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三山福地(上)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推开屋门,正对上元小郎的目光,她已取下面纱,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这破瓦柴门陋室都已经不再重要了。https://www.kingho.net

轻轻朝他点点头,杜兰真没有说话。她本来心中惆怅苦闷,推开门是想在院子里静静的,谁知迎面遇上这半大的孩子,她见惯了为她美貌惊叹的神情,反而为难得清静而烦恼。她此刻只想独处,却无奈遇上了旁人。

她学会了刻骨族的文字,已经成功解读了古简。不出她所料的,这是份简略的传承,简单的讲述了一些刻骨族的手法,顺带提了些刻骨族的秘闻。杜兰真不笨,相反,她悟性很高,很快就理解了古简所讲述的东西。然而此刻她需要的并不是什么传承,而是一份使得她得以筑基的机缘。

还有些她不想提及的,谓之乡愁的东西,仿佛她提及了就是脆弱一般。理论上来说,她是没有故乡的,从小就离开生长的地方,没有哪里寄托了她幼时全部的灵魂,或许这就是修士的常态,灵魂无所归依,四海无处可去。修士常说“断尘缘”,乡愁不被推崇,连亲情也被极度淡化,但前路无定的时候,回首也无来处,他们不会迷茫吗?

须晨真君不许门下弟子在筑基前回乡,虽说不是硬性规定,但杜兰真严格遵守,一方面,她觉得不筑基,回去也没面子,另一方面,她不希望别人看出她内心软弱的一面。

但此时此刻,她真切的升起一股名为思乡的情感,淡淡的,也许只是迷茫。

元小郎还在呆呆的看着她,杜兰真朝他笑了笑,“你多大了?”她平素不是爱与陌生人聊天的性格,但那一刻,她的心很柔软。

“我七岁了。”元小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和自己说话。

元小郎跟着父母从故乡逃荒而来,本是打算投奔一个父亲的故人的,当初故人没钱出来赶考,还是元小郎的父亲出钱接济的,谁知如今那人推三阻四的不想认账了,一家三口没办法,只得暂且窝在轩辕翁的破庵里。

大隐隐于市,莫过于此,轩辕翁虽是修士,凡人却不识得他,只道他是一平凡老道罢了。但他真的就有隐逸之心吗?只怕是以一副平和无争的外表掩饰自己无尽的追求。

这修真界修士无数,谁又不是这样呢?就连她自己,状似恬然无争,还不是所求无数,难以止息?

“天色晚了,回去睡吧。”杜兰真朝元小郎柔和的笑了笑,他愣愣的点点头,竟真就回去了。杜兰真望着他的背影,抬手抚了抚脸颊,她的美貌越发显现威力,就越发叫她心惊。

杜兰真害怕,有一天,她会被美貌战胜。也许有一天别人提起她,便只能提到她是个美人,而不记得她干了什么。

她不能忍受。

庵中仍是冷冷清清,这人间竟是一日胜过一日的热闹了。

“快过年啦!”元小郎笑嘻嘻的提醒杜兰真。

她一怔,自入仙门,她已经有十数年未曾接触过这个词了。修仙岂复日月?岁竟犹不知。

“缪君除夕将送米来。”元小郎偷偷告诉她。

“他终于愿意相助了吗?那很好啊。”缪君就是当初受元自实接济的人。

除夕的那天,元自实一家早早的便等着了,许是为了不显得太急躁,元自实自己端坐在床上,令元小郎在门口守着,门也不开全,只是半开着由里面向外望。

过了一会儿,元小郎忽然惊呼了一声,奔进堂屋来,“有人负米至矣。”

元自实听了,几乎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也不顾什么形象,飞奔至门口,恰见来人从门口经过。元自实心里一沉,犹抱有侥幸,以为来人不认得自己住在哪里,追上去问他,“这是送到何处的米?”

负米的人见他衣衫已旧,一身寒酸,不耐烦的答道,“张员外之馈馆宾也。”

元自实一时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无言,只得默默归庵,吩咐元小郎,“且再看着,有人送米便禀我。”

元小郎依言守在门口,之前的期待不知不觉已消逝了些,再没了那于里门觇之的童趣。不一会儿,他又进屋,“有人携钱来矣。”

元自实再次奔出屋,这次他特意守在门口,只见那携钱的人一步步的朝他走来,直至跟前,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往前去,元自实心下凉了,悲声道,“你这是给谁家送钱?”

