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少年心事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七十六章??少年心事

不远处立着一个资质风流、英姿勃发的青年,正抱臂看着她,见她忽然回头,挑起半边眉,定定的与她对视。https://www.0dksw.com

杜兰真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回过头对魏永嘉说,“不好意思,魏师兄,我见到一个许久未见的好朋友,失陪了。”

魏永嘉应下了,杜兰真与他别过,这才慢悠悠的朝那人晃悠了过去,“终于出关啦。”语气间颇多遗憾。

“再不出关我怕我得叫你师姐了。”卫衔悠悠道。

“算你运气好。”杜兰真走到他面前,脚步不停,直直的经过了,“就差那么一点,你要是晚上半个月闭关,就有机会叫我师姐了。”

“这说明我合该做师兄。”卫衔转身跟上她,与她并行,大笑。

杜兰真偏过头,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然而她不说话,卫衔却要说话,“所以你真是个不要命的!”

杜兰真一下子绷不住了,讪笑道,“你都听见了?”

“你又没避着人,我自然听见了!”卫衔哼了一声,“当年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他恨恨的瞪了杜兰真一眼,“当年在红春洞府的时候我都快吓死了,你呢?简直跟个没事人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入魔的是我呢!”

他这么一说,杜兰真便回想到当初只有炼气八层的自己与卫衔一起去争夺麟奂珠,在内中阵法前看得入神,不知不觉就险些走火入魔……不觉微笑了,“当初也真是邪门,一门心思想着早点突破,险些误入歧途。”

“你那是险些误入歧途吗?你那根本就是已经误入歧途了!要不是你命大,哪有今天在这里感慨的份!”卫衔毫不客气道。

“好了好了,谁叫我命大呢?”杜兰真哈哈一笑,赶紧把这个话题带过,老是说这个话题,那就谁都能训她一顿了。“掌教让我在谭苑真君元婴大典上迎宾,又要去排练歌舞,最近忙得脚不沾地的。”

“巧了。”卫衔漫不经心道,“掌教也让我去迎宾。”

杜兰真听了,忽然回过头,定定的望着他。

“干嘛?”卫衔莫名其妙。

“没什么。”杜兰真把头转回去,“就是很失望,没想到你这样的居然也被掌教任命迎宾,顿时觉得这迎宾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卫衔抗议。

“我,十九岁筑基的绝世天才,坐拥不世美貌的绝代佳人,被派去迎宾。你呢,长得一般般,老大不小才勉强筑基,连资质不如你、年纪比你小的师妹都超过了你,居然也被派去迎宾,你不觉得你拉低了我的档次吗?”杜兰真和他太熟了,玩笑道。

她说一句卫衔就翻一个白眼,等她说完,更是连眼珠都要翻出去了,“我也是二十一岁就筑基了好不好,无论放在哪里我都算得上天才了,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一事无成的废柴?不是我说,你要不是走了狗屎运,二十一岁还未必能筑基呢!”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杜兰真微微一笑,“杜师姐不跟你计较。”

“咱们都是筑基初期,亏你说得出口!”卫衔叱道,“不就是早了两个月筑基?看你得意的样子!”

杜兰真悠悠的伸出一根手指来,一道绯色的流光绕着她的手指盘旋了两圈,“给你个机会,现在乖乖的叫我一声师姐,否则,我就动手了。”

“你挺嚣张嘛!”卫衔冷笑一声,“来啊,我看看杜仙子筑基之后长进了多少!”

杜兰真轻轻哼了一声,那绯色流光忽地消失了一瞬,下一刻又在她指尖旋转着,卫衔的眉毛却忽地消失了。

卫衔一呆,下意识摸了一下眉骨,入手光溜溜的,他大感不妙,手上凝出一面水镜,细看之下,大惊失色,旋即暴跳如雷,“杜兰真!”

“哈哈哈哈!”杜兰真见他没了眉毛的模样,不由爆笑了起来,“给你修修眉,不必谢我!”

