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青梅竹马篇,被他咬了

    杭靳腿长,两步就追上了池央央,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小傻子,刚刚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

    池央央笑嘻嘻地道“大傻子,我说你杭靳就是一个大傻……”

    这个“子”还没有说出口,池央央便被杭靳堵住了唇,吓得她全身僵硬得一动不动。

    这是在公园,周围来来往往那么多的人,很快就有人的目光看了过来。

    池央央在心里哀嚎,杭大爷咱们能不能注意一点这种行为对市容高貌的影响?好在,杭靳很快放开了她,但一手又将她按在了怀里,池央央挣扎不开,当一只鸵鸟躲在他的怀里,假装过往的路人并没有看到她,嗯,只要她看不到路人,路人就看不

    到她。

    然而很快,池央央就听到杭靳霸道的声音响起“看什么看,我亲我老婆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池央央“……”

    他吻他老婆没啥不对,但是请注意一下场合好不好?

    这是公园,不是自家的小花园,还是这位杭大爷觉得天下的公园都是他家的后花园?

    池央央突然好想说一句,我根本不认识这人。

    但是根本不可能,这位杭大爷这占有式的拥抱太有威胁力了,搂得她快要透不过气了,更别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说句绝对能让他发狠的话。

    周围的人被杭靳那凶神恶煞一般的眼神吓到,谁还敢乱看一眼,灰溜溜地走了。后面路过的人,都特地绕过他俩,像是逼瘟神一样躲着他们。

    杭靳这才放开池央央,看到池央央的脸红得像一只红柿子一般,脸上爬上了得意得欠揍的笑容“池央央,我是你男人,我想亲你的时候亲亲你怎么了?”

    池央央很无语,甚至还想咬他两口,但是他们无论是身高体形还是力气都相差太多,她也只能过过嘴炮“杭靳,咱俩以后出门能装着不认识彼此么?”

    杭靳捏捏她的脸“池央央,再让本少爷听到从你嘴里说出让本少爷不高兴的话,本少爷就在你脸上刻上「杭靳老婆」四个字,我看你还怎么装着跟我不认识。”

    池央央知道这位杭大爷有时候以吓唬她为乐,以为这样就能吓到她了,她偏要跟他对着干“杭靳,以后出门我就要装着跟你不认识,有本事你就在我脸上刻字。”“小傻子,你以为我不敢是吧。”杭靳脸上的笑容邪气得很,让池央央后背发凉,她觉得自己应该认怂,不然这位杭大爷真有可能说得出就做得到,可她还没有张嘴,杭靳

    已经行动了。

    他张嘴就在她脸上咬了一口。“杭靳,你干嘛?你咬疼我了!”这臭男人咬她,还咬的是她的脸,疼得池央央觉得自己脸上的肉都快被他咬下一口的时候,他才放开她,用他那深邃 的眸光看着她,“小

    四眼儿,胆儿再肥,但有些事我说不能碰,你就不能碰。”

    池央央摸着被他咬过的脸,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混蛋!”

    杭靳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就吐在她的耳畔“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我是混蛋。”

    池央央硬生生逼回眼中的泪水,狠狠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小四眼儿……”杭靳立即追上去,但是池央央这回是真生气了,周围人多绿植也多,她身形又比杭靳小许多,行动起来就方便多了,于是杭靳费了些力气才追到她。

    池央央用力甩开他的手,但是并没有甩开,急得嘲他吼“放开!”

    杭靳脸皮厚,而且不是一般地厚,他不仅不放手,还一把将池央央抱在了怀里“不放。”

    池央央“我让你放手。”

    杭靳摇头“我说不放就不放。”

    池央央怒气腾腾地吼他“杭靳,我到底是我的什么?”

    杭靳“当然是我老婆啊。”“老婆?你真有把我当你老婆么?”池央央又用力给了他一拳头,但这人身上肌肉结实,打得她手疼,“有事你不跟我说,你想咬我就乱咬我,这是老婆该有的待遇么?我看

    你明明只把我当成你的宠物。”

    杭靳还是一幅理所当然的二世祖模样“你也太小看本少爷了,你以为本少爷是来者不拒么?你以为不管是谁本少爷都咬得下口,除了你,你还看着我咬过谁?”

    池央央“……”

    她快被他这番自大的话气笑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人,偏偏这人还是她的男人。

    她池央央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

    她又要走,但是杭靳却紧紧握着她的手,她走不了。

    杭靳又说“那咱们回家吧。”

    池央央“谁要跟你回家?”

    杭靳“回家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一个字不漏。”

    池央央“……”

    她不想妥协,但不得不妥协,因为只要这个男人不放手,她就什么都做不了。

    ……池央央是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家的,本来不想理杭靳这个王八蛋,但是又想到杭靳说了回家后要把她想知道的都告诉她,于是回家之后她哪里都不去,坐在沙发上“你说吧

    。”

    然而,杭靳不但不理她,还转身进了储物间,再出来时手里拿着池央央常常用的小医药箱。

    他来到她的身旁坐着,在池央央愤怒的注视下,不紧不慢地道“虽然我没有咬破你脸上的皮,但我觉得还是要消下毒,以防万一。”

    池央央瞪他,但就是不说话。

    她不再是小孩子了,别以为先给她一巴掌再拿一颗糖吃的这种把戏对她有用。池央央不说话,但丝毫没有影响到杭靳,他拿出医用消毒酒精,用医用棉签沾上,动作温柔地涂抹在他咬的牙印上“我有分寸的,只是咬疼你,但没有咬破皮。牙印消掉

    就好了,不会留下伤痕。”

    池央央还是不说话,瞪大水灵灵的眼睛,但不难看出眼泪很快就会从她的眼角滚落出来。

    杭靳又拿了镜子举她面前“你自己看看,牙印是不是很浅?”池央央下意识瞟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脸上的牙印确实不明显,但是她那幅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