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须得一胜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就在绯红流光快被青光击中时,绯红流光稍微扭转了一下角度,两道青光竟也忽然偏转了角度,那道青光来势汹汹,最终却极其微妙的与绯红流光擦肩而过。

众人为这个结果感到惊异,这才发现看似稳操胜券的陈维此时已被数道白色流光围住,左支右绌,急急召回一道青光回来,与那白色流光周旋。那厢绯红流光少了一支威胁,以其灵活机动,以一敌二,隐隐反倒占着上风。

“那白色流光又是什么?”有人不由问道。

青光横扫,左冲右突,击打在白色流光上,发出一阵碎玉之声,一串劈里啪啦之间,在陈维周身有一阵飘雪。

“那是法术吧?”有人猜测道,“杜师妹精通基础道法,估计是冰水雾之类的变化?”

“基础术法能玩成这样?”有人颇感不信,“之前杜师妹也不是没使过基础术法,比如和魏永嘉那一场,就是以基础术法挡住了剑气雷音,可是这白色178gou.com流光,说它不是法宝,我怎么不大信呢?”

陈维方才松了口气,又觉杜兰真没那么好打发,只觉寒意上来,定睛细看,那片片雪花俱是六角,一角不缺,大小相同,似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碎雪明明是他胡砍的,怎么可能个个这么精致!

陈维暗道不好,正要吹散这些雪花,那些看似精致脆弱的雪花却齐齐打了个旋,朝他飞来,明明是美丽易碎的模样,这一刻,竟仿佛个个透着寒光!

陈维招来一把飞剑,在身边飞舞,将周身护得密不透风,雪花被飞剑挡住,一点声息也没有,只有飞剑破空的呼啸声,另一边绯红刀光还和青光飞舞得不亦乐乎。

然而陈维没有发现,他的剑上慢慢覆xygylp.com上了一层寒霜,等到雪花散尽,那薄霜里蓦然长出绿枝,一瞬间覆满飞剑,裹挟着飞剑往杜兰真的方向飞去,陈维赶忙御使飞剑要收回控制,那厢绯色流光一瞬间击打在两道青光上,他神识一痛,险些控制不住飞剑,那刀光却仍嫌不足,飞旋着朝他冲来。

两道青光急速追赶,被刀光左右盘旋缠住,不仅没能击中刀光,反倒是被刀光又击中了几下。

众人被这出人意料的发展惊住了,一时间怀疑自己看错了,明明是杜师妹在用刀,陈维在用剑,为什么竟然是一道刀光把两道青光包围了的架势?这才十几天,不是十几个月,杜兰真怎么就能把陈维耍得团团转了?

总感觉自己漏看了几个月的剧情!

况且,杜兰真修为不及陈维,纵然神识极强,为什么还能在飞剑斗法中占尽上风?

明眼人才看得出来,杜兰真对飞剑的掌控已到了细微处,异常精妙,虽然修为不如陈维,不敢与他硬碰硬,但是胭脂色挪移之灵活敏捷,远胜过陈维的飞剑,以巧破力。

就譬如胭脂色若击空,依着惯性往前飞去,只需原地转上不到一寸,就可以以原速的七八成速度开始加速,瞬间又回到原来的速度。换做是陈维——不,换做是绝大多数人,包括练成了绝世剑法的魏永嘉,都做不到在这样狭小的腾挪空间里保留这么快的速度。

一般御使飞剑转向都得画个不小的圆,这才能卸去冲力,调转方向后能冲得出来。

绯红刀光与青光纠缠了一阵,青光一再被击中,陈维额角上已是满满的汗水,忽听得胭脂色一阵长鸣,化作长虹,竟不再躲避,与一左一右夹击它的两道青光硬碰硬撞击在一起。

“嗡——”陈维心神俱颤,眼前一黑,脸色蓦然白了。

众人见了,简直大惊失色,忙去看杜兰真,只见她那张秀丽的脸也一瞬间没了血色,但目光灼然,竟仿佛比陈维状态还要好。

“莫非杜师妹修为这么深厚?”有人惊呼起来。

陈维只是因为硬碰硬失神了一瞬,却觉自己忽地动弹不得,颈边有一冰冷异物抵住,他一愣,便听见杜兰真道,“陈维师兄?”

陈维叹了口气,“杜师妹,好手段,我认输。”说罢,收了两把飞剑,低下头,才看到抵在自己喉边的到底是什么——那竟是一株奇奇怪怪的草,叶片锋利,不逊寻常法器。

围观群众眼见陈维一瞬间满身长了草,转眼就认输,颇为这出乎意料的发展感到莫名其妙,只听陈维道,“师妹的飞剑使得太好了,我都怀疑十几天前我能获胜是师妹在让我了。”

“我哪来那么大脸来让师兄?”杜兰真其实颇为遗憾,虽然她也很自得于自己御使法宝的本事,但今天她这一场里最精妙的还是基础术法的运用,只是陈维不擅长基础术法,看不出来罢了。

别看她似乎用基础术法赢不擅长基础术法的陈维轻轻松松,其实换一个擅长基础术法、对付基础术法有丰富经验的人,她还有其他的变化等着,有自信也能赢。

她也没自满,毕竟这只是斗法,何况两人有默契,只是交流一下技巧。倘若是生死之争,陈维还要难对付得多,她也未必有把握赢。

“我本以为自己御使法宝的本事还算精妙。”陈维黯然叹了一声,很快整理情绪,道,“走吧,咱们去见师尊。”

杜兰真应了,两人在围观群众的炙热目光下离去。

杜师妹连输了一个月,居然赢了筑基中期的陈维,而且十几天前她还刚刚被陈维击败过!

一时之间,这个新闻又飞快的在极尘宗流传了。

“你太惜身了!”杜兰真刚见到秦昊真人,还没站定,秦昊便劈头盖脸道,“斗法怎能惜身?看起来软绵绵的,一身手段十成里七成也使不出来!”

“只是寻常切磋,哪用那么拼命?”杜兰真笑道,“再有一个多月就要元婴大典了,我在这和陈维师兄打生打死的,万一受了伤,到时候怎么迎宾啊?总得保存实力准备大场面吧?”

秦昊听了这话立刻指着陈维道,“陈维你看看你,往日叫你好好修炼莫要自满,须知人外有人,保不齐有谁收拾你,你看看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人家刚刚筑基,前几天还被你击败的师妹现在轻轻松松,都不需要尽全力就能击败你,你啊,513mp.com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杜兰真呆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维偏头朝她露出一个苦笑,偷偷传音给她,“师尊一直这样,杜师妹别担心。”这句别担心,便是让她别担心自己听了这话心里有刺了。

杜兰真眨眨眼,送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为什么他们极尘宗的各位师长都不太靠谱的亚子,他们的套路都已经被自家弟子看穿了。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