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息心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徐灵雨让魏永嘉送杜兰真出去,两人自然不好继续打搅掌教,一道出了门,刚出奉公台不远,尚未到抱朴峰山脚,两人忽听得有小弟子言,“杜师叔少年得意,不把咱们抱朴峰的魏师叔放在眼里,要同魏师叔比剑,结果两试两败,被魏师叔的剑气雷音打得溃不成军,只能认输”。https://www.kan121.com

“杜师叔委实太轻狂了些,魏师叔可是已经筑基中期了!”

虽然那些炼气期小弟子离得远,但以筑基修士的耳力焉能听不到?魏永嘉尴尬的咳了两声,“这些小弟子平时不好好修炼,就知道嚼舌根,该打!”

杜兰真却愣愣的出神,并不答话。

“杜师妹,你别放在心上。”魏永嘉以为她被这流言打击到了,“我师尊我最清楚不过了,鬼点子层出不穷,就连我这个弟子也是疲于应付,这事绝对是师尊临时起意,我知道绝对不是你故意挑衅,到时候我跟大家解释一下……”

杜兰真听了,不知怎么的,忽的放声大笑起来,把魏永嘉骇了一跳,以为她气的发疯了,紧张兮兮的看着她,杜兰真笑罢了,忽的道,“我道我有多重要,其实不过是个谈资罢了,有我很好,无我也罢。师兄愿意为我正名,我感激不尽,但如果麻烦,也就算了吧。”

今天有人夸她捧她赞她,明日忽的就有人贬她压她毁她,可笑她执着于所谓名声这么多年,居然看不透这个道理!一味地追求名声好听,不惹人嫌,甚至因此竟萌生了舍弃一部分提升实力的机会,岂非本末倒置!

他人毁誉,到底同她有什么关系?

杜兰真只觉一日去尽心头尘埃,灵台空明,见青天白日也有十分美景,不由恬然微笑了。

魏永嘉虽然不知她想多了什么,但见她此情状,知道她必然悟透了什么,也不由微笑了起来。

奉公台内,静坐在桌前阅读公文的徐灵雨忽的一笑,“须师兄,这回你可总该放心了吧!”

“她若是真能百折不挠,一个月后有所得,我才是真正放心。”角落里坐着的人淡淡说道,神情冷肃,正是须晨真君。

“她能看透本末,照见本心,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当断则断,这已经很好了。”徐灵雨替杜兰真说话。

“若是这也做不到,还求什么仙,问什么道?”须晨真君嗤笑一声,“她要是做不到,那我也就只当她是个过客罢了。”

徐灵雨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这虽然是求道的必然要求,但真正能做到绝非一件容易的事。仙路迢迢,且行且看吧,至少今日杜兰真所作所为,没有一样行差踏错,即使挑剔如徐灵雨和须晨,也觉得她值得观察和栽培。

然而这看似轻松,其实绝不简单,杜兰真只要有一步走错,徐灵雨都有可能觉得她不堪大用,虽然也着力培养,却不过当做个普通天才罢了,不想现在,愿意继续观察观察,看她后续表现,够不够得到如宁潇鹤、乐正初的待遇。

倘若杜兰真于修为、道法、根基、人情上稍有缺漏,徐灵雨就会觉得她有所欠缺。

倘若杜兰真害怕名声有损,没有立刻应下她的建议,徐灵雨便会觉得她本末倒置,分不清主次。哪怕杜兰真犹豫几天之后还是采纳了建议,徐灵雨也会觉得她不够果断,多谋少决。

倘若杜兰真第一次败北后因羞愧不敢再战,徐灵雨便会觉得她太过好名,性格不够果决。

倘若杜兰真第二次斗法没有飞速进步,发挥出水平,徐灵雨会觉得她过于驽钝、放不开,不是好点拨的天才。

倘若杜兰真输了之后心有怨怼,那就是心胸狭窄不能容人。

做一个修士简单,做一个有望飞升的修士何其难!杜兰真居然误打误撞没有一样不符合徐灵雨的期待,也难怪徐灵雨为她说话了。

杜兰真自然不知道自己数度在危险线上反复试探,她辞别了魏永嘉,按照徐灵雨的吩咐,跑去云山峰找那位真央师姐了。

“我知道了。”真央师姐看起来只有桃李年华,凤眼含威,是个极为美貌的女修,修为高深,已经有筑基圆满了。她听罢杜兰真的话,点了点头,“我们正在商量元婴大典上的节目,目前有个歌舞节目,以杜师妹的条件,可以当个领头的。”

