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小三山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怎么就不是了?”杜兰真不慌不忙的道。https://www.kan121.com

    “哦,我说错了。”沈淮烟拖长了声音,“你们不只是来历练的。”她盯着杜兰真的眼睛,“你一路上问了薄康成那么多问题,句句都是有目的的。”

    “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到了陌生地方,想了解一下当地情况,怎么就成了别有目的了?”杜兰真反问道。

    “你问得太细了。”沈淮烟说道,“看似是个游客会问的问题,但你没问一个‘看似是游客的问题’后,都会了解不是游客会关心的事情。”

    “这未免过于武断了吧?”杜兰真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为什么不许我是个心细如发、什么都想掌握在手中的人呢?”

    “你不是。”沈淮烟淡淡的道,语气笃定。

    “真是的,明明咱们才是第一次见面欸,为什么你好像很了解我了一样?”杜兰真半真半假的抱怨着,借此隐去自己内心的震动。

    说真的,她确实觉得自己和沈淮烟一见如故,但一见如故到这种地步,也有点叫人惊讶的。无论是沈淮烟说“有朝一日青锋在手,杀尽天下无义之徒”,还是“我会拔剑,你就会拔刀”,以至于这一句简简单单的“你不是”,都显示出两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

    “我了解你,难道你不了解我?”沈淮烟不置可否,挑眉问道,“只不过你这个人心眼太多,不愿意相信罢了。我信我的感觉。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那我就信我们是一类人,不疑不忌,倘若错了,便错了何妨?”

    杜兰真明白了,沈淮烟这个人,她是真的万事由心的!

    “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便是我有点别的事来海国,你也不必问吧?”杜兰真无奈的笑了笑,算是默认了沈淮烟所说“我们是一类人”的话,只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目的和盘托出。这不仅是对经济会这等事的慎重,也是对自己的谨慎。

    “谁要知道你来干什么。”沈淮烟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不过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有事才来海国的罢了。没什么原因,就是想知道。”她说着,对上杜兰真错愕的目光,眨了眨半边眼睛,摇了摇两人相握的手,狡黠的笑了笑,颇有几分无赖相。

    杜兰真无语,默默的低头喝了口茶水,忽然听到楼下喧嚣里传来“古迹”两个字,不由竖起耳朵,凝神听了起来。

    “一转眼又是三十年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谁说不是呢?当初蓟子濯、夏华容刚进小三山还在眼前,如今他们都筑基后期了。”

    “不知道这回又是谁进去,以前谅事宗可还没出头呢,这次除了悬壶岛、飞白岛、林泰岛,还得加个谅事宗。”

    “你忘了那四位元婴真君了?人家在这海国也是有传承的。”

    “四位真君又不争这海国第一的虚名——真要争,无论三岛还是谅事宗,又有哪个能与元婴真君争锋?”

    杜兰真正听得认真,楼下忽然不说了,有人招呼道,“窦兄,别来无恙?坐下来一起聊聊?”

    “不了,我来找个朋友。”她听到窦元白说道。

    沈淮烟朝她挤了挤眼睛,仗着两个人设下了隔绝声音和灵识的禁制,不管人家窦元白正在楼梯上一步步走上来,大剌剌的道,“给你猜对了,他还真的来找你了。”

    杜兰真慢慢的端起茶杯,神情平淡,“给我个面子,待会就算看不上他,至少不要直接说出来。”

    “你这就是小瞧我了。”沈淮烟翻了个白眼,“我难道还会给姐妹使绊子吗?”

    杜兰真被她脱口而出的“姐妹”两个字逗笑了,“原来做你的姐妹这么容易的吗?”

    “你当然不一样。”沈淮烟微微一笑。

    窦元白已经走上了二楼,一眼看到了坐在窗边的杜兰真和沈淮烟,大步走了过来,伸手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拉到两人的桌边,隔着禁制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收敛起那副霸道、不容置疑的姿态,倒也有几分彬彬有礼的模样,起码比之前当街拦住杜兰真的姿态更能博得她的好感。

    “不可以。”杜兰真虽然这么说着,却把禁制解开了,偏头望着他,似笑非笑道,“道友交朋友,都是这副模样的吗?”

    窦元白朗笑一声,坐下,“是在下之前唐突了。在下谅事宗窦元白,因慕道友风姿,一时忘形,望道友见谅。”

    杜兰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慢条斯理的往窗外望了一望,对沈淮烟道,“封师兄还没来,不知道去哪看了。”

    “沈道友竟然来了我们东海,我竟然一点消息也没听到,若是早知道,也能早些认识沈道友这样的人杰。”窦元白没有立刻对着杜兰真说话,反而转头对沈淮烟说起话来,显然是已经打听到沈淮烟的身份了。

    “只怕窦道友想早些认识的可不是我。”沈淮烟漫不经心的道。

    窦元白顿了一下,又笑了两声,没有接话,转头对杜兰真道,“先前只知道道友姓白,不知道友芳名?”

    杜兰真很是知道一个合格的绿茶婊该做出什么样的姿态,闻言,微微一笑,“名字什么的,有什么要紧。我不喜欢拿名字来定义我自己。道友既然说慕的是我的风姿,何必知道我的名字?”

    虽然只是一照面,但越是霸道的人越能看出别人的霸道,窦元白知道自己是很难改变杜兰真的主意的,再纠缠反而不美,只好作罢。

    “我方才听他们说,小三山,那是个什么地方?道友既然是谅事宗的弟子,想来对这海国必然很是熟悉,不知可否为我姐妹二人介绍介绍?”他不再纠缠了,杜兰真倒是开口了。她开口一个“姐妹”,倒让对面的沈淮烟露出些笑容来,眼神里隐隐有揶揄,杜兰真只做没看见。

    窦元白不知道她二人眉眼官司,只看见杜兰真一说“姐妹”沈淮烟便笑颜如花,不由暗暗思忖起来,想道,久闻沈淮烟放旷不羁,一旦谁合眼缘,便倾盖如故,若她看不上,便面子功夫也不爱做,她这样喜欢白姑娘,想来白姑娘也是很有些本事的。

    杜兰真在街上以灵气震开窦元白,本就显露了几分手段,窦元白这样一想,微微忖度,答道,“小三山是我海国的一个古迹,三十年一开,里面有上古遗留的传承,但阵法玄妙,非筑基修士不能进入,且一人进入一次,终生不得再次入内。因此,算是海国年轻一辈有为青年历练之地,也是见识海国诸岛底蕴的时候。”

    窦元白说着,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若是白道友与沈道友有兴趣进去瞧瞧,我可以代表宗门为二位争取一个入内的名额。”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