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找场子1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我之前和南宫家的人打过交道,似乎也并不是轻狂的。https://www.kan121.com”乐正初听她说完,沉吟道。

“我之前倒是撞见了一件事。”杜兰真想了想,把封轶与南宫云天的事说了出来。虽然封轶在她心里有些不同,但在杜兰真心意已定之前,他显然远不如与自家大师兄打好交道来的重要。

别说封轶和她现在只是普通同门师兄妹,就算有朝一日他们结为道侣了,在掌教之争里各自支持不同的人也是常有的事——封轶可是宁潇鹤的亲师弟呢!

况且,这事放在小宗门可能会招来泼天大祸,放在极尘宗却也不是什么大事,还不至于上升到那个地步。

“原来是这样。”乐正初听罢,便知道事情多半就是杜兰真猜的这样了。他对南宫家的了解远胜过初出茅庐的杜兰真,“不过是一个南宫云天,杀了便杀了,不是什么大事,若是有不满,大不了他们出个得意弟子把封轶杀了报仇。”

“倒是小师妹你这番实在无辜。”乐正初冷冷道,“本宗的脸面也是南宫家能落的吗?我奉持升仙会事务,不好直接出手,这样吧,小师妹,你去寻宁潇鹤,把今天的事同他一五一十的说一遍,就跟他说是我让你告诉他的。”

这么做便是因为杜兰真此番无妄之灾皆因封轶而起,乐正初做嫡亲师兄的自然为她要出头。封轶是宁潇鹤都师弟,是他天然的支持者,把事情抖到宁潇鹤那去,是要让宁潇鹤来把这事圆了。

“师兄,其实不必……”杜兰真明白乐正初的操作是什么意思,这便是嫡亲师兄和别家师姐的区别了。辛眉只会解围,为宗门张目,乐正初却会为她这个人出头找场子,因为他们是同气连枝的关系。杜兰真明白,也乐意得很,但推辞还是要推辞一下的。

“我替你出头,也是替我自己出头。”乐正初道,“如果明天你再去轮值迎宾的时候宁潇鹤那里还没给你把场子找回来,我就亲自去请一位金丹期的师兄弟为你出头。”

杜兰真见他心里已有成算,便笑着说道,“有师兄的修士像个宝,今日我算是见着了。师兄对我的照顾,我都记在心里,日后但凡师兄有所差驰,小妹绝不二话!”这话也就说说而已,真要是损害到杜兰真自己的利益,她怎么可能答应。

“如果见了封轶,这件事你也跟他说一遍。”乐正初淡淡颔首,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吩咐道。

“喏。”

杜兰真奉命找宁潇鹤告状,先是发了张传讯符给他,得到回复时,她已经在执事堂等着了。

“杜师妹,我可听说你今天力挽狂澜,把刻意滋事的人怼得话也说不出来,辛师妹对你赞不绝口。”宁潇鹤见了她便笑道。

杜兰真微微一笑,“逞口舌之利,实在惭愧,宁师兄这么夸我,我可要无地自容了。”旋即正色道,“宁师兄要统筹元婴大典,事物繁忙,我也不敢东拉西扯浪费你时间。大师兄要我来说件事。”

“杜师妹请讲。”宁潇鹤也收起笑容。

杜兰真把对乐正初说过的事情又对宁潇鹤说了一遍,只是措辞更加谨慎,只说自己曾经看见一个像封轶的人在追杀南宫云天,她什么也不确定,只是奉命告知,一切都由宁师兄定夺。

宁潇鹤虽然料到杜兰真此来寻他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没想到杜兰真说的是这件事,他还真的完全不知情。他沉吟片刻,道,“这南宫家好没道理,便是自家弟子被杀了,冤有头债有主,去寻封师弟也就是了,怎么倒是在宗门之交上搞鬼,牵扯到杜师妹你,岂不无辜?”

“师妹你放心,这事我知道了,必然要为你出这个头,免得南宫家倒以为极尘宗好欺负,任人拿捏的。”宁潇鹤向她保证。

杜兰真欣然道,“有宁师兄这话,小妹便放心了,多谢宁师兄费心!”杜兰真这话是真心的。她知道宁潇鹤、乐正初、辛眉都是那种一言九鼎的人,如果没有这种特质,纵使师承天资再高,他们也不能在这人才辈出的极尘宗冒出头来争那掌教之位。

然而杜兰真仍觉不足。不是想朝别人索取更多,而是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他人为她出头,哪里比得上自己为自己出头?就算是在那喝一句“今日我来了却我们昔日的恩怨”,也比别人说“我为杜师妹出头”来得威风啊!

“这事于杜师妹是无妄之灾,如果不是封师弟,你也不会遇到这种事。”宁潇鹤道,“我把封轶叫来,让他给你赔个罪。”

杜兰真始知乐正初“如果遇到封轶也跟他说一遍”是什么意思了,原来乐正初早就知道宁潇鹤会这么处理。饶是她自诩还算机敏,此时也不由觉得自己大概还是太嫩了,远不如他们老练成算。

如宁、辛、乐正三人,互相之间自有默契,除了竞争之外,只怕少不了惺惺相惜。就算他日分出胜负来,其他两支也不会成水火之势。

“这是做什么,实在不必如此,都是同门,同气连枝是正理,要怪自然是怪南宫家没规矩,难道他们家就没人杀过咱们极尘宗弟子吗?也没见我们上升到宗门对立。”杜兰真知道归知道,推辞还是必要的。

宁潇鹤笑而不语,杜兰真便也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封轶接到传讯符赶来,见了杜兰真在此,不由微露诧异,“杜师妹也在?”

“这事正是和杜师妹有关。”宁潇鹤道,“封师弟,你是不是把南宫云天杀了?”

“是我杀的。”封轶坦然道,“三个月前,我一个友人因为怀壁之罪被南宫云天杀了,我请了同道为他报仇。”

“我知道了。”宁潇鹤点点头,把今天南宫家的事情同封轶说了一遍,“虽然是南宫家不规矩,但这事毕竟也是因你而起,杜师妹受这无妄之灾,你该有些表示。”

封轶听说南宫家因为这事寻衅,搅和宗门元婴大典,已是微微皱眉,等听罢杜兰真差点被南宫真人打一耳光,郑重道,“杜师妹,这事皆因我而生,倒叫你受累。日后但有驱驰,我一定尽力而为。”

杜兰真自家对乐正初说这话的时候还自嘲是漂亮话当不得真,封轶说这话,却觉得他是个实诚人。但宁潇鹤在侧,杜兰真绝不会低估他的观察力,一丁点端倪也不想叫他看出来,因此热情道,“封师兄太客气也,咱们都是同门,这都是应该的。”

封轶再次道谢,杜兰真便笑道,“倘若封师兄非要这么客气,我可要蹬鼻子上脸了。”

这时又有人来寻宁潇鹤汇报元婴大典的事务,后者便离开了。封轶与宁潇鹤道别后,认真道,“我说这话,就是诚心实意的,杜师妹若是有需要,我义不容辞。”

杜兰真闻言,目光带着笑意在他面上流转了两圈,眸中似有水光潋滟、碎星抖落,封轶虽然寡言少语,却并不是迟钝的,不由愣了一下,然而没待他反应,杜兰真便道,“我一时可想不出,那就当师兄欠我一个人情,我先记着,改日提及,师兄可别忘了。”她说着,朝封轶眨眨眼,粲然一笑。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