“我什么都不懂,哪能做领头的?就跟着各位师姐就够了。”杜兰真赶忙推辞。

“这个再商量,你也别拘束,歌舞表演又不是斗法,还要看修为,只要长的好看就行了。”真央师姐直白的说道,“你道我们为什么被选中表演?还不是因为我们长的好看?”

杜兰真被这大实话噎住了,讷讷点头,“都听师姐安排。”

“我们暂定每天早上辰时开始练两个时辰,下午未时开始练两个时辰,其余时间自便,今天不早了,我们也该散了,你明天辰时来这里排练,现在先回去吧。”真央利落的把事情交代清楚。

杜兰真只有乖乖应下,一时之间竟有无事可做之感,不由思索起挑战师兄师姐的可行性了。但她刚刚受伤,起码还要修养一段时间,免得落下什么暗伤就不好了。

她略感百无聊赖,溜达着慢悠悠的回到宜中岛,没想到一进门就听到院中侍弄烛心兰的辛安怡道,“杜师叔,宁真人在里面等你呢。”

杜兰真大感困惑,宁潇鹤心细如发,连她这样一个刚刚筑基的所谓天才都要认识一下,这还算可以理解,但是专门跑到她门庭里等她,这却是什么道理?

她猜测宁潇鹤一定是有什么事,绝不可能是来联络感情的,故而笑着进了屋,“宁师兄驾临寒舍,思鹿馆蓬荜生辉。不知师兄怎么有空拨冗,还专门在此等我?若是师兄有事,发个传讯符,小妹立时就过去了,哪里用得着师兄亲自出马?”

“我正是有事找师妹,正巧顺路就来了。”宁潇鹤道,“我听说师妹被选中去元婴大典做迎宾了?”

“正是。”杜兰真点头,“师兄这是……”

“那正是巧了,我被掌教选中,忝为这次元婴大典的负责人。”果然,宁潇鹤说道,“我听掌教说杜师妹也要迎宾,特来提醒你两句。”

“师兄请说。”杜兰真道。

“你没经历过元婴大典,不知道其中的门道,迎宾的弟子都是宗门的门面,像你这样的天才弟子一般都会被拉出来做个迎宾,算是给别的门派看看咱们极尘宗的实力。”宁潇鹤详细的解释道。

“别的门派来的人一看到你在迎宾,哪怕完全不认得你,也就知道你是极尘宗的得意弟子了,元婴大典有个斗法环节,专门让各宗门的筑基、金丹弟子斗法,只要有信心,可以自己点人挑战,咱们作为主人,被点到是不可以拒绝的。”

“你作为迎宾,别人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你了,再加上你二十岁前筑基实在稀奇,多半会被选中上台斗法的。”

杜兰真呆住了。

万一杜兰真在这种斗法里输了,那丢的可不仅仅是她自己的脸面,丢的是极尘宗弟子的脸!

“我看师妹刚刚筑基,不知道擅不擅长斗法?”宁潇鹤问道。

“我才去见了掌教,被掌教指点来一番,过个一个月,大概就没什么问题了。”杜兰真没好意思直说,含糊道。

“那最好。”宁潇鹤点点头,“我本来想着,倘若师妹经验不足,正好跟其他迎宾弟子一样,由秦师兄指点一番,他是金丹真人,最近又有空,听到这事愿意出力指点你们。”

“若是这样,那请加我一个。”杜兰真自然不会嫌麻烦的。

“既然师妹愿意,等闲了就去息心峰,秦师兄最近一直在的。”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