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贯珠天音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推算这方位,慢慢往前走,很快——其实也不算很快,毕竟她走走停停,主殿已在她眼前。https://www.kan121.com

迷雾在她眼前慢慢的变淡,杜兰真伸出的手忽地再无阻力,直直的平推了出去。她收回手,打量起眼前的主殿。

富丽堂皇,有胜其他宫殿,碧瓦飞甍,十分气派。她略看了几眼,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便迈步走了进去。

杜兰真猜测这是上古大能的行宫,不会有太多的陷阱,事实也确实如此。她走过这么多地方,只见过禁制,却没怎么遇到什么含着杀机的阵法与陷阱。

一进主殿,跃入视野的是一座莲台,青玉雕成,灵气在莲花瓣里流动着,青玉品质极佳,雕成这莲台的人手艺也十分高妙,这莲台仿佛真的是长出来的一般。

杜兰真四下看了一眼,很快就被宫室四壁上的壁画吸引了注意。

她走近了,发现壁画上画的尽是上古仙人饮宴享乐的场景。

第一幅图上,锦衣的青年望之如王孙公子,搂着两个高眉深目、艳丽妖媚的女子,正仰头大笑着。杜兰真一眼看到他搂着的两个女子虽然藏得很好,却还是露出了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显然是两个妖修。

第二幅图上,落拓的道士提着酒坛,醉醺醺的与二三好友讲道。杜兰真细细的看了两遍,发现道士那宽大的道袍里悄悄滑出一条黑蛇。

第三幅图,容貌清丽的女修手里执着一只琉璃盏,慵懒的半倚在座位上,懒洋洋的偏过头,对着画外人,勾起一个透着邪气的笑容。杜兰真对上这画中美人的视线,忽地呼吸一滞。

那是一双极锋锐的眼睛。

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只是一幅画,她以为的锋锐慑人,其实只是画师匠心独具、善于捕获人的特征罢了。

杜兰真慢慢的绕着主殿转了一圈,殿内共有六十四副图,俱是仙人饮乐的图景,每幅图的主角各不相同,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人有妖,似乎相互之间毫不相关。

但她认认真真的看了两圈,却发现这些画里都有一个女子的身影。

搂着妖姬的王孙公子身后,她露出一支莲花步摇;醉醺醺讲道的落拓道士对面,她留给画外人一个混在人群中的背影;偏头执着琉璃盏、笑得邪气的女修身旁,她把玩着莲花步摇,头也不回,只留给画外人一双白皙的柔荑和一头松松挽着的青丝……

杜兰真比对了之前在宫殿大门上看到的莲花纹,确定与这个女子的莲花步摇是同一种纹样,不由好奇起了这个女子的身份,是否就是这座泽芝宫的主人呢?她没有露出正脸,她又到底是什么人呢?

此时距离杜兰真进入小三山,已过了三天了,毕竟泽芝宫还是很大的,她一边走一边回复灵气,花了很长时间。但她仍是不急不忙的绕着主殿四壁,走了一圈又一圈,企图从这一幅幅背影里看出些什么。

杜兰真看了几遍,忽地在那幅偏头执杯的女修图前立住了,她似乎在那女修手中琉璃盏里的酒水中看见了星光闪烁。

杜兰真犹豫了一下,探出一缕灵气朝那壁画试探去。灵气幽幽的触及到壁画,竟慢慢的被那女修手中的琉璃盏吸引了过去,汇成一道,涌入了她的杯中,仿佛石沉大海,没什么动静。

杜兰真蹙着眉,又往里送了两股灵力,仍是没什么动静。

没什么动静,便已是最大的动静。

这不过是一幅壁画,照理说,杜兰真的灵气应该顺着画面散开才对,如今却被画上那黄豆大的琉璃盏吸去了,竟仿佛石沉大海,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杜兰真耐心的一缕缕往其中输送灵气,初时,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切如常,但随着她输送的灵力越来越多,她慢慢发现那杯中的星光点点,越来越璀璨。

星光慢慢璀璨,忽地迸发出极灿烂极耀眼的光芒来,凭空出现了一道女声:“别再试了!”声音如莺啼婉转,带着点嗔怪,仿佛天籁。

杜兰真惊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分辨不出那声音来历,便再次朝内输送了一缕灵力。

那好听的不像样的女声幽幽一叹。杜兰真给她一叹,手都发软,只觉半边身子酥酥麻麻,不由倚靠在墙壁上,依偎着那幅图,脸颊与那笑得邪气的女修相对,忽的一惊!

