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下马威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须晨真君虽然口中说着“叫我来看看”,实际上是完全不需要杜兰真配合,只是让她知道有这件事而已,神识一扫,杜兰真便觉自己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仿佛都被什么抚过一遍,清清淡淡的,若非这是她体内最关键的地方,她甚至都察觉不到。https://www.25shu.com

  须晨真君收回神识,看着她沉吟了一会儿,在杜兰真看似平静实则极度紧张的目光中说道,“我觉得还行。”

  杜兰真懵了一下,用茫然的目光看着他。有问题就有问题,没问题就没问题,还行算是什么?

  “我看看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我说的未必对。”须晨真君坦然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才元婴中期,焉能什么都知道?”

  杜兰真更加懵了,须晨真君他……原先不这样啊!以前他答疑的时候可高冷了,那种权威的感觉……这么忽然就没了呢?她一个筑基修士的情况……真君怎么就能这么坦然的跟弟子说他搞不清呢?

  “以前你还小,问的都是些为师糊涂了也能答得上来的问题,自然觉得师尊无所不知,现在长大了,这大千世界,为师不懂得东西多了去了。”须晨真君神态自然,“所以平日要自己多思考、多探索,万一我是错的呢?”说罢,神色复又严肃了起来,“你可明白?”

  “兰真记住了。”杜兰真一见他沉下脸色,赶忙答道,其实她哪里是不懂得自己独立思考?她若是不懂,在须晨真君和温海蓝的放养下哪能这么快筑基?不说别的,能做出自爆提升修为这种胆大妄为之举,她哪里是没有自己的思考?那是想的实在过头了。

  须晨真君这一训斥没头没脑的,杜兰真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师尊有教诲,哪能不应下呢?

  “好好修炼,别想太多。”须晨真君神色淡淡的安慰了一句,转身进入殿内,杜兰真犹豫了一下,立即跟上,岂知刚踏入殿中,当头一股寒气,她一个激灵,双手微微合抱,刹那间推出个白色的灵气团来,绕着她转了一圈,三根金针竖在她头上三寸,却迟迟不落下,只是在半空中颤抖。

  奇怪的是,杜兰真推开的那团灵气只是围着她转,却能稳稳的阻住自上而下的金针,可见绝非是用普通手段直接阻挡,必然是有一番玄妙。

  “师尊,弟子得罪了。”杜兰真虽然看上去举重若轻、道法玄奇的模样,实际上维持这副模样还是有些吃力的,若不是当场反应过来这是须晨真君设置的一个小小的考验、她的应对会影响须晨真君对她的评价,她老早就掏出法器来了。

  杜兰真双手有力的向外挥开,那金针忽而落下,却在落下时化为了暗金色的液体,围绕着杜兰真转的灵气团同时朝她手中涌来,最终与金色液体同时落在她掌中,杜兰真一甩手,再摊开时,三根金针俨然被托在那只纤细白皙的手中。

  杜兰真恭敬的双手递上,“师尊。”

  须晨真君颔首,勉励道,“金生丽水,好厉害的手段!基础术法,你也算是有所小成了,这些年来没有虚度,这一手举重若轻,可见你基础打的极好。”

  这是须晨真君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夸她。

  “全亏温师姐悉心教导。”杜兰真真心实意的道。如果没有温海蓝的教导,她比如今真是差的远了,倘若温海蓝以后有事需要她,她绝对尽其所能。

  “你能这么想,这样很好,你们师姐妹,包括和你其他师兄师姐之间相互扶持,共同过修仙难关。”须晨真君对她的态度很是满意,大概为人师长总是喜欢看到弟子之间兄友弟恭、互相扶持的。

  “你能在二十岁前筑基,我之前也没想到。”须晨真君道,“只看这一点,你也算走在你师兄师姐们的前面。”

  “海蓝同你说过你师兄师姐们吗?”

  杜兰真斟酌道,“只知道本门大师兄是乐正初师兄,早已结丹,只是尚未见过,另外还见过樊靳师兄,其余因没见过,师姐叫弟子慢慢的认识。”

  “你在我座下排行第二十四,是我最小的弟子。”须晨真君听罢,点头道,“你大师兄是火属单灵根,结丹多年,功力最深厚,他正外出游历,过几天就要回来,到时你可以去认一下。温海蓝是你十二师姐,你再清楚不过。倒是樊靳,你怎么就认识他了?”

  “之前来向师尊求教时偶遇樊师兄,便认识了。”杜兰真看不出须晨真君问这话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答道。

  “认识他那个惫懒货做什么!小心给他带坏了!”须晨真君怒道,“没得来碍本座的眼!”话语间颇为咬牙切齿。

  杜兰真眨眨眼睛,“樊靳师兄……毕竟劳逸结合嘛。”

  “呵。”须晨真君冷笑,“倘若樊靳是个安于现状的,本座才懒得管他,当初都不会收下他!劳逸结合?你倒会给他贴金。你且看他入我门下这么多年都干了点什么?哪样不是半途而废?可有一件是做到圆满的吗?”

  杜兰真也就认识樊靳两三年,哪里说的上来?只是笑,“至少师兄做到人多不及,做不了大家,起码能做个杂家。”

  “杂家?”须晨真君冷笑,“你真是会抬举他,也就姑且算他是吧,倘若他日后凝婴了,算你是对的。”说罢,神色一厉,“但倘若你胆敢学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本座先打死你,免得人以为我不会教徒弟,白白糟蹋了好苗子!”

  杜兰真连忙称是。但她见须晨真君口中不断数落樊靳,言语间的关切却是难以掩饰,略一思忖,笑道,“纵使弟子想学樊靳师兄,碍于能力所限,也没本事达到师兄的水平呢。况且樊靳师兄原是散修,却早已结丹,我如今不过筑基。师尊还一意埋汰他,这是来羞我呢?”

  须晨真君看了她一眼,忽的伸手在她脑门上敲个板栗,“我是叫你跟我贫嘴吗?”

  杜兰真一呆,条件反射的伸手摸了摸脑门,眨了眨眼,就见须晨真君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怪道樊靳搭理你呢,在我面前也敢耍滑,跟你十二师姐这么久,不学点稳重的吗?”

  杜兰真以前一向以为须晨真君是那种冷漠、重规矩、不喜欢歪缠耍滑的铁面真君——谁教他们接触太少,每次都是冷着脸答两句就完了。

  如今看来,须晨真君虽然重规矩、冷淡自矜些,但也不是那等刻板严肃的师傅,否则,樊靳都不可能拜入他门下,就算不巧收下了,也早给他逐出门去了。

  杜兰真虽然看上去无欲无求,清淡自持的样子,其实讨好人很有一套。对待那刻板严肃的,杜兰真就一举一动丝毫不逾规矩,对待那没那么死板的,她就适当的撒撒娇卖卖乖。

  “这不是想同师尊亲近些嘛!”杜兰真笑吟吟的道,“我拜入师门十年了,纵使资质鄙陋不能叫师尊多夸我两句,便是多骂我两句也好啊。”

  须晨真君似笑非笑道看着她,“别在这给我灌迷魂汤,这一套你十七师兄是做惯了的,我可不吃这一套。”

  妙书屋

  

&entent">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