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留不得中显神通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秦若菱深吸一口气,还没有所动作,脸色却是猛地变得难看了起来,她与杜兰真坐在的区域再一次由白转黑了。https://www.kingho.net

她怎么会这么倒霉!秦若菱在心里疯狂呐喊,这个剧本不该这么写!哪怕她运气差点,可是也不该这么差!她简直要怀疑自己因口出狂言而被韩情元君刻意针对了!

这一刻,不仅秦若菱在内心里狂喊运气太差,就连杜兰真都不由得诧异起来。她的运气有那么好吗?斗法遇到天时地利人和占全了?如果是这样,就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的样子……

“小师妹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樊靳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须晨真君和乐正初身边,此时拍案道,“这可难办,这要是赢了,也没多光彩啊!谁都觉得是小师妹运气好,占了便宜。”

须晨真君冷眼瞥了樊靳一眼,淡淡道,“一切愿赌服输罢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以杜兰真的心高气傲,只怕难以接受这种几乎是白捡的胜利。”樊靳假装没看见须晨真君的冷眼,嘿嘿的笑了两声。

“你师妹没你想的那么狭隘。”须晨真君冷声道。

樊靳一脸不信的望着须晨真君,“师尊,不是我说啊,虽然你才是杜兰真的正牌师尊,我不过是个普通师兄罢了,但论起相处时日、了解程度,那我可是遥遥领先的。别的不提,你说说,你统共见过小师妹几次啊?”

须晨真君的眼神几乎可以把水结成冰,“你道人人都同你那般游手好闲的吗?本座要修炼,你师妹也要修炼,纵使见得少,也是常理。”

“况且,你虽然熟悉以前的她,却未必了解现在的她。你虽然年纪老大不小,也早没了锐意进取和青春朝气,起码应该还算曾经年轻过,岂不知如她这般年纪、这般修为俱是人生巨变的时期,两者同时发生,那更是一天一个样,每天都有变化成长,你拿她筑基前的性格去套她现在的行为,荒谬!”

樊靳被须晨真君一连串“年纪老大不小”“早没了青春朝气”“起码曾经年轻过”怼得说不出话来,张口结舌,没能第一时间接话。

乐正初见这师徒二人简直针锋相对,不由失笑,出面给师弟解围,“樊师弟秉性聪慧,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不是放纵的性子,只不过在找他自己的路罢了。师尊这么说他,实在太伤人心里。”

又安慰樊靳道,“师尊也是担心你不能专心,东一榔头西一榔头,最后自误。须知金丹寿元不过八百载,经不起浪费,我知道樊师弟你是个心里有数的,这话也不多说了。”

“可巧,你大师兄这话之前也有人说过。”须晨真君忽的又道。

“是谁说的?”乐正初是须晨真君的首徒,与须晨真君的关系、感情比被须晨真君亲手带大的温海蓝犹有过之,谈笑之间毫无生疏,不会如杜兰真那样过于小心,他想知道,便问了。

须晨真君果然也不以为意,答道,“正是你们小师妹。”

“杜兰真?”樊靳有些诧异。

“你小师妹说你能算个杂家。”须晨真君冷笑道,“觉得你很有些本事的。”

“小师妹也算是有眼光啊。”樊靳感慨道。

“小师妹机敏权变,念头通达,就算没有二十岁前筑基,也绝对能讨师尊喜欢。”乐正初说了句公道话,“我这些日子看下来,觉得她很是不错。”

“很是不错?”须晨真君听了,微微一哂,但也没说什么,专心看起幻世图里斗法。

那厢秦若菱已经使了两轮神通了,只是稍稍消减了剑光的锐意,后者几乎是以原速原势朝她冲去。

这不怪秦若菱手段不够,任谁在被削弱了十倍的威力后,都不可能成功挡住旗鼓相当对手十倍增幅的攻击的。

剑光交错击打在秦若菱周身的防护层上,逼得她脸色泛白。正当她倍感运气太差,不忿不满时,她脚下的区域竟再一次悄无声息的变了颜色!

距离上次变换猜不到两息!

秦若菱眼睛一亮,忽的伸手在鬓边轻轻一拂,掣下一支描花金钗来,在周身一划,曼生道,“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自那金钗上飞出千花万瓣,芬芬馥丽,飘飘洒洒,软绵绵、轻巧巧的接住了剑光,在那锦绣堆里,剑光慢慢消散了。

却是法宝又可以使用了!

看到这里,无论在场斗法的杜兰真和秦若菱,还是在外面观看的人都大致明白了这一叶秘境的规律。

白色区域内法术威力增幅十倍,但有时不能使用法宝,黑色区域内法术威力削弱十倍,但一直可以使用法宝。

两者不定时转换,但不会超过十息。当黑白区域转换时,之前已经使出来的、得到增幅或消减的法术不会因为所在区域颜色的改变而忽然变了威力。

白色区域内法术威力被增大了十倍,忽然转换颜色,这法术虽然变成了黑色区域内,但还是十倍威力。不过当这法术离开原区域,到了别的区域,也就是原本的黑色、现在的白色区域内,也不会再得到十倍增幅了。

杜兰真遥遥的朝秦若菱打了个响指,低声笑道,“秦道友,何必哀离人泪呢?须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啊!”

却是杜兰真打定主意,不让秦若菱专美于前,否则秦若菱出手时诗情画意,出口成章,她出手就闷闷的横劈竖砍,也忒没排面了些,没得堕了自家宗门声势。

她一出手,那点点花瓣里竟横生纹路,下一刹,竟各自从花瓣中抽出绿芽来,转瞬变成了一束束娇艳夺目的花,朝着秦若菱拥去。

“贵宗弟子这一手基础术法逆转相生实在是精妙!”有位金丹真人见了,忍不住赞叹道,“她才多大年纪?许多初入金丹的修士也做不到吧!”

在场金丹修士一齐称是,还有洒脱些的真人道,“在下当年初入金丹,于基础术法上还真的没有这小女娃玩得好。”

“那不过是因为真人你不研究基础术法罢了,倘若你研究这个,这一手也是手到擒来的。”

“杜师妹跟着她师姐温海蓝学艺,在基础术法上很有些底蕴,并不奇怪。”有极尘宗的真人笑道。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秦若菱翻开书卷,宛转道。

随着她话音落下,清风漫卷,落花蔌蔌,轻飘飘的朝杜兰真舞去。

杜兰真指尖窜出一道绯红流光,婉若游龙,在漫天飞花里宛转舞回,搅乱了飞花,但那落红散复又聚,飘飘洒洒,在流光飞舞下坚持不散。

修士斗法,斗的便是一个势,并非谁凌厉谁就能占上风的。若是那样,剑修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凌厉无匹固然是力量,锋芒内敛也是!

然而杜兰真知道自己将那飞花搅尽也不过是一两息的事情,她手指轻点,胭脂色高低舞动,就要逐退群芳——却忽然威力大减,在飞花里流离起来。

黑白再一次转换。

杜兰真也不慌张,遥遥收回胭脂色,带着追逐着她的飞花,飞身进入白色区域。

正当那胭脂色飞入白色区域时,忽的,灵光散尽,猝然落地!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