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长恨此身时不遇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三元宇宙,崇明纪元,这些大概是人天分野之前的计时法,如今已经在戡梧界失传了。https://www.kingho.net

    杜兰真望着这幅画,笔落时耿恨云刚刚度过天劫,何等意气风发,最终却黯然陨落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孤寂行宫里,而这一切都不过是百代以前的往事,现已无人知晓,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股叹息之情油然而生。

    她凝望了耿恨云的画像很久,忽地伸出手,把这幅画从墙上揭了下来,画后是一扇门,门是敞开着的,里面是一条黑漆漆的密道。

    杜兰真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画,想了想,把它收进了储物袋,耿恨云把神通传给她,她总得记住这是谁,拿走这幅画,算是留一个念想,他日如果真要偿还因果,就把这幅画拿出来,让人知道泽芝宫有这么一位前辈。

    她迈步走进密道,手指轻点,头顶便亮起了昏黄暗淡的灯光。这密道里的灯,时隔数十万年,终于重新放出光辉。

    只不过,这光芒已经很暗淡了,如果杜兰真来得再晚一万年,这些灯便再也亮不起来了。杜兰真抬头凝望着这些灯,它们的工艺非常精巧,能在数十万年后重放光辉,可见技术远超戡梧界,她决定离开时把这些灯也带走,带回去让人研究研究,看能不能仿造。

    杜兰真沿着密道一路往前走,走了几十步,一直在往下走,忽地眼前豁然开朗,变为一间石室。杜兰真踏入石室,却脚步一顿,没敢往前走。

    ——石室中央,端坐着一个女子,对着眼前的一只酒爵出神。

    这女修周身气势凝而不散,让人不敢稍有逾越,杜兰真见识广,知道这必然是一位元婴真君,长揖道,“晚辈不知前辈在此小憩,误入此地,打扰前辈,请前辈勿怪!”

    她躬身行礼,却半晌没有听见答复,顿了顿,疑惑的抬起头,却见那元婴真君仍低头望着酒爵,试探着唤了一声,“前辈?”

    “既然前辈无心理会晚辈,那晚辈这就离去,不打扰前辈了。”杜兰真恭恭敬敬的说着,抬步就要走,刚走出几步,却忽然自己停下了,迟疑的转过身,对着那元婴真君看了两眼,犹豫了一会儿,又重新大步向前走去,直走到那位元婴真君的面前,没有受到任何呵斥。

    直到走到这位元婴真君面前,杜兰真才确认她并非在世活人,而是已经静静的羽化了多年。

    不知这位元君是怎么做到的,死后多年,肉身不腐,宛然如生,杜兰真都差点被骗过去了。

    酒爵里有一杯灵酿,多年不曾干涸,灵光氤氲,杜兰真认得这种灵酿,唤作“大梦”,现在戡梧界还有人会酿造,不过价格已经飞升仙界了,如果不是她出身不错,她是决计见不到大梦的。

    浮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秋凉,一盏大梦,道尽浮生。大梦仙酿的一味材料,便是修士的一滴眼泪,又或是一滴血。

    杜兰真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那盏酒爵,一饮而尽。

    “余名罗青寒,三元崇明纪二十六万三千年生人,自幼拜入黄泉宗门下,勤学苦练,终成元婴。”一道女声在她耳畔幽幽的道。

    “本以为四海之大,无处不可去,天下俯仰,大道可寻。岂料变故忽生,非人可测。自人天分野以后数万载,江河日下,元道固不复往昔繁盛,寻道亦不复昔日可得。”

    杜兰真刚刚才从耿恨云的传承中得知她是人天分野以前的人,现在听到“人天分野”,不由打起全副精神。人天分野是戡梧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变故,即使是在极尘宗的记载中,也只有寥寥几笔。

    “元道极盛时,威势煌煌,元婴车载斗量,时有天君垂怜,答疑解难,其势盛哉!本宗名为黄泉,自通幽冥,教化八方,神通无限。”

    “惜乎!时之不遇!”

    “人天分野以来,不见黄泉,不通九幽,元道失怙,竟至势衰。玄门独大,百道喑声。”

    “余从耿恨云、申星宇等前辈,力持千钧,欲匡元门,为其明知不可为。惜乎!犹蚍蜉之撼树,唯终于时之不遇。”

    “忆我元门煌煌,竟至于俯首仰人鼻息;黄泉幽幽,竟至于陵替!唯怜小儿女,未解忆朝元!”

    “此生憾事多如牛毛,唯不恨匡扶元道、力挽狂澜而未成。平生最恨,则天高难测,大道难寻!人天分野,再难寻道,若使早生三千年,则天劫早渡,大道可期,不至于抱憾苦等寿元之至。”

    “长恨此身时不遇,唯怜小儿作玄光!”

    女声幽幽一叹,带着数万年前说不尽道不完的怅惘,穿越时光而来,在这静谧的石室里,是杜兰真唯一能听到的声音,“这个世界,太小了!”

    杜兰真默然。

    人天分野之前,仙人与凡人同天地。人天分野之后,世上再无仙人,修士最多修炼至元婴,过了天劫,便要飞升。

    人天分野之前,百道同辉,玄门不过是其中一支,人天分野以后,玄门一家独大,将其他道统打压得抬不起头来,以至于渐渐凋零,在戡梧界绝迹。

    这种情况,也无怪乎耿恨云、罗青寒这些见识过魔道鼎盛的元婴大能不甘心见魔道式微,决意重振魔道了。可惜的是,她们没有成功。

    戡梧界,最终还是玄门的戡梧界。

    如果没有接受到这两位元君的传承,杜兰真还会以为魔道修士便都是那无恶不作、怙恶不悛的人。

    直到了解了她们,她才知道,人的品质,其实与道统无关,魔道,也只是和玄门一样的道统。魔道修士,也值得为自家道统骄傲坚持。并没有玄门就必然胜过其他道统的道理。

    正如罗青寒所说的,“唯怜小儿女,未解忆朝元”,何等追忆怀念魔道?“长恨此身时不遇,唯怜小儿作玄光”,又是何等看不上玄门!如此人物,最终却只能眼看着儿女在时势下放弃魔道,投入玄门,是何等的无奈、何等的悲凉。

    可惜,戡梧界最终还是玄门的天下。

    盛世之下,总有白骨累累。

    无论立场如何,这一刻,杜兰真真心为她们感到难过。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