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讲道扶乩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谭苑真君身着松绿道袍、水蓝罩衫,与下方数以万计的极尘宗弟子并无不同,神情肃穆,一步步走至台前,朝徐灵雨展袖长揖,徐灵雨躬身还礼。https://www.kingho.net

    一筑基弟子捧着一叠衣物,一筑基弟子捧着一顶冠,恭立于徐灵雨身后。徐灵雨伸手取过衣物展开,是一件雪青色罩袍,灵光粲然,俨然是一件品类非凡的法宝。

    “凝成元婴,授你君服冠冕,为我极尘宗脊梁,愿君珍之重之,不负道心,无愧道义,急流勇进,早证天劫,霞举飞升。”徐灵雨说罢,将罩袍披在谭苑真君身上,又拿起冠冕,郑重的托起。

    谭苑真君微微躬身,徐灵雨将冠冕戴在他头上,谭苑真君再次长揖,这次徐灵雨没有避开也没有还礼,坦然受下——此时她不是以个人的身份接受谭苑真君的大礼,而是代表极尘宗。

    谭苑真君礼罢,转过身来,朝着所有人揖了一揖,在场上至元婴、下至炼气修士无不肃然还礼。

    礼成后,新晋真君便要开坛讲道,一是答谢来宾厚谊,二是显示自家功底,三来则是表明自己的道途,一方面吸引同道,一方面传播自家思想。

    因为真君积累深厚,显然不可能一口气全讲出来,而道这种东西,也不是笼统讲一讲便能清楚的,因此一般来说,讲道者会挑一个具体的话题,比如某个法术、某种现象,由此散发开来,从自家角度、道理来阐述。

    谭苑真君熟悉流程,自然早有准备,入座后,理了理衣冠,开口道,“本座今日要讲的是扶乩之术。”

    众皆哗然。

    须知以六大宗门为首的戡梧界向来是仙道世界,对于其他道统一律采取打压灭绝的态度,几乎是见了一个神道修士便要杀了一个,千万年来,戡梧界就没有哪个神道修士有过上万信众——这相当于是仙道修士筑基的境界。

    大家都早有默契,戡梧界虽然不小,但修士多啊,这资源自己都不够分,还是不要找来外道修士掺和了吧!

    然而此时极尘宗的元婴真君竟然要在元婴大典上讲扶乩之术!扶乩之术是什么?是神道法门,走街串巷的骗子也能耍两手,什么请笔仙之类的请些未知存在附体。

    在场修士自然不似凡人那般无知,所谓的扶乩,请来的有可能是未散的魂灵,也有可能是神道修士的一缕神念。

    谭苑真君在此讲这个是什么意思?极尘宗是什么意思?众人惊疑不定。

    杜兰真本已拿偷偷出留影留声符来记录,此时也不由愣了起来,茫然的看了卫衔一眼,便对上他一般无二的困惑眼神。

    “扶乩之术,乃是神道法门,请来侥幸未散的亡魂、神道修士的神念,有一人肉身为舍请降,这种人便叫做鸾生,又或是乩身。”谭苑真君面色如常,似乎下面嘈杂的议论声既不是他引起的,也与他毫无关系,顾自讲道。

    “在我戡梧界,此等法门几乎已经失传,就算出现,多半也只是凡夫俗子、愚夫蠢妇自愚的把戏,请来些侥幸没有散去的魂灵,便以为自己请来了神仙。”

    “然而虽然我们未见,扶乩之术却是确确实实的一门厉害法门,其厉害不在于有多大威力,而在于施展门槛极低,就算是凡人,若得了神道修士青睐,也可以请来一缕神念附体,施展出远超自身的法力。”

    “我戡梧,无神道修士,向来无此忧虑,但三千世界、十万诸天,焉知没有能跨越界域,投来注目的神道至尊?故而,本座以为,道统之争不死不休,即使如今仙道占尽上风,也该居安思危,知己知彼。故特开此讲坛,与诸君坐而论道。”

    杜兰真听了,不由往徐灵雨脸上看了一眼,只见她神色平静,目光灼然,再想到她递来的那句“照我仙道永不绝”,虽然早知其中豪情,却也是到如今才始知内里气魄。

    而她一瞬间又想到更多。她之前遇到并且杀掉的神道修士,那个已经有些规模的神道组织。她筑基后回宗门,立刻便上报了这件事,但后续与她已经无关了。如今谭苑真君忽然讲神道法门,是否与此有关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当初遇到的神修组织一定规模不小、已成气候,结合谭苑真君的讲道,说不定是有传承、有后台的。

    她心里一紧。戡梧界够小的了,不需要神道修士来分地盘。在仙道修士眼里,神道修士简直就跟蝗虫一样,见啥收啥,连凡人都不放过,收作信徒。好好的人,一旦信了神道修士,那多半就是废了,无论如何聪慧,内心深处已经被种下神道修士的思想,无法察觉,也无法改变,只能终生甘愿做神道修士的奴仆。

    有人以为神道修士或许会因为需要信徒而为信徒谋利,给信徒更好的生活,这其实是错的。神道修士也是修士,凡是修士没有不为自己打算的,信徒确实很重要,但重要的只是这个整体,作为个体,神道修士根本不在意。

    神道与仙道从道统上就不同。仙道通过感应天人,提升自身,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神道则有信众的念力加持神道修士,塑造出一个以神道修士为核心的心灵共同体,能够反过来影响信众的思维和潜意识。作为心灵共同体的核心,神道修士也会被信众裹挟影响。

    仙道修士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这是外道,但也不得不承认神道修至高深处的威势煌煌。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扶乩降身之术,无论一时从中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最终都不是一件好事。”谭苑真君郑重道,“世上没有不劳而获,得到什么,总是必然会失去别的东西。神道修士不是做慈善的,他们青睐某些人,是因为这些人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谭苑真君举了几个例子,如请来神灵,得到指点获得财富,谁知慢慢变成个怪物,三目犄角,嗜血暴虐;又如陷于情网,祈求神灵让心上人也爱上自己,谁知变成只有欲望的怪物;再如渴求力量,招来神念,一面获得了力量,一面变成了无情无爱,一心只有神灵的狂信徒……

    “若非有所图谋,神道修士也不会分出神念降身,虽说我仙道修士珍重己身,但焉知没有妄图不劳而获的,去请那外道修士,纵是不上身,也极危险。”谭苑真君直白的道,“若是天外神修,那更是修为莫测,与我等不是一个层次的,说不定只消投来一道目光,你我便会丧失自我。”

    “若是碰上了这等大能,那什么也不必说,只能怪咱们运气不好,本座今日要讲的却是寻常神道修士。”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