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修真界著名骗局集锦(上)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并不认得此人,但见他一脸热切,又故作矜持的样子,忽的灵光一闪,正要开口,这人已抢先说道,“道友好,在下姬承弼,见过道友。https://www.kingho.net”说完,拱手作揖,连腰身都半俯下来了。

    这礼实在太重,杜兰真自问当不起姬承弼这一礼,微运灵气,忽的离开原地,站在了一丈外的地方,避开他这一礼,然后微微蹙眉,“道友这是做什么”礼太轻或太重,都是失礼。

    “道友勿怪,是我唐突了。”姬承弼赶忙道,“我见道友风姿过人,故而想与道友结识一番,心中激动,不能自已。”

    他够热情了,杜兰真内心里却一点也不想与他结识,本着抬手不打笑脸人的想法,杜兰真意有所指的说道,“久仰姬道友大名。”

    孰料姬承弼一副全然听不出言外之意的模样,热情的说道,“那敢情好,可见我与道友有缘,敢问道友芳名”

    杜兰真大感失策,想来能缠着廖初晴找家长,缠着沈淮烟到砍人的人,脸皮功力想必不凡,绝不是她一句话里有话就能劝退的。

    “我姓杜,杜兰真。”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杜兰真还是与他通名姓了。

    “好名字,配得上道友”姬承弼大赞道。

    杜兰真顿觉尴尬,唯有一笑,并不搭话。

    姬承弼毫无所觉一般,极自然的走到席上坐下,与杜康适一左一右,将杜兰真方才坐着的位子夹在中间。

    说实话,杜兰真并不认识他,对他的所有印象也都是杜康适和燕如行之前给她科普的那些瓜,只因为人家可能想拍她就不给好脸色实在太自我、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因此她想了一想,还是坦然入座了。

    几人互相通了名姓,你夸我一句名门出身,我回你一句灵蕴深厚,互相吹捧一番后本该一时无话,然而姬承弼很快就把话题转到杜兰真身上,“以往从未见过杜道友,也不曾听过道友名声,莫非是近两年才筑基的吗”

    “道友所言不差。”杜兰真含糊的应着这个话题,旋即笑道,“说来在座俱是仙途上的前辈,兰真见少识浅,唯望各位指点一二,若有可笑之处,还请见谅。”

    她这话显然是谦辞,众人闻言俱是笑,席援更是谑道,“元婴亲传、极尘宗高徒,你这样年少才高的人物,倒让我们指点,你这是糗我们呢只怕转眼便修为大增,将我们甩在身后了。”

    众人纷纷附和。

    杜兰真并不诚惶诚恐的反驳,只是拿那双如清露的眸子笑着睨了众人一眼,几人说够了,也就不在这话题上纠缠了。

    杜兰真本以为如姬承弼之前的态度,极有可能一直与她对话,没想到他交谈间与其他人无太大区别,似乎之前的不正常的热情都是假的一般,不管他是真的没有要纠缠杜兰真的意思,还是欲擒故纵,杜兰真对他的印象确实不再是那样如临大敌了。

    “往北去十万里,有一道狂刀峡,莽苍无数,据说里面隐居着一位元婴的前辈,摆着一个六博棋局,倘若你能找到他,跟他下一局,便有可能得到他一份机缘。”聊到兴酣处,姬承弼随口便道出一桩轶闻来。

    “元婴前辈那得是多大年纪谁能下的过他倘若谁下的过他,又何必去找他几千年浸淫可不是玩笑。”席援嗤笑道。

    “不是下赢,就是同他下一局。倘若他老人家看你顺眼了,便赐你一桩机缘。”姬承弼摆摆手。

    “狂刀峡何等地方,想找一位元婴前辈也得看机缘,能遇见便算得上缘分到了。”邓周笑道,“这传闻一出,狂刀峡岂不是要人满为患”

    “这世上类似的传闻多了去了。”席援不屑道,“多是以讹传讹。”

    杜兰真不由点点头,席援这话说的没错,修仙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传说轶闻了,要是事事当真,那恐怕修仙界早就达到神话传说中的仙道盛世了。

    “一般传言自然如此,但这传闻不同,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姬承弼辩解道,“我认得一个从那出来,得了一份机缘的修士。”

    在座的与姬承弼都不熟识,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说的话到底是否有可信度、又是否经得起考究,在座没一个人知道,故而倘若当真就有些天真了。

    “这若是真的,那流传些日子,是要在这戡梧界兴起轩然大波的。”杜康适随意道,“到时候,那些散修,乃至于较小些的门派就要热闹了。”

    大家既然都不怎么当一回事,附和两句,话题便转到那些年人们上过的修真界巨当。

    “七年前那场穹顶神宫谣传你们还记得吗都说是万古神殿,连六大宗门的元婴真君都不乏有人声称穹顶神宫的出现是当今修真界的转折点,说万古仙道将复明,当时那叫一个热闹,物议沸沸,真可谓是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议论的。”席援满怀兴致的说道,“可惜,穹顶神宫出现是出现了,修真界却并未复仙道上古荣光。”

    席援说的这件事才过去没多久,直到如今仍然占据戡梧界修士最热话题排行榜一席之地,哪怕是最年轻、见识最少的杜兰真也有所了解。

    那时她只有十二岁,大半时间都在宗门里闭关修行,偶尔才出门,穹顶神宫的事情还是卫衔跟她说的。

    穹顶神宫是在十几年前出现的,当时半现半隐,故而发现它的人只以为是个大些的遗迹,因最外围金丹修士甚至厉害些的筑基修士也能闯上一番,一开始名声并不大,直到传言经过几年发酵,最终由一位赤霄宗的元婴真君亲口断言是将是仙道重明之机,由此,声名大噪,震动戡梧

    然而穹顶神宫相比最初的显现速度,几乎是不再外显了,如今露出的部分依照真君的推断,仅是全盛时十分之一,而且只是其中一角,远离正中心。

    “这才十几年呢,未免太过心急,修真界里什么不是以千百年记的只是近几年显化速度放缓,就断言穹顶神宫是骗局实在有失妥当。”姬承弼反驳道。

    “显化得慢那也就罢了,可实在不必那般看重它。穹顶神宫再是无双传承,在这灵气衰竭的戡梧界,还能让仙道复明”席援挑眉,“倒不如专心演化现有传承。这世上哪有历时千万年还是最优的传承呢”

    “话不是这么说的,穹顶神宫来历不凡,对当今自有启发,所谓继往开来。”邓周驳道。

    席援嗤笑了一声,大有不屑意,席间气氛隐隐僵了起来。

    杜兰真实在没想到聊一则轶闻也能吵起来,可见穹顶神宫作为当今戡梧界最热话题之一有多大的影响力了,其争议性之强,修真选甚至专门开了版面载有关辩论。

    “穹顶神宫多大意义犹未可知,三年前的旋光秘境却是确确实实的骗局。”

    天津https:.tetb.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