古晨依旧有些怀疑。

“枫哥,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了?那医圣前辈可是说你这样的伤势就服用他炼制的疗伤丹药也需要一周才能康复,可你......”“放心吧,我还用得着骗你吗?”自己为什么恢复这么快只有炎枫自己清楚,他的身体可是经过吞炎古决千锤百炼而来的,论恢复能力怎么可能不快,说完后炎枫沉默了片刻看着古晨。“既然此间事了那我们便赶快回去吧,那梵寂古刹的内奸待在冰炎宫终究是一颗毒刺,若不早日把他揪出来恐怕会对冰炎宫不利。”

“嗯,那我们去与柳青云叔叔和柳荀告别后就离开吧,至于那位笃长老我还得去问问我爷爷,看他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古晨点点头回答,见炎枫同意后便往一处保存完好的建筑走去。就在古晨和炎枫在柳府的时间里,冰炎宫内却是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那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炎宫弟子准牙在这段时间实力突飞猛进,虽然修为没有见长,可是那原本不弱的战斗力却再次暴涨,据说连玄灵境八重的一位炎宫弟子也不是他的对手,要知道准牙的修为仅仅是玄灵境三重啊。

“我说过我不会收你,你死心吧,我枫木堂所招收的人其忠诚必须拍在第一位,修炼天赋倒是其次,像你这样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人我枫木堂可请不起。”看着自己面前的气势汹汹的十几号人准牙没有半点惧意,虽然对方首领有着玄灵境八重修为足足比他高出五重,可是那又如何?他为炎枫所创建的枫木堂势力可不是福利堂,不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能够进入的。

准牙面前的这十几人是炎宫内一小势力,这个小势力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不过其首领却有着玄灵境八重修为。那首领也是当日在炎枫与古晨对战时的台下观众,当时本没有在意更别说投靠炎枫,可见准牙跟着炎枫短短几日时间其战斗力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在试炼塔势如破竹的闯到玄灵境八重关卡这才才罢休,这让他暗自猜测炎枫是不是给了厉害的功法或是武技给准牙,要不然准牙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且准牙这段时间也极有号召力,公然在炎宫内注册了枫木堂这么个?新兴势力,并且通过赌斗台战斗收服了不少炎宫弟子,这让这个小势力的首领看见了机会。

本着想要变强的想法这个首领找到了准牙,没想到他竟然好高骛远以自身修为胁迫准牙让自己加入,并且想为自己牟取在枫木堂的高位。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