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路见不平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一回头,只看见满天剑光,只是远远看着,就觉锐气凌云,还未见人,心里便忽地冒出一句话来:

一剑霜寒十四州!

杜兰真也用剑,也见过许多人用剑,更是与筑基中期就练成剑气雷音这等绝世剑法、堪称剑道绝世天才的魏永嘉斗过法,但她见了这个人,就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不能用简简单单“剑修”两个字道尽的人。https://www.kingho.net

“你若知道了我是谁,你绝不敢再这样咄咄逼人!”被剑光逼得进退不得的修士大声道,“我姑祖是谅事宗的大长老!”

这话倒不像是在震慑对方,竟像是在激对方下手更重一些。这人离杜兰真和封轶近一些,勉强能看见形貌。

杜兰真挑眉朝那人看去,发现此人不仅手上功夫平平无奇,连长相也毫无特色,不由没了兴趣,若非他是谅事宗的人,她想看看此人功法特点,目光再也不会为他逗留一下的。

她细细观察了那个谅事宗的修士,根基不错,算得上扎实,修为也算深厚,法宝不少,但这些放在整个戡梧界算是很难得,放到杜兰真这样的名门弟子眼里,就只是平平无奇了。

唯一有些不同的,还要数他的功法。

那剑光何其凌厉锋锐,似凭空投下天光,所过之处,涤荡尘埃,叫人疑心这不是什么剑光,而是星辰坠落。

杜兰真在剑法上的本事说高不高。若是自谦,说一句比起一心剑道的天才差之远矣;若是不谦虚些,就是说一句胜过绝大多数剑修,也只会有人觉得她年轻气盛不知内敛,不会觉得她骄狂自大坐井观天。

但她见了这剑光,便知道自家无论如何比之不如的那一部分“一心剑道的天才”算是见着了,不由暗暗的揣测这用剑的是谁。

但就是这样锋锐无匹的剑光,竟屡屡叫比之远远不如的谅事宗修士给接住了,虽然是被压着暴打,但没有当场毙命,已经叫杜兰真够惊讶的了——毕竟,看这修士的手段和修为,坚持这么久,也该坚持不住了。

但这修士竟似还有余力,足够叫杜兰真惊奇了。

“两位道友!两位道友!快帮帮在下!”那修士狼狈的招架着,忽地看见远远的望着他的封轶与杜兰真,眼睛一亮,大声喊着,朝他们二人的方向退走而来。

杜兰真朝他望了一眼,心里思忖了一下。那未曾谋面的剑修固然神通手段超凡,但她自忖出手并不会输,唯一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出手。如果不救他,只需袖手旁观,就算此人凑过来也无妨,不必得罪那一看就很了不得的剑修。

但若是出手了,她可以救下一个在谅事宗颇有些地位的弟子,对于在海国混开很有些裨益,方便她了解情况,迅速打开社交圈。

纵然这个修士的行事作风颇有几分憨批,但左右杜兰真只把他当作个跳板,摸清了他的社交圈,把他的熟人朋友认识个遍,到时候看他行事如何,如果不是个适合结交的,就可以一脚踢开了。

关键是,她从本心里希望自己出手。她颇有些一试锋芒的想法,试试这个厉害剑修到底有多厉害,试试她的手段在宗门外有几分混得开。

不过,她怎么想都不作数。她这次来海国是宁潇鹤给乐正初的人情,是封轶给她的人情,她早已承诺过一切大事唯封轶马首是瞻,倘若不管不顾,难免一时爽快,以后后悔。她还是要出来混的人,承诺过的话自然要守信。

“师兄?”她偏头望向封轶,毫不掩饰自己期待的眼神,她就是要让封轶明白自己的意思,希望能以此稍稍影响封轶发决断,整个人虽然什么也没说,却完完全全在无声的表达“打吧打吧”的意思。

封轶见她满眼跃跃欲试,不由失笑,朝她微微点头。

杜兰真得了封轶的同意,长吟一声,化作流光直窜天际,一把三寸霜雪随着她飞起,化作数丈绯红刀光,如写意山水里红袖青罗,硬是将一腔杀气锐气化作了诗情画意,卷住那日月经天的剑气,温温柔柔的荡开来。

“来者何人?”那剑修的剑光忽地被人轻轻巧巧的化解,不由一惊,厉声喝道。

杜兰真看见了她。

就在同一时间,她忽然利落的收了胭脂色,掉转矛头,刀光如虹,飞向了谅事宗的修士。

如果说杜兰真迎向那剑修的剑光时,她的刀光像是佳人才子的诗情画意,此刻的刀光就像是声声断肠的凄风楚雨,譬如红袖散尽、青罗不全、才子不遇、佳人白头,刀刀催命。

谅事宗的修士本来想趁着两人交手的机会逃走,不意两人交手不过一招,这路见不平的修士竟忽然倒戈,做了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一员,更没想到自己运遇到气差了一个天资纵横的剑修,还有另一桩运道随手在路上抓到另一个手段高明的修士。

一时之间,左支右绌,手忙脚乱,差一点便要丧命于刀光剑影里。

但他竟然只是溃败,没有立时毙命,这让杜兰真惊讶极了。

她与这修士交手时,只觉一阵诡异的力道,似乎打在一团棉花上,又被这棉花把力道弹回来,颇为难受。且这修士的功法颇为诡异,似乎与寻常灵气不同,有些吞噬、同化的本事。

若是如此,无怪乎他没有快速被击杀了。

杜兰真想着,心里却隐隐觉得奇怪。她一招没能建功,忽地收起了胭脂色,伸手朝那修士虚虚一指,指尖忽地窜出一条手臂粗的火龙,荧光幽幽,冷意莹莹,与寻常灵火的炽烈全然不同,阴森森、冷凄凄,也并非呼啸而过,而是幽幽的在空中划过,迅捷之外,更有三分诡异。

奇怪的是,这火龙直直追着那谅事宗的修士而去,那修士运气灵气法宝要招架,这灵火却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在接触到这修士的法宝时,忽地猛地一窜数尺高,一下子翻腾了起来,顺着他的法宝烧了起来。

“啊!啊——”那修士忽地惨叫了起来,竟想直接放弃这法宝,免得被这诡异的灵火纠缠,杜兰真却并不想他这么轻松,控制着灵火,顺势朝他烧了过去。

甚至不需要她过多引导,灵火顺势朝这修士烧了过去,就好像水从高处往低处流一样自然而然,在这修士身上空前炽烈的燃烧,却只是静悄悄的,空中只有那谅事宗修士的惨叫。

杜兰真既心惊于这灵火对谅事宗这修士竟然有这样大的克制效果,又忍不住好奇起这灵火的来历了。

这道阴森森、冷凄凄的灵火,正是杜兰真筑基时莫名其妙血契的本命灵火,连元婴修为的须晨真君也看不出来历的诡异火焰。

杜兰真一直没找到这个灵火的来历,只知道她把自家灵气吞去了一部分滋养它自己,此时却忽然发现它不仅是个潜在的威胁,还是个能奏奇效的杀器——当然,也可能是对付起她自己来一把好手的大杀器。

这道灵火,与谅事宗的功法,莫非有什么渊源吗?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