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玄阴大道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虽然答应把人给沈淮烟替天行道了,还是先问那人来历。

那人见她问的是来历,倒没什么反正要死了干脆什么也不告诉你的心思,竭力抓住这一点机会,想尽办法把自己说的多么多么重要,多么多么受到自家姑祖看重,万一他被杀了会有人详细调查。

杜兰真之所以问他来历背景,也正是利用的他这点侥幸心理,否则,倒不好打开话匣子,容易让他产生鱼死网破的心理。虽然明知此人为了保命,说的话一定极为夸大其词,她还是挑挑拣拣过滤了一遍,筛选出尚可一听的内容来,算是参考——毕竟,她虽然相信沈淮烟人品,也得有自己的判断。

他唤作郭宏伟,筑基中期修为,姑祖是谅事宗的大长老、金丹后期的修士郭美如,血缘关系没出三代,算是亲近子侄,有留下溯血寻灵的牌子,倘若陨落,那头郭美如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杜兰真听说郭美如能第一时间知道他的死讯,不由露出些迟疑来,“我听说谅事宗不过崛起了二十载罢了,这等溯血寻灵的手段,好歹也是有点底蕴的宗门才能有的……纵使你们谅事宗现在有金丹真人坐镇,到底没那个底蕴吧?”说着,露出一脸不大相信的模样,狐疑的望着郭宏伟。

“是真的!是真的!”郭宏伟看她似乎因为溯血寻灵之术有些迟疑,似乎有生机的模样,露出些喜色,又听她质疑真实性,生机似乎又要断绝,大喊道,“我们谅事宗虽然近些年才崛起,但我们得到了上古秘藏,有上古传承,底蕴绝不输给六大宗门!”

“这就吹过了。”杜兰真嗤笑一声,“六大宗门万世不易之宗,哪里是你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得了传承就比得上的!”她这话虽然是刻意激郭宏伟说出更多内情,也不乏真心实意。

“六大宗门固然是传承悠久……”郭宏伟底气不足的道,“但我们谅事宗得到的传承也极为不凡!”他说这话时,毫无犹豫,底气十足,“至少不比六大宗门外的任何一个宗门差!”

杜兰真微微挑眉。

六大宗门是一道槛,拦住了戡梧界约莫九成五的修士,且这已经是数万年的格局了,有句话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放在宗门上也是如此。shu2www.shu17.cc8.cc

六大宗门千万年积累,绝非其他任何一个宗门刻意企及的。纵使哪天出现了一个有数位元婴、强势崛起的宗门,或许在实力上能追上六大宗门中的某一派,但在底蕴上也绝不可能追得上。有的东西,只能靠时间沉淀、积累。

但这绝不是说其他宗门都不值一提了。

很多宗门的传承其实也极为不凡,只是底蕴不够,积累不够,宗门往往昙花一现,烈火烹油、不能长久。倘若让他们发展上千万年,也会是六大宗门如今的光景。

“你们寻得的是什么传承?”杜兰真颇为疑惑的问道,“居然敢放出这样的狂言。”她说着,脸上露出些不屑来。

事实证明,她看人还算有两分眼光,郭宏伟被她一激,再加上性命悬于她手中,立刻答道,“我们寻得的是玄阴大道传承!”

“玄阴大道?”杜兰真的脸色更见疑惑,“我怎么不曾听说过这玄阴大道?”她这不是作态引诱郭宏伟说出更多了,而是真真切切的疑惑。她自忖虽然自家在修真界各类掌故旧事、名人轶事上没什么积累,但在修道知识上很有积累与见识的。郭宏伟说的这个玄阴大道她竟然听都没听说过。

“不错!正是玄阴大道,练到极致处,可以吞噬万物,以玄阴之气散开,元婴修士都要避走。”郭宏伟骄傲的道,“姑祖已同我说过,等我再努力些,加把力,就可以进入内门,修习本源功法了。”

宗门有一门核心传承,可以演化出数套功法,分给弟子修习,等到修为上去了,再转修本源功法,这都是大宗门的套路,并不稀奇。弟子一开始修习衍生功法再转修,虽然在转化、领悟上稍有困难,但比起一开始就修习本源功法基础更扎实,其实是一条更合理的路子。这是戡梧界前辈千万年实践得出的经验。

谅事宗让弟子先学衍生功法,这不稀奇。但郭宏伟好歹也是筑基中期修士了,居然连内门弟子都不是……杜兰真可真是稀奇了,“是你实力实在太差,不配做内门弟子,还是你们谅事宗内门弟子要求那么严格?”她问道。

郭宏伟涨红了脸,“当然是我们谅事宗内门要求严格!”他又不傻,就算真的是他自己不行也不能承认啊,承认了不就默认了自己其实并不怎么重要,可以直接杀了完事。

杜兰真又小心的试探了两句,尽量不让他察觉到自己只是想了解点消息,最终还是要让沈淮烟替天行道,发觉他知道的确实不多之后,忽地看了沈淮烟一眼,笑道,“你不认得她吗?怎么会招惹上她。”

“她长得那么秀气标致,谁知道她是个煞星啊!”郭宏伟喊冤,“要是我知道她是这么个女煞星,我才不会去惹她呢!”他显然很清楚沈淮烟是不会放过他的,生机全在杜兰真手里,绞尽脑汁想打动她,火力全开的苦苦哀求道,“道友,仙子,我是真的不知道她这么厉害,否则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会招惹她的!我也不知道仙子你和这个女煞星认识啊,否则就凭仙子的面子,我也不会惹她!”

他胡乱说道,“仙子发发善心,放我一马,我一定重重感谢仙子!灵石?法宝?我都可以给仙子,我去问姑祖要,姑祖疼我,一定都会给你的……”

杜兰真与沈淮烟说话的时候,封闭了他的五感与神识,故而他完全不知道沈淮烟与杜兰真的身份,也完全不知道她们俩的狂言和忌讳,讨饶时,也并不在点子上。

杜兰真听他话语,便知道他确实如沈淮烟所说的那样,欺男霸女事做惯了,又仗着有点背景、习惯了海国这个散修圣地那种肆无忌惮、没有道德约束的环境,不知道他说的话对于外陆井然有序的环境里出来的修士来说,算得上恶人了。

外陆修士纵然与天争命、手段狠辣,到底也是为了大道,若是放纵欲望作恶,那就人人得而诛之了。别的不提,六大宗门可是有个“卫道榜”,专列大奸大恶之人,提供赏金给诛杀恶人的修士。

“沈道友,此人就交给你了。”她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干脆利落的对着沈淮烟说道。

“什么?你——”郭宏伟瞪大了眼睛,还没说出别的话来,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便瞪着眼睛,再也说不出话了。

杜兰真望着他眉心一点血珠,笑道,“沈道友好利落。”真是一点都不耽搁的,“我们叫了摆渡人来,算算也有些时间了,估摸着待会就过来了。道友还是赶紧收拾一下,免得叫人看见了他,惹来麻烦。”

沈淮烟手一招,将郭宏伟的储物袋拿到手里,朝她挑眉道,“叫我名字就行了,道友道友的,听着怪生疏的,别是在提醒我咱们还不熟,要我别忘了你的那份战利品吧?”她说着,手一挥,把郭宏伟的尸体直接收进了储物袋,笑意盈盈的望着杜兰真,显然是在开玩笑。

杜兰真正要说什么,忽然见到远处船影正乘风破浪,话到嘴边,却是一转,“在海国,叫我白思鹿吧。”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shu29.cc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