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茶楼读书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余常闻,上古开天,一元伊始,两仪分化,四象乃成,遂有五行八卦十二宫,又化为三千世界、十万诸天,终有你我。https://www.0dksw.com

    “余少识诗书,慕上古仙人经天纬地之神通,毅然访寻,遂得仙缘一缕。修行凡百五十载,金丹得结,凡骨得蜕。未尝忘童稚之年所慕,访遍三山四海,五湖八荒,得上古仙人伟业轶事一二,遂结庐编纂,终成一册,名之曰,三千世界异闻录。”

    “三千者,虚妄数也。世界者,有天地轮回、万物轮转。异闻者,则称其越尽闻所未闻,逾遍见所未见,不敢信其真,不敢言其假,收录其中,由诸看客姑妄听之,一笑而过。”

    杜兰真和沈淮烟坐在惠安阁对面的茶楼里,靠着窗,结下禁制,面对面坐着,桌上摊着杜兰真刚买来的书册,一起对着它读了起来。

    “原来是神话传说。”杜兰真看了编者的引言,恍然道,“我在宗门时,并不怎么去翻看这类书卷,说不定宗门里有收录,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你刚修仙时,不看这类书吗?”沈淮烟奇道,“我还以为,这些神话最是吸引小孩子,人人得闲都要翻一翻的呢。我小的时候,就常找来翻看,师门长辈见不是话本,至少还能多涨些见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拦我翻它。”她颇有些感慨的道,“当年筑基未成,除了练剑法,我在凌云剑派也只有这个乐子聊以宽慰了。”

    “我总觉得这些东西没什么用,懒得看它。”杜兰真道,“不过如今也变了,一来寿元不短,总得找点乐子,二来,积累些看似无用的东西,谁知道哪天也会用上。”

    “你啊,这就是典型的读书有用论!”沈淮烟闻言,笑了起来,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懒懒的朝她笑了一笑。

    “何为读书有用论?”杜兰真明知她就是话说半截,等着自己来问,却并不在意,微微一笑,顺着她的意思问道。

    “你觉得读书有用,可以长见识、明得失、知进退,因此愿意读书,对不对?”沈淮烟问道。

    “自然。”杜兰真笑了起来,“既有读书有用论,想来还有读书无用论了。你可别跟我说,你觉得读书没有意义,有时间多读两本书,还不如出去历练一遭,至少能赚点灵石。”

    “错了!”沈淮烟秀眉一挑,“你说的那个,虽然也是有用无用,但同我说的这个,却又不是同一个东西了。”

    “愿闻其详。”

    “似那蠢物,说的些读书毫无意义,不如赚灵石,谁去理他,便是任他自己不读书,吃亏也不关别人的事。读书,自然是有用的。”

    “但听你的意思,你还有一种有用无用论,而你显然不是有用论了?”杜兰真问道。

    “不错,我便是那一种读书无用论!”沈淮烟拍手笑道,“你读书,是为了它有用,若是于你无用,你就不去读了,宁愿把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我读书,却不是这样。”

    “我以为,读书何必有用?为了有用而读书,本就落了下乘,得失心过甚,为我不取。读书就该为了读书而读书,只为读书,不求其他。则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日后自有天意。”

    沈淮烟神采飞扬,畅言“读书何必有用”,快意恣情,无所顾忌,言谈间,自有一种超越皮囊、惊心动魄的美,让人情不自禁的折服于其无所拘束的气度。

    “照你这么说,图的不也是厚积薄发么?这与你的无用论,似乎有些相悖啊?”杜兰真不置可否。

    “读书是因,厚积薄发是果。你那读书有用论,却是读书是手段,厚积薄发是目的,这能一样吗?”沈淮烟反问道。

    杜兰真挑眉,“算你说的有些道理,尚有可取之处。”

    沈淮烟长笑,不再说下去,与杜兰真再度低下头,看起三千世界异闻录来。

    两人只是闲谈,并不就所谓有用无用深谈,因为彼此知道一旦认真谈论,不是一时半会说得完的,且两人各有见解,谁也说服不了谁,而这件事,也并不是非得有个对错高下。

    或者说,本来就没有对错。

    杜兰真和沈淮烟意气相投,但也不必事事相似,所谓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两人并不强求,不过谈及,一笑而过罢了。

    “有世外仙人者,号为通微少阳道祖,神通无比。”

    “有仙人者,号为灵台玄妙道君,法力无边,寿与天齐,宅心仁厚,教化生民。”

    “怪不得这三千世界异闻录如今散轶了。”两人把一本小册子一页一页翻过,没多久便看完了,沈淮烟呼出一口气,扔下书册,笑道,“这枯燥无味,毫无故事的异闻录,专罗列些大神通者道号,与那凡人都看腻了的三两无聊故事,谁乐意看啊?”

    杜兰真也没想到这三千世界异闻录挂羊头卖狗肉。异闻录异闻录,没什么异闻,只罗列点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的大神通者的名号,有人喜欢才怪了。

    “只当是看个乐子罢了。”杜兰真无奈的笑了笑,随手把书册收起来,透过窗户,往下看了一眼。人头攒动里,并没有封轶的影子。

    “那个耍横的没来么?”沈淮烟懒懒的瘫在椅子上,随手抽出一根竹签,在茶杯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杜兰真听她说“耍横的”,连名字也不肯喊一声,便知她提到窦元白意颇不屑,显然是瞧不上此人的。幸好杜兰真不是真的看上了窦元白,否则一定会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真的不好。

    “谁看他了?”杜兰真嗤笑了一声,“我看一眼封轶来没来罢了。”

    沈淮烟看了她一眼,忽的凑近了,一把拉住她的手,两人脸对着脸,四目相对,一个目光锐利,一个目光温和,但没有哪个人躲闪。

    “你们来海国,不是简简单单来历练的吧?”沈淮烟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