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0章 做贼心虚

    陌上花见状,反倒笑了起来,一张清冷寡淡的面颊顿时如暖风乍现。

    “柳相这话倒真是奇怪,我何时欺人了?难道你是怕只是嘴上说说,并不敢发誓?”

    说着,她便站了起来,十分认真的以手指天,做发誓状,“我陌上花在此发誓,方才所言,句句属实,如有违背,便让我眼瞎心盲,天打雷劈,再无翻身之日。”

    柳博涵面上怒意顿时涌了上来,满脸黑沉之色。

    他心中一横,索性朝皇帝“砰砰”磕起头来,“陛下啊!臣与臣女都是一片赤诚之心,怎敢做出如此大不敬之事啊,还望陛下定要细细盘查下去,还臣与臣女清白吧。”

    柳芊芊一双盈盈水目更如开了闸的水库一般,肆意涌出,巴掌大的面上满是泪痕,“臣女冤枉,还请陛下明察。”

    “好好的寿诞,闹成这般模样成何体统!”宝荣帝被吵的头痛,不禁大怒,沉声呵斥一声。

    太后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接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梨木风头拐便要直接拂袖而去。

    皇后见状,忙上前拦住,温声好语试图挽回局面,“母后,您累了,儿臣先扶您下去歇息片刻,异域使臣还准备了新鲜玩意来呢,等您休养好了,儿臣在陪您来瞧瞧。”

    太后并未搭话,却也没有拂开皇后搀扶的手,沉着面色下去了。

    阎墨厉见状,忙上前劝道:“父皇,依儿臣来看,柳小姐是聪慧之人,断然不会故意呈上此物,想是底下的丫鬟下人手脚不利落,不小心摔了几下,又欺上瞒下不敢告知,才会如此。今日是皇祖母寿诞,实在不宜多加惩戒,还请父皇圣裁。”

    这种事情,本就 不宜闹开来,阎墨厉所说,也正是宝荣帝心中所想,更是最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法。

    若不然,岂非是要那异域之人看了笑话?

    柳博涵跟在皇帝身边数年,也甚至他的性子,一颗心早就放回了肚中,还不忘瞧瞧转头,给柳芊芊一个放心的眼神。

    果然,下一秒宝荣帝便点了头,道:“想来也不过是柳小姐的无心之失,朕便不在计较了,你们都起来吧。”

    “微臣{臣女}谢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妇女两人同时施礼。

    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宴会继续,父女两人这才如了座,席间又是一派歌舞升平。

    陌上花岂非蠢笨之人,见状便知皇帝无心追究,自然不好在继续逼问,否则,便是在当众令皇帝难堪,令太后不悦。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绝不可同时惹了皇帝与太后二人不悦,不然,她此刻的处境便会在艰难上舒适数十倍。

    有最会察言观色之辈见状,忙都朝柳博涵奉承的笑了起来。

    而柳芊芊,心中稍一放松,便觉背后已布满汗水,此刻已是一片凉意。

    她也无心在继续吃下去,便在妩玉的搀扶下起身,准备先行回回府。

    “哼。”坐在她旁边的林湘茵见状,不禁冷笑一声,满目嘲讽,“柳小姐还真是柔弱啊,这样子便不行了?可别是做贼心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