卫衔一向自得于自己的美姿仪,忽然给杜兰真把眉毛剃了去,成了个“无眉大侠”,简直气的要跳脚,偏偏杜兰真刚才速度快的简直要出神入化,他又始料未及杜兰真会这样突袭,真的完全来不及阻止。

“我看你是皮痒了!”卫衔恨得咬牙切齿,“来打架吧!”

“哈哈哈!”杜兰真笑得简直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包袱,闻言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别,哈哈哈,别呀,我这不是给你修修眉,现在给你画上更整齐的,包你成为咱们极尘宗一枝花!”

“呵,”卫衔冷笑了一声,“你会梳妆?可别给我搞笑了!”

“谁说我不会了!”杜兰真闻言怒道,“不过是画个眉罢了,休要小瞧人!”

“若只是随便画一画,我也行。”卫衔毫不退让。

杜兰真手一翻,收起胭脂色,掌心摊着一支眉笔,“坐下!不给你露两手,你是不知道我的本事!”

卫衔骇然,“你手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怎么就不能有了?”杜兰真悠然道。

“你不是从不化妆的吗?”卫衔惊道,“以你的性子,肯定觉得自己已经够好看的了,反正没有什么师姐师妹比你更好看,懒得花时间在梳妆打扮上。”他说着,细细的看了杜兰真几眼,笃定的道,“你没化妆!”随即恍然大悟般,“我知道了,你其实刚刚接触,化妆水平不行,不敢往自己脸上折腾被人发现越画越丑,就想着法的找别人祸害!”

杜兰真给他说中了,脸上有些挂不住,翻了个白眼,“给我坐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用得着你的时候到了,还不赶紧把脸送上来!”

“我算是你养的哪门子兵啊!”卫衔吐槽着,倒是干脆的往路旁山石状的长椅上一坐,“你要是给我画丑了,我可饶不了你!”

“啰嗦!”杜兰真轻轻哼了一声,认认真真把卫衔打量了几回,“你长得倒是真不错,难怪门内有师妹眼瞎呢!”

“哈,你难得说了句大实话!”卫衔自得道,“所以你要是给我画丑了,那简直就是害得宗门内师姐师妹们伤心的罪人啊!”

“要是有师姐妹因为你这张脸喜欢上你,那她们只会更喜欢我。”杜兰真微微一笑,“告诉你吧,我在宗门内可是有后援团的人。”

“什么玩意?”卫衔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杜兰真噙着笑,忽然用眉笔在卫衔脸上飞快的扫了两下,这才答道,“自我筑基以来,一直都是宗门内的话题人物,大家好奇我是什么人,恰巧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演法场斗法,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看我是个什么人,莫名其妙的,就有了后援团。”

“极尘宗不行!”卫衔呆了一会,忽的痛心疾首道,“一众名门弟子,居然被皮相迷惑,毫无仙家气度,简直愧对祖师遗训!我……”他话语戛然而止,只因杜兰真手里一面水镜对着他。

镜中是两道线条流畅,飞扬入鬓的剑眉。

卫衔反复看了又看,从不同角度观察着,最后满意道,“很能衬我的英姿。”

杜兰真勾了勾唇角,收回手,那水镜在她手里飞快的化为水雾消散了。她也不忙着走了,干脆也坐下,忽生惆怅,道,“卫衔,你有想过找个道侣吗?”

耳畔半晌没有回音,杜兰真纳闷的偏过头,只见卫衔一脸怪异的看着她,不由愣住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卫衔仍然维持着那一脸怪异又惊恐的表情。

“……你想什么好事呢?”杜兰真一愣,旋即怒道,“我要是想做你道侣,你以为你现在还会有师姐师妹喜欢你?”

