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联手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两人走到半路,忽的乾坤颠倒,已是换了一番天地。

杜兰真立时取了法器出来,却发现攻击并没有如预料那般落下,周围一片青葱。“竟然是传送阵?”她轻声感叹,“这可真是大手笔。”当今之世传送阵何其珍贵,红春元君却在自个儿洞府里设了一个。走到这儿,她也差不多可以肯定自己走对了。

“除了推论出来的,可能还有些误入的,未必就是弱手,一定小心。”卫衔叮嘱她,两人掣着法器,并肩向前走。

说实话,红春洞府有些不像是一个洞府了,它太大了,移步换景,倒像是一座艺术品,每一个细节都可堪琢磨,哪怕是极尘宗也不及它的精致。杜兰真仔细的看过每一处风景,那些物是人非的感慨略萦心上,很快又淡去了。

忽然间树影摇动,杜兰真提剑迎上,与人照面一见,“韦嘉言?”

韦嘉言也不答话,手里的罗盘滴溜溜的转动,发出数道光影,似一张网般朝杜兰真盖来。杜兰真不敢大意,细细看去,只觉得似一道极其复杂的符箓,再一思索,原来是一道阵法。

杜兰真迎上那阵法,反手挑开震巽二宫,那阵法蓦地一变,似丝线换了摆法,竟改成了一道四象阵,韦嘉言不动声色的拨了拨罗盘上的思南,四象阵又是一改,竟作七曜状,款款朝杜兰真飞来。杜兰真手中法器都收了,掣了道阵旗,用力一挥,改阵依北斗,徐徐浮在两人之间,慢慢的转着,发出柔和的光彩。

“你还不错。”韦嘉言收了罗盘,挑眉说道。

“不如你。”杜兰真也收了阵旗,淡淡的摇摇头,她已经猜到韦嘉言的想干什么了。

“你说他们谁会赢?”韦嘉言也不在意,笑着指向不远处缠斗在一起的两人。韦嘉言忽然对杜兰真动手,她的同伴自然拦下了卫衔。杜兰真望过去,和卫衔交手的那个人已经炼气九层了,她认得这个人,叫做翟涵意,是明心谷这一辈最出色的弟子。

卫衔也很出色,但他还是炼气八层。

杜兰真转过头看了韦嘉言一眼,后者也笑着看着她,这是一个很骄纵的人,看来她在明心谷很受宠爱,否则,养不出这样的性子。韦嘉言想压她一头,斗阵的时候她已经成功了,两人心里很清楚,现在韦嘉言还希望进一步压住她的气势,两人也心知肚明。韦嘉言这样做并不是和杜兰真不对付,恰恰相反,她是认可杜兰真的实力,并没有敌意,而杜兰真也明白,这一点随着两人之间不温不火纯粹斗阵的冲突也一望可知。

韦嘉言根本不是想和她为敌,她想和杜兰真合作。但合作也是有条件的,她需要杜兰真服软。

按理说,杜兰真斗阵比不过韦嘉言,卫衔斗法也比不过翟涵意,低头才是最好的,反正这也是修士之间的常事了。

“你觉得翟涵意会赢?”杜兰www.178gou.com真勾了勾唇角。

“显然。”这是明摆着的事情,韦嘉言虽然不知道杜兰真嘴硬这一下到底干什么,但她仍斩钉截铁的说道。两人对视着,谁也不愿意先移开目光。女孩子之间的争斗,往往无声无息,她们擅长用眼神交流,看出对方的底气。

“我倒觉得卫衔会赢。”杜兰真慢条斯理的说道。

韦嘉言蹙眉,炼气八层和九层的差别已经毕现,杜兰真难道是那种死鸭子嘴硬输不起的人?她心里微动,如果是这样,她也就没什么值得一较高下的了,让她一下也无妨。

“你不信?”杜兰真看出她根本不信,饶有兴致的问她。

“我不信。”韦嘉言毫不犹豫的说道,即使卫衔有什么底牌,大家都是亲传弟子,翟涵意哪里就会比不上他?