这不是她应有的反应!这女声再好听、再动人,她也不可能因此酥倒,最多是感慨一下罢了。

杜兰真欲支起身,离开那壁画,却觉浑身酥麻,提不起力气,只能瘫软着倚靠那墙壁,不由大骇。这是极高明的魔道法术,能在言语间让人酥倒,有时甚至失去神志!

杜兰真自诩不是个意志薄弱的,能让她这样轻轻松松着道的,起码也得是高出一个大境界的魔道修士出手,才能让她无知无觉。

但她面前的是一幅画!

小三山的历史起码也有几万年了,能隔着几万年从中递出一声叹息,叹息的魔音能让她酥倒,那这声叹息的主人,起码也得是凝婴的大能!

说不定……是过了天劫的大能也未可知。

杜兰真骇然,却提不起劲,略一思索,再次朝那画里输送了灵气。她早便知道,遇到不能掌控的局面,慌张也没用,唯有冷静办事,才有可能把主动权找回来。因此即使她此时酥倒在墙壁上依偎着,仍满是耐心的一缕一缕的往里输送灵力,不疾不徐,算着自己输送的灵气究竟有几何。

琉璃盏中的酒水慢慢变得暗沉,忽的从中窜出一道泉水,直流出壁画,往画外而来。

杜兰真错愕,却见那泉水汨汨的流出,绕着她转了一圈,汇聚在一起,凝成了一面光彩夺目的镜子,在她面前飘浮着。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镜子,那镜子顺从的落在了她掌中。杜兰真做好了一照镜子就遇到各种各样机关算计的准备——比如说,有上古仙人附在里面要趁着她的影子落在镜中时夺舍;比如说,里面有个鬼怪,一照镜子就会被噬魂;比如说,这里早就布置好机关,她一照镜子,镜子就会发出信号,让机关把她弄死。

这一切,杜兰真都可以用符箓解决——如果这些机关规格不算太高的话。

她举起镜子,对着镜面照了一照,对上她自己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明珠生晕,美玉莹光。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倒影,还没进一步动作,镜中景象忽的闪烁了起来,仿佛一盆水被搅动了一样,泛起波澜。

很快,镜面上便凝出一排小字,字迹与泽芝宫牌匾一般无二:还算美貌,配得上我莲华宫溪客七式。

杜兰真呆了一下,还没做出反应,那行小字又消失了,化作密密麻麻满镜的金色小字。她情不自禁看去,看一个字便消失一个字,她急匆匆的把这三千多个字记下。

随着最后一个金子消失,镜面又模糊了起来,最后恢复平静,照出她欺寒赛雪的脸。

杜兰真放下镜子,神情十分古怪。

她刚刚记下的三千多字是一部术法,准确来说,甚至可能是一门道术。

这部道术换作贯珠天音,是一门以人的声音为手段的道术。正如那镜中字所说的,是所谓“溪客七式”中的一式——准确的讲,是七式中一式莲华天音的一门法诀。

莲华天音有两门法诀,一门贯珠天音,一门扣玉天音。前者能惑人心神,强行扭转人的意志于无形无觉,后者则慑人心神,强行摧毁人的意志于难防难挡。

其实按照杜兰真的脾气,若是拿到扣玉天音,似乎更适合。

但其实,都不适合她。

因为莲华宫溪客七式,是魔修道法!

道魔不同路,这是戡梧界的常识。一个人的根基既定,就不会再变,除非放弃自身修为,彻底遁入他道,否则一辈子也不会变。

道修学不了魔道术法,魔修也学不了道修术法,因为两者从本质上便不同。

杜兰真有些失望,不由拿起那面镜子打量了起来,镜中图景却微微颤抖,显出一副与她所在完全不同的场景。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