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留不得中显神通3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早有准备,就怕这次白色区域不许使用法宝,翻手取出两张灵符,正要扔出,忽觉灵气晦涩,脸色微变,低头一看,手里的符箓似乎如一张废纸般,输入灵气,也不见有反应。https://www.0dksw.com

    这次不仅禁用法宝,连符箓也禁用了!

    杜兰真无奈,收了符箓,轻轻挥手,风雪回舞,那飞花片片碎裂,点点斑斑,飘散开去。

    那厢秦若菱早已抓住这机会,高声道,“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杜兰真被那星星点点团团围住,灵光闪动,一阵暴雨浇落之声,转瞬之间,飞花去尽,杜兰真漫步而出,手中生出一道绿影,宛转生长,转瞬绕着她长成一树翠茵。

    下一刻,花开满树,异香遍洒。

    不过一个呼吸,树上从花苞逐渐开合,绽放出极灿烂的花来,却在下一个呼吸里凋零枯萎,让位给青黄的果实。

    下一瞬,果实落地,如颗颗流星,朝秦若菱飞去。

    秦若菱挥袖,狂风漫卷,欲将那果实吹开,但果实只是顺势在空中绕了一圈,又朝着她飞去。

    秦若菱连连弹指,每一指都点在一颗果实上,那些果实被她点到,爆裂开来,里面飞出无数金针,密密麻麻的向她刺去。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秦若菱拍掌,再打开时,掌中飞出簌簌花瓣,如一场花雪,一一拦住了金针。

    金针被花瓣拦住,忽地化为流水,绕过花瓣,流到秦若菱眼前,又忽地一变,从那风花雪月蓦然气势一改,化作铁马冰河,萧肃而来,秦若菱只觉一寒,流水化为风刃,气势汹汹的朝她飞来。

    秦若菱急忙去挡,却见风刃未到,寒光先至!

    每一片风刃,都是一把剑,这里不许使用法宝,杜兰真的每一片风刃,便都是一把法宝!

    若是秦若菱可以使用法宝,那她多的是方法化解,可是她不能用法宝!她固然是知道杜兰真剑法很好、基础术法很精通,却没想到她在完全不使用法宝的情况下,竟丝毫没有影响!

    她运起灵气,勉强挡住寒光,却脸色发白。秦若菱咬了咬牙,低声喝道,“爆!”

    “轰”的一声,她周身炸开波澜,灵气翻卷,将剑光逼退,她脸色惨白,正要再次开口,身侧翻腾的灵气中竟凭空生出熊熊火焰来,爆开劈里啪啦的火星,似乎要把一切焚尽。

    火光里,秦若菱眉头紧锁,“我认输。”

    她话音刚落,两人便觉山河倒转,一阵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后,双双立在了场中,杜兰真伸出手,正好接住自半空中落下的胭脂色。

    “经此一战,你们可有什么感想?”韩情元君笑道。

    “是我太过依赖于法宝了。”秦若菱坦然道,“若非这秘境中如此限制,我绝不会输!”

    众人听了,有的忍不住偷偷去瞧杜兰真脸色,却见她微微一笑,并不开口说什么,不因胜利而骄矜,听到秦若菱的话,也一派虽不言语,也自信卓然、不言而明的气度。

    杜兰真心里想的却是,你有法宝,难道我就没有吗?

    两人互相谢过,便要下场。杜兰真往自家师尊那里走去,却见秦若菱疾走两步,追了上来,与她并肩而行,不由微露诧异:貌似这位应该走的方向,与她不是一道吧?

    浮生门的真君脸色又黑了。

    众人见了,不免暗笑。又见两人对视了一眼,并不说话,便猜到她们是在传音,有那好奇心重的金丹真人乃至于元婴真君便暗戳戳偷听起来。

    “你的基础术法用得不错。”秦若菱说道。

    “多谢夸奖。”杜兰真轻轻点头,礼尚往来,“你的法术也很精妙,是浮生门的长歌吟吧?”

    “没错。”秦若菱矜持的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了。

    杜兰真颇感诧异,但她沉得住,秦若菱到底想说什么,自然最后会开口的,若是不说,杜兰真也不稀得听。大不了秦若菱跟着她去见须晨真君。

    走出一段,秦若菱终于再次开口道,“你不错,但我并不输给你,若非这次运气不好,你未必会赢。”

    杜兰真想了想,将她打量了两眼,忽地笑道,“纵是在平地上咱们再打一场,赢得还会是我。”

    秦若菱眉毛一立,显然很是不服。

    杜兰真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手段没使出来,有很多法宝、符箓没机会用,就这么输了,定然是很不甘心,是不是?”

    秦若菱仍然横眉瞪着她,眼神里却带着催促,让她赶紧说下去。

    “可你想过没有,我也是有法宝、手段、符箓没使出来的,我也有底牌。我和你一样都被秘境限制了。论起底蕴,我绝不会输给你。”杜兰真笃定的道,“我之所以说我一定会赢,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却是因为你。”

    “我怎么了?”秦若菱冷冷的道。

    杜兰真丝毫不以她的冷脸为意,柔声道,“我们虽然不熟,但你禀性凌厉骄傲、心怀四海、志若鸿鹄,绝不是浣花玩月,婉转绮丽的路数,我都看不出来,你岂能不知吗?”

    秦若菱没有反驳。

    “因此,我才觉得你选的法术不适合你。”杜兰真亲切的笑着,似乎丝毫不清楚自己说的话简直交浅言深,指点起别人的功法术法来了,“你该唱那大江东去、鹏程万里、山河万千的,却去悲那落红飞花,朱颜辞去,不觉得难受吗?”

    秦若菱冷冷的问道,“难道我就不能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吗?”

    杜兰真笑道,“若真是这样,恕我直言,那你大概在长歌吟这门术法是没什么天赋的,否则,以你的天资聪慧,不该就这般威力。”

    “我们根本不熟,你就跟我说这话,不怕我恨上你,觉得你在嘲笑我吗?”秦若菱面色冰冷。

    “若是如此,那就当我看错人了罢。”杜兰真不以为意,洒然笑道,“那就是咱们没有做个好友的缘分了。”

    秦若菱脸上忽然露出极其诧异的神色来。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