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宝殿观阵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麟奂珠是大能shu29.cc羽化后清气凝聚而成,一般出现就是五到八枚,足够我们四个人分。”韦嘉言说道,“对于炼气修士来说,它有极佳的奠基作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修炼速度,提高筑基水准,一个人一生只能吸收一枚。”她顿了一下,“所以,杭溪很可能也有帮手。”

“我看碧落宗弟子的模样,分明是唯他马首是瞻,说不定我们会遇到好些人。”杜兰真说道,“我觉得,如果他胃口不大,分他一定的麟奂珠也未尝不可。”

“你莫不是怕了?”韦嘉言用她那双似含光华的丹凤眼斜睨着她。

“和则两利。”杜兰真认真的想了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怕了,觉得自己只能说是“忌惮”杭溪的本事。

“我倒要看看这个杭溪有什么本事。”韦嘉言不由挑眉,“虽说他暂时小胜一筹,但我修习阵法多年,斗阵时未必就输给他!”

杜兰真看她斗志昂扬的模样,一时竟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为什么同样自幼学阵法,她就没有这样积极进取的心呢?

也许因为她并没有把阵法当作自己的主修方向,而只是一种技能,技不如人就另取他法,而韦嘉言则是把阵法当作自己毕生研究的方向,看到有人——特别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居然能胜过自己就欲一争高下。换个角度想,如果有谁在杜兰真现在这个年纪就已经筑基了,杜兰真也会有和他杠上的想法。

但听了韦嘉言的话,杜兰真的好胜心也忍不住燃起来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非常用心的学习阵法,凭什么就要甘心比别人差?

“况且,那个杭溪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看了就叫人不爽,我非得把他打趴下不可!”韦嘉言冷笑道,“我五岁学阵法,还从来没人敢在我面前这样嚣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算什么阵道天才?”

“韦师妹。”翟涵意不大听得下去,“重要的是麟奂珠。”

“这个韦嘉言挺自大的嘛,凭什么别人就不能比她强了?”卫衔传音过来,“我还没敢说老子剑法卓绝天下无敌呢!”

“因为你本来就不是。”杜兰真听他前半句还觉得有理,听到后半句忍不住吐槽,“多大脸?”

“呵。”卫衔轻飘飘的笑了一声,“未来的。”

“多说无益,不如我们来交流一下对阵法的了解?”杜兰真不再搭shu17.cc理他,笑着朝韦嘉言说道,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翟涵意和卫衔听得一头雾水,只看着韦嘉言的脸色越来越佳,看杜兰真的眼神也有了欣赏,卫衔有点无聊的摸摸下巴,心想小丫头片子还有点本事嘛。

“所以麟奂珠很有可能在这两个地方。”韦嘉言指着九宫八卦图上的两个方位,“只要挨个去寻,不愁找不到。”

四人里两个小姑娘一致的时候根本不用考虑其他两个人的意见,韦嘉言握着罗盘就出发了,杜兰真倒没有强出头的兴趣,韦嘉言喜欢打头她就跟着好了,说来奇怪,明明韦嘉言和令狐璇有点像,为什么杜兰真就是对她讨厌不起来呢?

韦嘉言和杜兰真推算出来的方位有两处,然而不必她们挨个去试了,离她们最近的那个方位是一座小楼,韦嘉言的罗盘上指针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竟是难分方位,杜兰真心中一动,还不及开口,韦嘉言就惊呼,“是洞天福地?”

看来韦嘉言手里这个罗盘不仅仅是高级货这么简单啊!杜兰真多看了好几眼,寻常的罗盘根本不可能在洞天外探测到洞天内的方位,而韦嘉言手里的这个却轻轻松松就感应到了。

这年头,大家手里都贼有钱啊!韦嘉言手里有这么个宝贝罗盘,卫衔的宝剑早就有师尊备下,一筑基就可用,就连讨厌的令狐璇也是一把高级货。杜兰真想到自己贫乏的手段,真是心酸啊。

“进去吧。”韦嘉言手里托着罗盘,底气足得很,根本没有担心危险的模样,其他三个人虽不像她那样冲动,但年少有为,谁也不是没自信的人,紧跟着她踏进了小楼。

六大宗门底蕴足,都是设有洞天所在的,杜兰真四人不止一次的进出洞天,山河转瞬改容本是极其令人瞠目的事情,见识的多了,四人眼睛也不带多眨一下。

看清眼前人的时候,杜兰真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法器。

“你们果然是来了。”杭溪一点儿不意外的说道,“一个不少,看来你们也都算是精通阵法了。”

怪不得韦嘉言看这人不顺眼,看他这都什么口气!杜兰真虽面不改色,心里却觉得杭溪这人一个劲的装逼,叫人不爽极了。

此刻众人都立在一极其高大的宝殿中,殿中心浮着一团迷雾,灵气翻动着,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麟奂珠还未形成。”杭溪说道,“按照前辈们的推算,麟奂珠形成的时间就在最近,也许就是现在,也许是半年后,贸然出手很有可能打断麟奂珠的形成。不如暂且罢手,等到麟奂珠完全形成了再争夺?”

