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入席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句话并没有作任何掩饰,直接传入在场所有修士的耳中,一瞬间,所有游鱼轩的弟子脸色都黑了。https://www.25shu.com

    杜兰真皱了皱眉,朝说话的那人看去。

    这人高眉深目,眸色暗沉,与常人颇有些不同,杜兰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此人目光直直的望向燕如行,显然是特意说给他听的,难得的是,一般人见到燕如行身旁立着的杜兰真,虽说不至于当场呆住,但总归免不了多看两眼,即使都是修仙者也难以免俗,但这个人只是扫了她一眼,便死死的盯着燕如行。

    “尊驾是”虽然对方出言不逊,但作为东道主,燕如行还是客客气气的问道。

    “无依散人罢了。”这人哂笑。

    “道友若是对燕某有什么不满,尽管朝燕某来,只是辱及宗门,恕燕某不能坐视”燕如行脸色一肃,沉声道。

    那人轻笑了一声,没有答话。

    今日是吉日,燕如行又是主人,不好太过纠缠,只是深深的望了那人一眼,带着杜家兄妹继续前行。

    事不关己,杜兰真便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神色如常,由燕如行引着上了客席。

    “杜道友此番与令兄一道前来为燕某贺,此情燕某铭记在心,这桌上宾客皆是与贵兄妹出身相差仿佛的道友,有劳道友了。”燕如行传音给她。

    杜兰真微微颔首,“燕道友客气了。”

    此时这桌上唯有寥寥两人,互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见燕如行领着杜家兄妹走过来,都投来目光。

    “我来为各位引荐一下。”燕如行笑着说道,“杜兄,杜道友,这位是昇阳宗的席援道友,这位是落星派的邓周道友。”

    席援闻言扬了扬眉毛,一般来说,先被介绍的是身份相对较低的,燕如行先向对面这一男一女介绍他,可见在其心里,他席援是比之多有不如的。

    “席道友,邓道友,这两位是我好友,极尘宗的两位杜道友。”

    杜兰真心中好笑,她与燕如行实是头回见面,一转眼就给说成“好友”了,燕如行这无中生“友”的本事倒也有趣。

    四人互相行了礼,便各自入座。杜兰真刚刚坐稳,便听见席援开口问起师承,心里暗道一声“来了”,并不急着作答,伸手去取案上的茶壶,为自己斟了一杯,一边听杜康适介绍他自己。

    席援那厢听到杜康适说他是金丹门下,便意识到令燕如行另眼相看的不是此人,而是那个看上去纤细秀美的少女,他含笑朝杜兰真问道,“未请教道友芳名”

    杜兰真轻轻颔首,“杜兰真。”

    “不知杜仙子是哪位前辈的高徒”

    “忝为须晨真君名下。”杜兰真答道。

    果然

    席援眼中露出了然来,在六大宗门内,但凡筑基期弟子都有师承,无论最初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一旦筑基都会成为内门成员,并且受到金丹甚至元婴前辈的收徒,哪怕是资质最差,晋升无望的弟子也会有个挂名师父。

    因此,杜康适虽然是金丹门下,身份上却并不足以压过席援。让燕如行毫不犹豫的把两人放在后面介绍的原因,只可能是这个少女是元婴门下。

    “怪道我见道友年纪轻轻,却修为深厚,可见是天资不凡,无愧真君门下”席援抚掌笑道。

    “道友太客气了。”杜兰真自然不会把这平平无奇的恭维放在心上,但也因此自知自家身份是完全被认可了如此轻而易举,和她本人全无关系,仅仅只是因为一个元婴亲传的名头。

    “两生花开得倒旺,惟愿他二人情谊应这兆头。”简单的互相寒暄后,邓周找了个话头。

    “他们也不容易,这六色两生花如今已实不多见,竟给他寻了这许多来装点台面,难为游鱼轩上下四处搜寻,只为了这一场婚姻之礼。可见是极有心了,邓周,人家很是看重你们落星派啊。”席援随意道。

    邓周唯有苦笑。席援这话实在是话里有话,游鱼轩到底是看重谁,谁还不知道呢偏偏席援要拿这个来打趣他。席援是不知道这么打趣有不妥之处令人尴尬吗他不是他一清二楚,只是不在乎,他是故意的

    “燕道友对解师妹确实没得说。”邓周避重就轻的答道。倘若今日坐在这里的是个自我些、脾气暴些的修士,此刻恐怕会回怼一句“你还不知道他们看重谁吗”,都是筑基修士,凭什么谁还得乖乖被怼啊

    但邓周不会。

    邓周虽然在落星派不是什么天才明星式人物,也没有什么特别令人瞩目的师承,但因其沉稳的作风一直在落星派年轻一代很有一番不同,据说是被专门培养为下一代实权长老的人物。

    作为一名修士可以从心所欲,但要是上升到宗门就不得不谨小慎微了。落星派目前紧紧依靠着昇阳宗,自然要继续抱住大腿,搞好关系。无论席援这个人怎么样,他都是昇阳宗派来观礼的人。

    “说到这个,我不得不说一句,燕兄对解道友那真是一往情深,我平素并不向往道侣之谊,唯见了燕、解二位情深似海,才觉修真路上有一人相互扶持实是一大幸事。”杜康适笑着开口道,顺着邓周的话题,缓解了两人之间略有些微妙的氛围。

    “若非他二人当真情深意重,真人也不会同意解师妹与燕道友结为道侣。”邓周乐得顺势说下去。

    “邓道友此言,莫非是当初燕兄上贵宗门提亲还遇到些波折”杜康适饶有兴趣的问道。

    “可不是”邓周听得此问不由一乐,“何止波折,简直堪称刁难,燕道友是真心不容易,我们落星派上下弟子,对他是只有服的。”

    “愿闻其详。”

    “解师妹为人和善,温柔体贴,兼且天资聪颖,深得其师爱重,也在我们落星派拥有许许多多仰慕者。当初大家知道自家宗门这朵娇花要给一个外人摘去,可称得上群情激愤,特别是燕道友还敢上门来提亲,许多师兄弟都商量着给他个下马威。”

    “宗门里会阵法的、会幻术的,一个个出人出力,从燕道友踏进落星派的那一刻起便中招了,折腾着居然还一路迷迷糊糊的走到真人面前,二话不说跪下磕了三个头,大喊岳丈,真人的脸色当时就黑了。”

    这明显是太失礼、太冒失了,金丹真人才不会管你是不是被算计昏了头,这种失礼之举就足以让人对你心生厌烦,没当场打死就算是好脾气不计较了。

    不过看燕如行活蹦乱跳还抱得美人归,显然是安然过关,化险为夷了,三人不由都好奇起来。

    “那他是怎么做的”

    “后来怎么样”

    天津https:.tetb.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