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各自幽怨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得饶人处且饶人!



    大佬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陆管事看着云重,眼神开始慢慢变了。https://www.25shu.com

    逐渐由愤怒,嫉恨,变得迷茫,不解。



    现在这个情况,不正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难道大佬早就料到云重会来,也料到他会和云重起冲突,所以才特意留下这么一段话?



    陆管事越想越心惊,冷汗再次渗出,手脚都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如果那位大佬是这种态度,那他……



    越想越心惊,陆管事只感觉手脚冰冷,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他恨恨咬了咬牙,张开嘴巴,艰难地道:“此事,没必要闹得这么难看。你想救张一凡,我成全你便是!”



    说完这句话,陆管事感觉仿佛被一下抽干了精气神,身体一阵阵发软,老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



    耻辱!



    太羞辱了!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云重也感觉无比惊讶。



    他瞪大眼睛,诧异地望着陆管事。



    心中暗自嘀咕,这老不死的,怎么好端端地就松口了?



    松口就松口呗,怎么还一副被爆了老菊花的模样。



    纠结,痛苦,悲愤……



    云重暗自奇怪,这一回,自己没胁迫他啊!



    陆管事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给谁看?



    但云重是什么人?



    七窍玲珑心!



    看起来奇怪,不可解释的事情,他总能敏捷地找到问题症结所在,从而发现一丝端倪。网

    能逼迫陆管事自己改口,以陈小宝现在的面子,还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陆管事最大的依仗,就是他背后的那个大人物。



    唯有那个大人物开口,陆管事才会改变态度。



    那么问题就来了,那个大人物,为什么要帮忙救人?



    云重微微眯起双眼,这件事情,感觉不简单啊!



    云重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那些大人物的心思。



    他们往往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情才不会去做。



    平白无故帮忙,不存在的。



    做好事不留名,更不存在的。



    像现在这样藏头露尾的帮忙,更大的可能,是抛出一个诱饵。



    等云重一口吞下,后面的杀招才会发动。



    下意识的,云重想要开口拒绝。



    这里有阴谋,现在不是救张一凡的好时机。



    可是,话到嘴边,云重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



    不是他不想,而是绕不开死鬼云重的影响。



    死鬼云重残留的一丝魂魄,此刻发挥超乎想象的执念。



    救张一凡!



    一定要救张一凡!



    良久,云重心中叹了一口气,算了,为了能让死鬼云重安息,中招就中招吧!



    云重也恨恨的咬着牙,语气带着七个不忿,八个不懑,狠狠地开口道:“那麻烦陆管事了,请交出张一凡吧!”



    李铁牛在旁被搞得迷惑了,这个奇怪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陆管事明明很愤懑,不愿意将张一凡交出来,现在却一脸纠结的交人。网

    云重明明是来救人的,陆管事答应交出张一凡,应该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云重却满脸不爽,神情同样充满了幽怨!



    所以,他们究竟是谁想救人,谁想害人?



    陆管事拿出一块木质令牌,交给云重。



    “你持此令牌,自水火天狱,交给守狱管事,他自会放了张一凡。”



    这一套流程,陆管事熟稔无比,十年间他不知操作过多少回了。



    那位大佬看中的杂役弟子中,总有些硬骨头,平常威逼利用的手段都没用,只能罗织罪名把他们送进水火天狱。



    在水火天狱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那些硬骨头的膝盖,也就软下去了。



    这个时候,他们才会体会到生命的美好。



    很多人不愿意丢了小命,于是回头愿意臣服那位大佬,甘愿当他的杂役门人。



    此时,陆管事手持令牌,找到守狱管事,就能把人从水火天狱中捞出来。



    那守狱管事,想来也和那位大佬关系匪浅。



    所以,云重手持令牌,去把张一凡救出来不成问题。



    云重收下令牌,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陆管事。



    云重一贯的行事风格,吃了苍蝇虽然很恶心,但是也不能就此作罢了。他还要咂摸咂摸苍蝇的味道,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什么,会不会吃坏肚子?



    陆管事被云重看得不自在,忍不住冷哼一声。



    “你看什么?”



    云重笑了笑,一指陆管事头上包扎的伤口。



    “陆管事,什么时候光荣负伤的?”



    云重不提还好,他一提,陆管事又不由想起悲惨往事。



    刚才那位大佬大发雷霆,自己磕头求饶,卑微的像只蝼蚁。



    一股无名火直往上窜,陆管事一甩袖子,恶狠狠地道:“与你无关!”



    陆管事如此恶劣的态度,云重却不以为意,他呵呵笑着,“昨日下午,我陪着我家公子去地宝阁,地宝阁那群不开眼的杂役弟子,得罪了我家公子,被我家公子狠狠修理了一顿,他们痛哭流涕,拼命磕头求饶……”



    一开始,陆管事还不明白,云重长篇大论想说什么。



    可当他听见“磕头求饶”四个字的时候,老脸顿时一变,一阵青,一阵白,眼中阴狠的光芒闪动。



    云重笑容带着一丝戏谑,无视陆管事的急赤白脸,继续笑呵呵的道。



    “我看陆管事额头的伤,和那些杂役弟子磕头磕破的伤势,很像啊!”



    “胡说!”陆管事恼羞成怒,厉声道:“我、我这是不小心摔伤的。”



    云重心中冷笑,狡辩!



    分明就是磕头求饶,愣生生磕出来的伤势。



    陆管事会对何人磕头?



    答案很明显,他背后的那位大人物!



    再看陆管事的伤势,明显包扎没多久!



    那位大人物,不久之前来过这里!



    云重微微眯起双眼,眼中精光闪烁。



    根据他刚交的两个朋友,守门杂役弟子苟富贵,勿相忘所言,今天没人来找过陆管事。



    看来,那位大人物,并没有走正门,他必然是用了高来高去的遁法。



    守门杂役弟子没能发现他的行踪,此人道行修为不低啊!



    不出意外的话,那位大人物,应该是个二代弟子。



    而且,他对自己的行踪非常谨慎,应该是个心思深沉之辈。



    云重暗暗思量着,勾画着那位大人物的形象。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包扎陆管事伤口的绷带,正微微闪过一丝光华。



    某个不知名的洞府密室中,那位大佬正盘膝而坐,手掐法诀,耳朵微微一下一下有规律的耸动。



    良久,他睁开双眼,笑了笑。



    鱼儿,吃钩了。



    这一局,且看你如何破?



    云重,别让我失望!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