殿里不止站了杭溪一个人,还有包括碧落宗在内的四个宗门的弟子,都不算多,各和极尘宗、明心谷进来的人差不多。只要杜兰真几人不答应,下一刻就是众人的围攻。

都是为了麟奂珠而来,谁也不是为了打架的,杜兰真四人自然应下了。

寻了一个角落坐下,韦嘉言和杜兰真便开始留心地面上深蓝色的线条,这些线条七拐八弯,构成了一副混乱的图,但所用线条俱是直线,没有任何一条是弯曲的,这也很符合当代阵法构图规律。

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站在角落里,不挡住线条,谁也说不准这些线条是不是就是绘制在大厅里的阵法。杜兰真细细的看了一会儿,一时摸不着头脑。她抬起头,注意起他人的站位来。

孔正谊、燕泰和曹浦和显然是联手了,仔细数来,他们那里有七个人,但这三人都没有看完玉简,可见论起阵法来不如她,如果斗阵未必能赢。即使这里不需要斗阵,单凭斗法,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联手,未必就稳操胜券了。

至于杭溪,他身边跟着三个碧落宗的弟子,显然以他为中心。

“我研究一下这个阵法,你注意其他人的举动。”杜兰真传音给卫衔,卫衔朝她轻轻点点头。杜兰真立在那里看那线条,即使毫无头绪,也似乎和它耗上了,体内的灵气不知不觉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杜兰真想得痴了,脑中阵图不住拆解,迷蒙中竟似进入了一个绚烂无比的世界,周围的人、大殿甚至麟奂珠,似乎都远去了……

“兰真。”杜兰真忽觉得肩上一重,她仿佛从梦中挣脱了出来,从极混沌到极清,只在刹那间,眼前再无光华,只余凡人俗世。

“你没事吧?”卫衔一双剑眉难得蹙了起来,担忧的看着她。

“我魔怔了?”杜兰真回过神来,淡淡的问道。

卫衔盯着她,缓缓的点点头。

“没走火入魔。”杜兰真明白他的担心,但她和其他人的想法大不相同,故而只是检查了一下自身,心平气和的朝他笑了笑。

“你差点就废了!”卫衔瞪着她,简直不能理解她到底为什么这么淡然自若。

“运气还不错。”杜兰真认同道。

“杜兰真,你疯了吧?这么一个小破阵法,你值得这样拼命?”卫衔几乎抓狂,“万一当场走火入魔了,你立马就完了,你知道吗?”

苦等多时实在清苦,大厅里的人都在看他们,两人却一点不放在心上。

“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我。”杜兰真一点没有体谅卫衔苦心的意思,心情轻松得很,唇角微扬,还有心思打趣卫衔。

“我是怕你在这儿玩完了,我就拿不到麟奂珠了!”卫衔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现在放一百个心吧。”杜兰真一笑,眼波流转,扫过大厅里其他人,她本来就长得极秀美动人,被她看过来,众人只觉得心神似乎都为她所摄,不由屏息。

杜兰真把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她一个小姑娘,未必不得意自己的美貌,但她内心里希望依仗的并非姿容,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悠悠的想着阵法。和她表现出来的已经心中有数不同,她想这阵法想到魔怔,仍是未有丝毫头绪。但说到收获,她也不是完全血本无归。

魔怔分为一时的魔怔和长久的魔怔,后者又叫疯魔,往往看上去冷静正常,实则心里已经疯魔。而前者多半是突然而来,表现十分明显。有的人魔怔之后发狂杀人,有的人就只是陷入自我世界里难以醒来。

杜兰真刚才的表现就是陷入内心世界,一开始好像只是在思考,后来灵气运转越来越快,卫衔会发现杜兰真的不对劲,大抵就是因为杜兰真身边灵气疯狂聚集。

一般来说,修士身边都是会有灵气聚集循环的,但一个人灵气运转的速率是有规律的,一旦突然加速,表面上来看是修炼速度加快,实际上这时灵气已经不由人控制了,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经络中狂奔疾驰,很容易就毁坏经脉丹田,甚至走火入魔。

杜兰真冷静的查看自身经络,并无损伤,反而是修为因此精进了不少,与卫衔又接近了一步。对于修士谈之色变的魔怔,她的反应冷淡平静的过分了。

“你看出来了?”韦嘉言给她传音。

“有一点概念了。”杜兰真模棱两可的说道。

“我也是。”韦嘉言没看出杜兰真在虚张声势,犹豫了一下,“我只看出有水行的符号,肯定和水有关。”

这个杜兰真也看出来了,有几个角落的符号酷似她见过的水行的阵法或是符箓。这个猜测叫杜兰真心情有点微妙。她是金土灵根,在水行阵法里没有加成,但眼前这么多人里肯定有人是水灵根主导。

“见招拆招吧。”杜兰真安慰韦嘉言,“到时随机应变就是。”

也只能这样www.shu28.cc了。

“我看了有多久了?”杜兰真悄悄问卫衔。

“三个月了。”卫衔没好气的答道。

三个月!怪不得她修为涨了不少!看大厅里众人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杜兰真干脆坐到卫衔身边,也不琢磨阵法了,只等着麟奂珠形成。

又过了几天,仍是百无聊赖时,大厅正中的迷雾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众人俱是精神一振,猛然起身。

只见那迷雾剧烈的翻滚着,过了半晌,忽的收紧了,蓦然散去,六枚发着清光的麟奂珠飘浮在空中,无言的邀请着众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