“李县令之赆游客也。”那人头也不回的答道。

元自实再无他念,唯有惨颜而归。

如是反复,直至天色昏黑,仍未有人送米粮来。一家人熬了一天,直至天将明。杜兰真神识关注着他们,知道这一家的指望全在缪君身上,一点柴米也没有置办,一个未被兑现的承诺,反而耽误了一家人。元自实的妻子抱着元小郎大哭起来。

元小郎虽然年幼,但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又因生活拮据,看遍人情冷暖,之前元自实说缪君承诺于除夕送米粮来,一家人都无限欢欣,觉得这千里奔波漂泊,总算是有盼头了,谁知竟然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由得随着母亲放声大哭。

妻子俱哭,是他们心里难过,亦是他们心里迷茫,迷茫于前路无定。元自实看了,心里何尝又能平静呢?论起失望,他只有比妻子更失望,妻子迷茫,他只有比妻子更迷茫,养、护妻子,是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背井离乡,一家人都指望着他,他身上的压力谁也不明白。缪君的行为,既是背信弃义,也是在他被压力冲击得摇摇欲坠的理智上重重的一击。

元自实愤而起身,奔入后厨,抄起柴刀,默不作声的磨了起来,此刻他心中再无他念,只一心想着杀了缪君泄愤。一直到天明,他忽的起身,藏好刀闷头奔出门去。

杜兰真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元自实不满于缪君戏耍愚弄自己,兼生活没有指望,理智全无,打算与缪君同归于尽了。她什么都知道,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生死无常本就是修士的价值观,一言不合拔剑而起也是家常便饭,自从修仙之后,杜兰真的思维便慢慢向修士靠拢了,那些凡人的冗俗再也不是她的束缚。

况且,缪君受恩背义在前,放在修真界里,即使被元自实杀了也只是正常。至于元自实一家,杜兰真也没有过多的同情,他们颠沛流离,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却全然指望受人接济,没有想过自力更生,只知道坐吃山空,虽是遇人不淑,但只要他们肯自己努力,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落魄下场。

杜兰真不再关注,谁知没多时,元自实竟然又回来了。杜兰真惊异之余,忽见轩辕翁迎上前去,两人坐下,轩辕翁问道,“今日之晨,子将奚适?何其去之匆匆,而回之缓缓也?愿得一闻。”

元自实答道:“缪君之不义,令我狼狈!”杜兰真听了,暗道果然,在这等人眼中,生存或还罢了,可被负而不可被戏耍。又听他说,“今早实砺霜刃于怀,将往杀之以快意。”

“及至其门,忽思彼实得罪于吾,妻子何尤焉。且又有老母在堂。今若杀之,其家何所依?”元自实顿了顿字字斟酌,“宁人负我,毋我负人也!”

宁人负我,毋我负人。杜兰真一时竟失语。她和许多修士不同,仍记得幼时家中所授的经义,从来没有独善其身的想法,一心只有兼济天下,元自实的想法放在修真界就是蠢货,杜兰真却不由震撼。

越是在修真界待得久,她就越是感到怀疑。这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世界,真的就是人们所追求的神仙世界吗?修士的世界,不仅没有凡人想象的美好,反而更加的恶意昭彰,更加的不加掩饰。只要你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全无仁义道德,只有人面禽兽。

但杜兰真也不是真的就以为凡人的世界更加美好了,她清楚的知道,凡人所追求的那些道德,也只不过是一个追求罢了,真正的圣人是不存在的。故而真正遇见了元自实,她才觉得震撼。

轩辕翁听了,竟稽首,“吾子将有后禄,神明已知矣。”

元自实不解,“何出此言?”

轩辕翁曼声道,“子一念之恶,而凶鬼至;一念之善,而福神临。固知暗室之内,造次之间,不可萌心而为恶,不可造罪而损德也。”他说罢,安慰元自实道,“之前我见你出门,有奇形怪状的鬼类相随,有的握着刀剑,有的拿着椎凿,披头露体,凶恶之极。过了一会,你回来了,有金冠玉佩之士相随,和容婉色,意态安闲。可见你后禄将至。”他说着,答允给予元自实钱米救济。

元自实将信将疑,然终闷闷不乐。杜兰真听了,也不由皱眉。这所谓福报,向来是未知真假之说,目前的修士谁都不敢肯定真假,轩辕翁不过一未筑基的普通修士,哪里来的本事见鬼神?这样说,岂非愚人吗?但也许他怜悯元自实也未可知?杜兰真并无兴趣了解这许多。

直到入夜,她在静坐中睁开了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