“咳,虽然我承认你确实有资格在美貌上傲视群雄,但咱们都是修真者,总不能跟凡人一样只注重皮囊吧?虽然你比别人漂亮,人家也不至于没自信到不敢接近心悦的人吧?”卫衔抗议。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杜兰真甜甜蜜蜜的一笑,“我的意思是,我若是喜欢一个人,那他身边就不能有什么花花草草,来一个我撵一个,来两个我撵一双。”她说着,想了一想,又补充道,“若是这花花草草我没本事撵走,那我就只能出卖一下色相,让他这烂桃花变成我自己的了。”

卫衔瞠目结舌,“你,你这……”

“我以前还小,性子太轴了,总是担心别人说我是花瓶,没点真本事,故而不喜欢别人注意到我长的好看。现在不一样了,是我的就是我的,当用则用,哪有那么多顾忌!”杜兰真微微一笑。

“好罢,算你狠。”卫衔无言以对,“那么你问我找不找道侣,又是想说什么?”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杜兰真不答反问。

“大概有缘分的话,是会找的吧?”卫衔不确定的道,“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得找个配得上我的!”

“什么算是配得上你的?”杜兰真好奇道。

“你看我吧,”卫衔想了一会,有的事其实他也想过,从没跟人说过,但如果是杜兰真,他们自幼相识,互相了解,卫衔知道说给她听,她是绝不会笑话自己,也绝不会不理解的,“我也算是玉树临风潇洒不凡,又是元婴亲传出身显赫,本身天赋好修为高,性格也算得上大方洒脱,在宗门内人缘风评很好,如果要找个道侣,怎么也不能比我差吧?”

杜兰真听他自吹自擂,眼皮跳了又跳,偏偏他说的其实也是事实,最终翻了个白眼,“最好还要找个比你条件还好的,那样更有面子一点,是也不是?”

“是啊!”卫衔坦然道,“至少长得要漂亮。”

“呵,还修仙者不该只重皮囊呢!”杜兰真笑道。

“不能只重皮囊,没说不看重啊!”卫衔强辩道,“我就不信你以前就没个梦中情人什么的!”

杜兰真听了,诧异极了,“那你的梦中情人是什么人?”她还真没什么梦中情人,她心里只有快点筑基,那还装的下旁人?

“自然是十二群芳谱上有名的那些女修了。”卫衔哂笑,“郗昭、年玉尧什么的。”

郗昭是什么类型的人不必提了,年玉尧那可是阴阳宗的,妩媚风流、千娇百媚,与郗昭的共同点大概也就是修为和美貌了……

杜兰真算是明白男人所谓的“不是只看脸”是个什么玩意了,默默无语,朝天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说了。

“好了,该你说了。”卫衔拿胳膊肘碰了碰她,催促道。

杜兰真顿了一下,不做扭捏姿态,坦然问道,“你知道良晋峰陈碧真君门下有个叫做封轶的师兄吗?”

卫衔动作一顿,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她,“别告诉我这就是你看上的那个倒霉蛋吧?”

“是。”杜兰真没理他的搞怪,坦然道。

“不得了!”卫衔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不认识我。”杜兰真道,“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五个月前,那时我还没筑基,正外出游历,见到他和人斗法,发现他很强,长得也很好看,就记住他了,那时还不知道他是同门。一个月前回宗门时又见了一次,这才知道原来他是本门师兄。等我回了宗门,才知道他是陈碧真君门下的。”

“所以……你这是要去……”卫衔好容易找到自己的下巴。

“我总得先和他认识吧?”杜兰真早有主意,“先看看他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性格,如果熟悉了我还有意思,那再下手不迟。”

“他可真够倒霉的。”卫衔低声道。

“为什么?”杜兰真挑眉。

“你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啧。”卫衔叹了一声,“倒霉,太倒霉。”

杜兰真撇了撇嘴,“说不准我觉得没意思了,就放弃了。”

“那就是他被你玩弄感情了。”卫衔冷冷道。

杜兰真一愣。

“我说笑的。”卫衔感觉不太对,赶紧道,“你情我愿的,以你的条件,手到擒来,试试就试试嘛!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你也不是那种没道德的人,只是聚散由心,谁还能捆着谁一辈子?我支持你!”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