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宁潇鹤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你学会了?”真人问道。

“勉强学会了法门。”杜兰真答道。

“那你不错。”金丹真人点点头,“好好学,这是门通天彻地的盖世神通,学成后你定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成就一代剑神!”

杜兰真给他整懵了,她大概明白这位金丹真人应该就是修这门道术的,所以才会这么殷勤,但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的……也忒有志气了些吧?

“晚辈努力。”她点点头,吹牛谁还不会啊。

“好样的。”金丹真人大加赞许,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这段时间我都轮值。”

杜兰真颇诧异于他的积极,又不由得欣喜,虽然这位真人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能成功结丹,见识、经验自然都远胜过她,有真人指点,于她自然是极大的好事。

当然,须晨真君帮她联系云石真君,更是了不得的助力,但她也不好一点小疑问都去问真君。“多谢前辈不吝赐教。”杜兰真完全把对这位真人的吐槽抛开了,真心实意的说道,“是晚辈失礼了,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本座秦昊。”金丹真人挺了挺胸,傲然道。

“原来是秦真人,兰真见过秦真人。”杜兰真恭恭敬敬的又是一揖。虽然她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一个金丹真人,应该还是有些名气的吧?人家愿意指点她,她自然也要还以加倍的尊重。

“你不错。”秦昊矜持的点点头,正待继续说下去,忽地脸色一变,讪讪然笑道,“咳,你先去吧,有问题再来找我。”

杜兰真不明所以,态度恭敬的应下了,转身离去,浑不知身后姿态潇洒的秦昊真人正暗中讨饶:“师尊,我好歹也是金丹真人了,在外交际总得有点面子,偶尔说一句本座,这不是顺嘴了吗……没有没有,我哪敢有自立门户的意思?——冤枉啊,我哪敢不把师尊放在眼里!”

他凝神听了一会,最后垂头丧气道,“是,我这就去抄道经。”

杜兰真已出了尊经阁,不知www.shu29.cc道在她面前气势很足的秦昊真人在面临什么悲惨未来。

金丹元婴只要自开道场皆可自称“本座”,只是极尘宗门户大,规矩也大些,宗门内金丹真人为显示对师尊的尊敬,一般不会自称本座。但要www.shu28.cc是有金丹真人这么自称,谁也不会觉得奇怪,因此杜兰真根本没想那么多。

她刚学会秘传大衍神锋的法门,正是需要一鼓作气再接再厉的时候,因此一路飞回右清洞天,在宜中岛上窝着,埋首道术,直到两天后才踏出房门。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杜shu17.cc兰真没怎么来过抱朴峰,倒是在某些宗门庆典上远远的见过掌教,但以她的地位,还不够被掌教认识。

“杜师妹。”她刚一拐上抱朴峰的山道,就有人叫她名字,杜兰真回头看去,却是一张她虽然认得却从未说过话的脸。

“宁真人?”她满心诧异,自然的流露出来,“您叫我?”

“自然是叫你。”那人笑着,轻飘飘飞身靠近了,在她面前三尺处站定,“叫什么真人?都是同门,唤我一句师兄也就罢了。”他容貌俊美,眉目含威,如王孙贵胄,让人不由心生崇敬,正是良晋峰陈碧真君座下的首徒,早已结丹、前不久还被炼气期小弟子与杜兰真胡扯上姻缘的宁潇鹤。

杜兰真也不拘束,既然他这么说了,便改口道,“宁师兄好,杜兰真有礼了。师兄叫住小妹,莫非是有什么事吗?”其实她最想问的还是宁潇鹤怎么认得她的,不过想到答案多半就是那几个,她也懒得问了。

“自然是有事找你。”宁潇鹤笑道,“我刚回宗门,就听说宗门又出了个绝世天才,据说是个貌逾神姝、可以上群芳谱的美貌师妹,心下好奇,本想结识一番,没想到那时师妹外出去了。今日正巧来抱朴峰遇见你。”

如果是几年前的杜兰真、甚至于是她刚筑基时,听了宁潇鹤这话总是免不了得意一番的,但她如今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懒懒的,唯有淡淡一笑。

“我猜你是来见掌教的,是也不是?”宁潇鹤问道。

“正是呢。”杜兰真既然觉得懒懒的,也就难得的失了那份刻意的清冷疏离,罕见的如一个本性温柔的女修那样柔声道,“怎么,宁师兄也是吗?”

“给你猜着了,我正是去见掌教的。”宁潇鹤一笑,“杜师妹,一道走吧?”

若是没有宁潇鹤,杜兰真就慢悠悠的踱上去,此时既然有宁潇鹤在侧,她只得继续谨言慎行,落后他半步。

她的动作给宁潇鹤发现了,他笑着叹了口气,“师妹也太谨慎了些。”

“这话怎么说?”杜兰真问道。

“师妹只管把我当作同门师兄就是了,我不过是修炼的早,修为比你高些也是正常的,你现在看我是个金丹真人,可等你过上几十载,咱们也就一样了。”宁潇鹤神色亲切温和。

“师兄这话说的。”杜兰真笑了起来,“我一日没有结丹,一日便该敬您是金丹真人,否则,知道的说您和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自以为筑基早便了不起,没大没小呢。至于师兄师妹的话,咱们几十年后再说也不迟,都说礼多人不怪,师兄不会怪我吧?”她说着,含笑看着宁潇鹤。

“哎,何苦来哉?”宁潇鹤半是叹息,“难不成你在温师妹那也是这路都不敢多走一步的样子吗?我同温师妹又有什么区别?”

那区别可大了去了。

杜兰真当然不会傻到说真话,只是笑。

按说她其实也不必这样如临大敌的对待宁潇鹤,都是元婴亲传,人家既然愿意和她平辈论交,她顺着便是了,何况她对宁潇鹤此人一向很有好感,认为他作为宗门真传弟子,无论是实力、手段、心性、气度、担当都配得上他的身份。

但她仍有所顾忌,皆因她的身份。不是杜兰真这个人有什么重要的地方,重要的是杜兰真是乐正初的师妹。始宁峰一脉大师兄乐正初,同为极尘宗真传弟子之一,和宁潇鹤一样,都是下一任掌教的有力竞争者。

就如须晨真君与应致远真君同为最有希望进阶元后的真君,两脉弟子便暗暗有争锋之意,乐正初和宁潇鹤同为最有希望竞争掌教之位的真传弟子,两脉弟子也都隐隐欲有高下之分。

杜兰真不确定宁潇鹤是否与他本身表现的那样光风霁月,见她是否有点礼贤下士、分化对手阵营的意思——不要笑,她若是能保持如今的势头,宁潇鹤自然要这样看重她。

同时她也不确定未曾谋面的大师兄乐正初心性到底怎么样,万一有些意见那就不太好了。况且,纵使乐正初没什么想法,焉知那些支持他的人不会对她有意见?所谓党同伐异,从来不讲道理的。

这掌教之争与她无关,横竖她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掌教的位子怎么传也不会落在她头上,杜兰真只想好好修炼自己的,对此不感兴趣。

正因如此,她还是不要和宁潇鹤混的太亲昵了,毕竟她先天已经站在乐正初的阵营了。免得被激进些的人当作朝秦暮楚,在始宁峰上排挤她。

倒是会不会让宁潇鹤心里有些不快活,她不怎么在乎,县官不如现管,即使宁潇鹤最后做了掌教,那也是她结丹后的事了。她不求太多,但师承带来的好处,她一样都不许自己少。

妙书屋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