“那我就叫你相信。”杜兰真冷冷的扔下一句话,忽的风一样的飞身而出,提剑朝翟涵意刺去,韦嘉言脸色一变,身形一动,朝她追去,杜兰真先发而至,剑锋顺着卫衔的剑势伸出,伸到翟涵意身前时两人的剑锋已合在一道,撞在他的刀刃上,顺势一挑,翟涵意只觉得一股大力顺着刀刃传来,将他猛地掀开。

杜兰真助卫衔击退了翟涵意,反手对着赶来的韦嘉言就是一剑,迫的她来不及用罗盘,只能无奈的避开,这时卫衔已提剑朝翟涵意挥去,翟涵意仓促接招,一时不复之前的主动。杜兰真不待韦嘉言回招,长剑舞动,银光闪烁之间,逼得她不得不挪位置,直到站在她师兄身边。

莫名其妙、猝不及防就被人压着打,杜兰真和卫衔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他们两个人不像翟涵意和韦嘉言是初次合击,两人早已有默契,卫衔走的就是剑修的路子,杜兰真只需要跟着他的节奏走,遇上翟涵意的刀就两人合击,遇上韦嘉言的罗盘杜兰真就三两剑挑开阵法。

韦嘉言的罗盘来历不凡是真的,但再好的法宝也要使的人强才能发挥效果,杜兰真变阵稍逊一筹,论起打架来却谁也不服,直追着韦嘉言,她刚画一个阵法就立刻破去,逼得她一身本事全无用处。

一剑挑灭韦嘉言画出的阵法,杜兰真顺势向前,剑锋与卫衔相合,狠狠的朝翟涵意撞去,翟涵意挥刀挡住,不由退了一步,两人的剑势又是一转,再次撞向翟涵意,接连三次,一次比一次力沉,翟涵意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人默契到这个程度,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去,手中的刀都脱了手。

杜兰真剑尖一转,迎上韦嘉言画出的阵法,她面色冷淡,暗中使足了灵气,一口气将那灵气汇聚化成的阵法劈成两半,幽幽的在空中散了。她伸手平推dpstextile.com,剑刃转瞬便架在了韦嘉言的肩上。

“你觉得呢?”杜兰真出了一口气,不复之前的恼怒,又温温柔柔的了。

这会儿韦嘉言的脸色便绝说不上好看了,杜兰真欣赏了一会儿,柔声说道,“一时的输赢,有什么大不了,一起拿到麟奂珠才是真有本事,你说对不对?”

韦嘉言冷笑,“这时你倒是谈合作了。”

这是不忿她前脚一脸平和,后脚就暴起出手了。杜兰真说的很客气,“我也没办法呀,你们忽然就对我们动手了,我反应不过来,直到现在才想明白你的意思。”

“那你现在还没反应过来?”韦嘉言低头看了看肩上的青锋,寒声说道。

“那要看我理解的对不对呀。”杜兰真笑着说道。

韦嘉言脸上绷得紧紧的,眼里好像要飞出两把剑把杜兰真那张清艳秀美的脸划花,杜兰真目光毫不躲闪,就那么回看过去。

“韦师妹。”翟涵意开口叫了她一声。

“没错,我们想和你们合作。”韦嘉言抿了抿唇,开口道。

“原来是这样。”杜兰真微微一笑,收起法器,心里仍警惕着韦嘉言暴起,但韦嘉言没有。她只是脸色很差的瞪了杜兰真一眼,转身走到翟涵意身边去了。

“之前多有失礼,还望两位见谅。”翟涵意收回了刀,朝杜兰真和卫衔点点头,“我们只是想看看二位的本事,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取麟奂珠的。”

他说的客气,杜兰真和卫衔却都不会因此忽略他师兄妹意图暴力压倒两人,从而获得合作的主导权的行为,卫衔似笑非笑的说道,“翟道友、韦道友的诚意,我们确实见到了。”

“一切都是为了麟奂珠嘛。”翟涵意一笑,“我想,两位应该都可以理解的。失礼之处,是翟某的不是。”他说着,朝两人就是一揖。

他这样赔礼,两人也不好再计较下去,杜兰真说道,“翟道友何必如此多礼,我们师兄妹也不是小气的。两位的本事,我私下里和师兄也多称羡,能和两位联手,求之不得。”

“你倒是会说话。”韦嘉言扬眉看过去,神色淡淡的,显仍有所芥蒂。

“韦道友于阵法一道上的本事实在叫我佩服,我曾以为自己的阵法技艺于同辈之中已鲜有敌手,到了红春洞府才知道自己坐井观天了。”杜兰真诚恳的说道,“但我从小脾气倔,不爱低头,迫不得已只能动动刀了。”

“我算什么本事。”韦嘉言慢慢气顺了,淡淡的敛睑说道,“那个杭溪才是真高手。”

“杭溪此人在阵法上的天赋,是我仅见,如果夺取麟奂珠,他绝对是一大敌!”韦嘉言郑重的说道,“故而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联手对付他。”

“求之不得。”杜兰513mp.com真笑道。韦嘉言此人,娇蛮骄纵不下她的宿敌令狐璇,可见从小受到师长的珍视,天赋绝佳,但她的修为略弱于杜兰真,且一番接触下来,倒是个挺容易相处的。反倒是杭溪这个人,他的阵法能力天赋太强了,叫人忌惮又害怕,生不出合作的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