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落魄书生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谭苑真君将一门神道传承细细的讲了一遍,从最初入门,一直讲到度天劫,详细之极,仿佛他亲自见过一遍。

这与杜兰真猜测的、她自己上报的神道绝不相同,她不由怀疑自己想错了,真君讲神道另有原因。这样一来,她推测的什么已成气候、有后台,就都站不住脚了。

那无缘无故的,真君为什么忽然讲神道,掌教又为什么要说出“照我仙道永不绝”的豪言呢?以宗门一贯的谨慎低调,很少争这虚名。

一切又扑朔迷离了起来,杜兰真再次感到自己在宗门还是人微言轻,难以摸着头绪。

真君讲道,长达一天一夜,数万修士就在那听了一天一夜。杜兰真用掉了四张留影留声符,谭苑真君才总结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此乃上术。”

“难道咱们戡梧界有什么了不得的神道修士出现了?”卫衔悄悄传音给她。

“我上次见了两个,但跟谭苑真君讲的这完全不一样。”杜兰真道,“但想必真有可能是什么了不得的神道修士,再不济也是了不得的神道传承出现,否则何必在这种场合讲这个?”

两人说着,各自离开了——倒不是离场而去,元婴大典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呢,各宗门会带来自家得意弟子,互相切磋。杜兰真两人是自觉走到自家师尊身后侍立。

“恰逢盛会,今日群贤毕至,本宗愿开法会,为各位英才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机会,也好叫小弟子们长些见识,知道乾坤之大,能人辈出,不致使井底观天,小瞧世人。”徐灵雨上台宣布道。

众人静默了一下,虽说大家都早有成算,但毕竟都是有道仙家,还是要端着矜持的架子的。过了一息,昻阳宗的元君笑道,“如此盛会,不如叫我们抛砖引玉,姑且助兴。鄙宗小辈勉强还算拿得出手,为免他们自高自大,还请赤霄宗的小友指点他们一番。”

来了来了!

众人纷纷精神一振,上来就是重头戏!昻阳宗和赤霄宗掐了这么多年,即使极尘宗忽然表明态度也要争第一,还是把矛头直指赤霄宗啊!

纵使陆泠等筑基弟子巴不得没自己的事,听到昻阳宗元君这样挑衅自家宗门,还是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冲上去把对方弟子全都打趴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谁才是戡梧界第一宗。

“道友有命,岂敢不从?”被人直接点名,赤霄宗的真君怎么可能避退,自然应下,“不知道友想怎么比?”

“自然是遵循常例,炼气、筑基各比三场吧。”昻阳宗元君说道。

“可以。”赤霄宗真君眼都没眨一下,回过头看了看自家弟子。方才义愤填膺恨不得冲上去暴揍对方的弟子纷纷低下了头,努力装作不存在的样子。

唯有炼气期弟子跃跃欲试,个个眼含期盼的望着真君。

赤霄宗真君看了这群人一眼,朝时昊空和另一个金丹真人点点头,这两人便立即意会,点了三个炼气期弟子,在筑基修士中犹豫了一下,点了两个人,对最后一个人选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时昊空道,“陆泠,你去。”

陆泠在心里哀嚎一声,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道,“是。”

“小师妹,好好看,说不定待会这些人会来挑战你呢。”立在杜兰真一旁的是个望之近而立的修士,他暗中传音过来,朝她挤了挤眼睛。

杜兰真翻了个白眼,传音回去,“樊师兄,咱们可说好了,小妹我如今已经在二十岁前筑基了,你承诺我的事,是不是该提上日程了?”

“哈,哈哈。”樊靳干笑了两声,对上杜兰真灼灼的目光,尴尬的道,“小师妹,你的天资真是非凡啊。”

“樊师兄,别转移话题呀。”杜兰真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师姐,美貌惊人,艳若桃李,在咱们宗门很是有名,唤作韩媛,她可是落魄书生的忠实书粉,一直心心念念要结识落魄书生前辈,一睹他的风姿。”她叹了一口气,温柔的道,“韩师姐长的可好看了,人又爽利,修为又高,对落魄书生一片痴心,我都不忍心看她这样苦苦追寻了。”

“前段时间落魄书生为我们写了一首歌,就是我们今天唱的这首采莲曲,韩媛师姐高兴得不得了,得知落魄书生真的是金丹前辈,简直是腰杆子都挺起来了,在我们www.shu17.cc一众师姐妹面前为落魄书生极力张目……”杜兰真含笑道,“你说,我是不是该怜韩媛师姐的一片痴心,把落魄书生的消息透露一二?”

“你威胁我。”樊靳苦哈哈的望着她,控诉道。

“对。”杜兰真郑重点头。

“你明明答应好不会说出去的,怎么能这么威胁我呢?”樊靳企图用怨念召回杜兰真的良心。
shu28.cc
“樊师兄守诺写下文,我就不说,樊师兄不守信用不写下文,我就说出去。”杜兰真眼神暗示。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骗人。”樊靳瞪她。

杜兰真笑道,“樊师兄可别再说了,否则你便会知道,漂亮的女人不仅会骗人,还很会气人。”

樊靳脸都黑了。

“谁教师兄当初瞧不起我,非说我绝不可能二十岁前筑基?”杜兰真悠然道,“这事我可一直记得,师兄要是不服,咱们到师尊那评评理。”

“我还不是见你当初执念太深,要点拨开解一下你?”樊靳怒瞪她,“小没良心的,就记得我说了一句你不可能二十岁前筑基?”

“一码归一码,师兄的恩情我铭记在心,改日再报,但话本还是得写的。”杜兰真偷笑。

“写写写,我莫不是上辈子欠你的。”樊靳仰天长叹。

“这谁知道呢。”杜兰真心情大好。

樊靳也是须晨真君的亲传弟子,但与杜兰真这等从小培养的不同,他是带艺投师,从一介散修修到金丹期,在某届升仙会上被须晨真君收入门下,拜师时其实已经是可以威震一方的金丹真人了。

樊靳作为散修,能修到金丹期,其中艰难,唯有自知,也正因此,他能写出庾道人沧海寻仙游这样的散修成仙话本,引起广大修士共鸣。又因为拜入极尘宗,有了正经师承,目光高远,让很多修士折服。

不过他性子疏阔放达,兴起而写,兴尽便搁笔,才有了如今越来越慢的更新。

同样的事情可不只是话本,樊靳还干过各种各样的事,一时去学制香,一时去学琴,一时甚至跑去研究怎么能快速完整的给某种灵植去皮shu29.cc入味。

须晨真君对这个弟子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每次见了都恨不得揍一顿。樊靳一般都躲着须晨真君走,今天是逃不掉,才远远的立在须晨真君身后,和刚筑基的小师妹猫在一起。

杜兰真几年前与他相识,偶然发现了他是落魄书生,不忿他说自己绝不可能二十岁前筑基,怒而与他定下了如果自己能做到,他就要在三个月内写好一卷话本的赌约。

如今她赢了,自然快快活活的任樊靳哀叹,专心看起了场中比试,忽的“咦”了一声。

“这个女修,竟是有几分沈妙姬的意思呢!”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